我的個人主義 7.

叶修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抓起外套来到了大街上,正在寻觅任何一辆出租车,即使这偌大的城市有数千所医院他不能一一寻遍(事实上是在他坐进出租车后座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周泽楷曾经在app里向他分享了位置信息)。在出租车驶向医院的路途中他靠在车窗上,看见整个城市和整个黑夜从外面流泻过去,而他正像飞蛾一样赶赴火焰。

在劫难逃。

我的個人主義 6.

只要步入这一行就必然投身于泥沙俱下的洪流,每个人的“自我”都不过是一场盛大真人秀的部分,没有什么是不能演出的。到了最后人们选择去掩盖自己,选择那光彩流溢的表面,选择屈从于别人规定好的道路,因为这样比较简单——因为这是观众所爱悦的,这是媒体所需要的,这是资本愿意投注的。一旦偏离了道路,背叛了期待,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遗忘和尘封。

我的個人主義 5.

这是不兴刀兵的战争。温柔缠绵的陷阱。没有线绳所引领的迷宫。多少人在镜像和自我之间的空隙里迷失了,而他也不过拼尽全力,才在不留余地的观照之中将“自己”保留下来,用最美好的记忆去保护他,用最初的真心去存留他。

然后他碰到叶修。

或者说,他终于允许自己去遇见叶修。

我的個人主義 3.

周泽楷是知道这些的,可是他心中仍然有种说不出来东西梗在那里,塞在喉咙底棉絮一样的憋闷,没来由暗暗燃烧的怒火。因为被牵涉到的那一个是叶修。他曾经憧憬过的,现在也尊敬着的——于是他希望这于别人也相同的,希望他的粉丝也喜欢叶修;甚至批评他自己也没有关系,说他唱歌不好跳舞不好演戏不好都行,但是不能说叶修,一句都不行。

我的個人主義 2.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剧本,不知道怎么回复这句话。苏沐橙笑了笑,指了指正在用取景器观察场景的叶修:“他一般对新人有两种办法。要不然就火力全开,指导得不留余地,要不然就让人慢慢发觉。看来你是后者。”

周泽楷顿了一下,问:“我通过考验了吗?”

苏沐橙笑起来:“哪有什么考验。他一直挺喜欢你的。”

千歲憂 第八回

周泽楷接了过来,入手却是意想不到地沉重。霸图门二人似是已尽传话之责,当即道别而去了。周泽楷转到僻静处解开包裹,发现其中竟是一把黑沉沉古剑。他有些意外,按动崩簧将长剑掣出,在明月之下,长剑如一段彻亮的冰雪也似,略试了试,竟是吹毛立断。他握在手中耍个剑花,只觉长短重量都正正合适。若非对他的剑法了解清晰透彻,绝寻不到这么趁手的剑。周泽楷正疑惑为何叶修要给他这样一柄宝剑,忽然想起当日两人临别前说过的话。

那时他帮叶修穿上天蚕软甲,叶修便笑着与他说,——总得寻样好东西送他。

可人不能回来,这死物又有什么意味?

千歲憂 第七回

叶修转念之间,也想清了其中关节:“比起坐以待毙,陶轩不如挣个出首之功,或许还得保全性命。”

“这一次动了淮南轮回府,只怕官家那边要动了。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王杰希摇了摇头,“想来朔方此次,将是又起一番风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