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2.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剧本,不知道怎么回复这句话。苏沐橙笑了笑,指了指正在用取景器观察场景的叶修:“他一般对新人有两种办法。要不然就火力全开,指导得不留余地,要不然就让人慢慢发觉。看来你是后者。”

周泽楷顿了一下,问:“我通过考验了吗?”

苏沐橙笑起来:“哪有什么考验。他一直挺喜欢你的。”

千歲憂 第八回

周泽楷接了过来,入手却是意想不到地沉重。霸图门二人似是已尽传话之责,当即道别而去了。周泽楷转到僻静处解开包裹,发现其中竟是一把黑沉沉古剑。他有些意外,按动崩簧将长剑掣出,在明月之下,长剑如一段彻亮的冰雪也似,略试了试,竟是吹毛立断。他握在手中耍个剑花,只觉长短重量都正正合适。若非对他的剑法了解清晰透彻,绝寻不到这么趁手的剑。周泽楷正疑惑为何叶修要给他这样一柄宝剑,忽然想起当日两人临别前说过的话。

那时他帮叶修穿上天蚕软甲,叶修便笑着与他说,——总得寻样好东西送他。

可人不能回来,这死物又有什么意味?

千歲憂 第七回

叶修转念之间,也想清了其中关节:“比起坐以待毙,陶轩不如挣个出首之功,或许还得保全性命。”

“这一次动了淮南轮回府,只怕官家那边要动了。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王杰希摇了摇头,“想来朔方此次,将是又起一番风波了。”

千歲憂 第六章

轮回侯闭上眼睛,似乎被某些久远的事情引开了注意,但终于还是放弃了一般,摇了摇头,道:“你又知道他的多少事呢?你自己去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周泽楷并没有答话。

他其实是知道的。

叶修有事情瞒着他。

千歲憂 第五回

“太好了。”周泽楷大大松了口气,不由道,“这样——就能解毒了。”

叶修手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他合上书,珍而重之地将它收进怀里,道:“是。”

“——那我们走罢。”周泽楷道。

“去哪里?”

“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