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13.

一个长长的年节过去,一切仿佛又有了变化,一切又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两个人照例忙碌,却又在忙碌的表面下多了一些什么。就像春天一样,润物无声却又骤然迅疾。转眼之间,春日的花朵和绿意就蔓延进大街小巷之中,驱走了冬日难言的苦涩。这万物生长的时节适合恋爱,适合在温暖的阳光里消磨时光,也适合恋人们去熟稔彼此的身体(虽然叶修对此多少有些异议)。

我的個人主義 12.

等到录音结束,农历年前的工作就只剩下各种晚会的录像和邀请了。轮回有了名气以来,每年都要上S市卫视的春晚直播,因此不到后半夜是回不了家的。周泽楷怕打扰父母休息,家里父母也怕第二天一早亲戚串门叫他没法睡觉,因此总是将回家团聚的日子订在大年初一,三十晚上还是回自己公寓那边好好睡一觉。

我的個人主義 11.

虽然周泽楷准备久违地睡个懒觉,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来敲门。周泽楷睡得迷迷糊糊,顶着一头乱发去开门,才发现一大早就过来的是江波涛和方明华。

眼看周泽楷头上几乎冒出来实质的一个“?”,方明华道:“我们听说你和公司摊牌这件事了。”顺便举了举手中的早餐,“不请我们进去吗?”

我的個人主義 10.

周泽楷被叫去公司的时候还以为是关于新曲子的事。他修改过的歌词已经给轮回的团员看过,得到了一致好评,甚至孙翔还在微信群里大惊小怪道——“原来队长也会写情歌啊”。江波涛对此就多少有点欲言又止,而方明华非常光棍地留言——“那是我熏陶得好,知道吗?”这一明目张胆秀恩爱的行为自然招致大家的一致鄙视。歌词确定,音乐的主旋律也写好,他已经发给公司相关人员去寻找配器的老师了。

我的個人主義 7.

叶修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抓起外套来到了大街上,正在寻觅任何一辆出租车,即使这偌大的城市有数千所医院他不能一一寻遍(事实上是在他坐进出租车后座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周泽楷曾经在app里向他分享了位置信息)。在出租车驶向医院的路途中他靠在车窗上,看见整个城市和整个黑夜从外面流泻过去,而他正像飞蛾一样赶赴火焰。

在劫难逃。

我的個人主義 6.

只要步入这一行就必然投身于泥沙俱下的洪流,每个人的“自我”都不过是一场盛大真人秀的部分,没有什么是不能演出的。到了最后人们选择去掩盖自己,选择那光彩流溢的表面,选择屈从于别人规定好的道路,因为这样比较简单——因为这是观众所爱悦的,这是媒体所需要的,这是资本愿意投注的。一旦偏离了道路,背叛了期待,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遗忘和尘封。

我的個人主義 5.

这是不兴刀兵的战争。温柔缠绵的陷阱。没有线绳所引领的迷宫。多少人在镜像和自我之间的空隙里迷失了,而他也不过拼尽全力,才在不留余地的观照之中将“自己”保留下来,用最美好的记忆去保护他,用最初的真心去存留他。

然后他碰到叶修。

或者说,他终于允许自己去遇见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