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9.

事实上周泽楷真的搞完工作到叶修工作室门口的时候也相当晚了。他知道最近男人一直为了赶进度住在这边,所以也丝毫不担心找不到人。他将车停好,拎上路上买的夜宵和啤酒正准备下车,就看见车窗外面闪过一抹熟悉的背影。

……这是出来买东西了吗?

周泽楷下车跟在他后面,轻手轻脚地想要给恋人一点惊喜,却发现前面的这个人手里拎着公文包,大衣也并不是叶修最近常穿的那一款。他正在觉得自己可能认错人的时候,却看见对方熟门熟路走到工作室门口,直接掏钥匙开门。声控灯照出他侧面脸庞:正是叶修本人。

周泽楷连忙赶了几步,叫了一声:“叶修!”

那人一惊回过头来,这下周泽楷看得清楚,惊讶地睁大了眼。

如果是别人或许会认错,因为他们的面貌确实太过相似。但或许是恋人的直觉发生了作用,又或许是那望过来的眼神太过陌生,周泽楷竟确信了面前的人并不是叶修。

“……周泽楷?”那人迟疑着叫出他的名字,“你……”

恰好这时候叶修推门出来,瞅见门外的人就一脸不耐:“我就说这地方不能有贼,原来是你啊,怎么你终于离家出走了?”

“你又拐年轻人给你当免费劳力?这回都拐到大明星身上了你胆子够大的啊……”于是那人也顾不得周泽楷了先转身去吐槽。

叶修这下也看见站在一边的周泽楷了:“小周?”

周泽楷左看看又看看,这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终于引向一个合理的答案:“兄弟……?”

“双胞胎。这是我弟,叶秋。”叶修说,顺手搂过西服革履风度翩翩的这位,“我觉得我们还挺像的,小周你没认错真不容易!”

“得了就你这个死宅样头发都翘起来了谁会认错啊!”叶秋炸毛,“老实交代你多少天没回家了!我去你家看垃圾都臭了!”

“哦,那你帮我扔了吗?”

“当然扔了,我乍一开门还以为遇到抛尸现场呢!”叶秋说,“要不是我出差来看看你,你是不是准备在工作室宅到死啊。”

“最近忙,不信你问小周,我平时也不这样啊。”

叶秋看着周泽楷的眼神那是相当怜悯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我哥忽悠来的,不过我必须本着自己的良心给你一个建议,在这个工作狂将你拖入加班的深渊之前赶紧跑!”

周泽楷默默扭头看向叶修。叶修伸手将叶秋抓进屋里,等周泽楷也拎着夜宵进来并顺便关上了门才说:

“别瞎说,放尊重点。这是你大嫂知道不?”

周泽楷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甚至还觉得叶修这个带女字旁的亲属称呼用得不怎么恰切;看到叶秋仿佛一点就着的架势才忽然意识到叶修这是毫无前兆一点准备没有地出柜了。

他不由扭头去看身边的恋人。叶修这人是另一种七情不上脸,一切似乎都被掩藏在他惯常的那种带一点余裕的自在中,以至于旁人很难判定他何时认真,甚至刚刚做出这样的宣告他的表情也相当平静——就好像这件事本来非常简单,而他不过是在向自己的兄弟介绍自己的终身伴侣。

叶秋站在原地深呼吸两次,多少平静下来一点,转过来对周泽楷说:“可以请你先回避一下吗?”

周泽楷点点头。他越过叶修,走向工作室的里间:感谢这里还有一道门。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门的隔音并不好,外面两个人的声音很清楚地传了进来。

“不是开玩笑?”叶秋问。

“终身大事,谁跟你玩笑。”

“你这是嫌离家出走当演员还不够,准备彻底不回去了?”

“没那么严重。家里我会想办法。”

门外传来几声踱步的声音,大约是叶秋走了几步,又道:

“就你……哎。算了,我先帮你瞒着,你想清楚了再说。而且,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这种事?你一直……”

“也许一开始就是吧。我从来没喜欢过谁,你不是还怀疑我性冷淡吗?现在我找到男朋友你应该高兴啊。”

叶秋显然又沉默了很久。

“你们究竟多认真?”

“我是想要结婚的那种认真。”

“那他呢?”

“我相信他。”

叶秋又顿了很久,涩声道:“下次你找个机会,我们出来吃顿饭吧。”

这一回叶修的回应也带上了些许笑意:“嗯。”

 

那天最后叶秋还是没有再见周泽楷就走了,既是有些尴尬,也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叶修送他到停车场,叶秋后知后觉地将手里的袋子塞给他。

“妈交代我给你拿的。她听说南方冷,特地选的好羊绒。”

“谢了。”叶修接过袋子,顿了一下又说,“抱歉。”

“真是的。”叶秋摇了摇头,“我本来以为今年过年的时候你能回去呢。老爷子好不容易心软了些……”

叶修顿了一下,道:“我会回去。”

叶秋猛地抬头,有些不敢置信:“……真的?”

“嗯。这事我信任你所以和你说,但是和家里我们会慎重的。——暂时帮我保密。”

叶秋摇摇头:“别把我想太好。我可还记恨着当初你抢了我离家出走的行李呢。”

“怎么,你人生理想还是这个啊?”

叶秋脸一红,道:“是又怎么了。”

“幼稚。”

叶秋瞪眼,又知道跟这人斗气没个好,只说:“那我走了。你回去哄你小情儿去吧。”

“瞧说的。我们真结婚了你可得叫大嫂。”

叶秋没言语,打量一下叶修身板又想了想刚才看见的周泽楷,总觉得多少有点不太乐观。又想一想,忽然大惊失色:“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

“什么跟什么,不要滥用成语!”叶修严正否定。

叶秋开始往这方面想之后显然开始歪到某个不太正常的方向,都已经坐在车子里准备走了又特地探出头来说:“……我之前就听说你们圈子里乱,你先告诉我这整件事和潜规则没关系吧?”

“脑洞收收,兄弟。”叶修伸手摸摸老弟狗头,“我们是成年人之间的正常交往,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脑洞那么大你怎么不去写小说呢?”

叶秋又想了想周泽楷那张脸,终于某种意义上平静了些:“原来哥你就是个耿直的颜狗啊……”

叶修实在懒得说他,挥挥手让他快点回去。叶秋表示要回去静静,直接开车走了。

叶修目送车后两盏红灯消失在不远处的弯道,随手从兜里摸出一支烟,抽完了才往回走。

推开屋门之后才发现周泽楷并不在外间。

“小周?”

他叫了一声,没人回应。

……难道走了?叶修一愣,环顾一下四周才发现里间的门虚掩着。他走过去,看见周泽楷正靠墙坐着,一只手挡在脸上。

“怎么了?”

叶修蹲下去问。

周泽楷仍然不肯将手放下来,半晌才道:“脸很热。”

叶修笑起来:“让我看看。”

他去拉周泽楷那只手,周泽楷似乎还在害羞,不肯轻易就范。两人拉拉扯扯之间,气氛不知怎地就变了。周泽楷反手握住叶修手腕,露出半张仍带着绯色的脸庞。

“耳朵都红了啊……”

叶修刚感叹着,下一刻就被拉过去紧紧抱住。他刚从外面进来,身上仍携着冬日的寒意,而周泽楷的肌肤贴上来的一瞬,竟然有种被烫到的错觉。

“叶修。”

周泽楷低声地唤着这两个字,声音轻而切近地在叶修的耳边回旋着,像一只蝴蝶轻轻拍动了翅膀。叶修怕痒地耸着肩膀,说:“这样犯规啊,小周。”

“叶修。叶修。……”

然而周泽楷只是这样叫着,像是没有别的话语可以使用,没有别的声音可以发出。被他这样叫魂下去叶修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索性奋起挣扎拉开距离,然后不管不顾地亲了下去。一通热吻之后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周泽楷看着他,眼睛亮得像星星。

“喜欢。”

叶修口干舌燥。他觉得叶秋至少有一点没说错(双胞胎的直觉?谁知道),他确实对周泽楷的颜没有任何抵抗力。只要青年这样认真地、不加防备地、全然信任地注视着你,你是很难不为之心动的。在这一刻,他们不再是导演,不再是演员也不再是偶像:在这里的只有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

而他喜欢他。

他也喜欢他。

“小周……”他说,叫出对方的名字却又忘记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将对方揽得更近。然后周泽楷低下头,再次吻了他。

 

这似乎便是言语的尽头。

 

等到两人最终想起来要吃夜宵的时候,周泽楷打包带来的黄鱼面已经坨得不能要了。偏偏一番体力劳动之后总是特别饥肠辘辘,两人一边躲在被子里一边说着小话,最终周泽楷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刚有点不好意思,就听见叶修的肚子也很诚实地应和了一声。

“……这边有什么吃的吗?”

周泽楷于是问。

“大概前几天陈老板他们过来往柜子里屯了点物资吧……”叶修懒洋洋地道,并没有离开被子的打算。

“去看看。”

周泽楷捡了地上的长裤去了小厨房,到了外屋被冷气激得一抖,连忙将外屋空调也调上去。好在柜子里翻到一包鲜虾鱼板面,冰箱里还存了些青菜和鸡蛋。

“下两包好不啦?”

他问,不自觉带一点S市方言的语尾。

里屋很快传来回答:“好。”

好在锅和筷子都是现成的,煮方便面这件事也并不需要什么技术,不一会儿人工香料霸道的香气就在工作室里翻滚起来。周泽楷站在灶前偶尔用筷子翻一下面饼,下意识哼着一点断断续续的调子。

“……是什么歌?”

这时候叶修也挪动出来——他不知从何处找到一件日式棉袄套在睡衣上,看着比平常还要圆一些,听见周泽楷在哼歌便问。

周泽楷脸又有点热,也不知是因为离火太近还是怎地。

“新歌。”

“写给我的?”

“嗯。”

叶修靠在一旁的料理台上看着自己的恋人,一边仍然不免心猿意马,觉得周泽楷哪里都可爱,另一边则随口问下去:“歌词改了吗?”

“要改的。”周泽楷说,又道,“可惜,没有吉他。”

“下次去你那里。”

叶修促狭地眨眨眼。周泽楷肉眼可见地脸红起来,但很快板起脸:“去坐。”倒是赶人的意思了。叶修被推出厨房,坐在外面桌子边看着周泽楷将煮好的面盛进碗里。厨房灯光暖黄,水汽氤氲,将青年的轮廓都模糊在一团轻微的光晕里,再再符合对于“家”的所有想象。他坐在那里,没法挪开目光般,直到周泽楷端着面出来,恰好迎上他的目光。

“……怎么?”

叶修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于是两人便挤在桌边吃面。这张桌子很小,两人坐在一起便要膝盖顶上膝盖。偏偏在冬夜里,这样紧密地挨挤着又在一碗热汤面的程度上再添了一层。青菜翠绿,鸡蛋戳开流出金黄的黄来,正适合饿了的人。

“小周,你今天吃了这个,明天是不是要多跑两公里?”叶修不忘打趣一句。

“最近没有上镜。”

周泽楷认真道——没有上镜就不用像拍电影的时候那么控制饮食。

“脸比拍永夜的时候圆了一点。”

“……有吗?”

叶修狡猾地笑了一下,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你觉得呢?”

到了这份上周泽楷也不可能不还击,有样学样地飞快捏了一下叶修的脸。叶修挑挑眉,伸手揉乱了周泽楷的头发:“长出息了啊。”

周泽楷也不急着去理头发,索性翻出碗底虾仁堵了某人的嘴。叶修把虾仁咽下去才问:“哪儿来的虾仁?”

“冻格。”

“……还有这个啊。”

叶修感叹一番,好像这不是他最近天天过来的工作室一般。

两人很快吃完了,叶修主动去洗碗。周泽楷自动跟了过来,站在一边削苹果。

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响着,叶修貌似不经意地开口:“小周……”

“嗯?”

周泽楷手中的水果刀停了下来,漂亮地连在一起的苹果皮在空中摇出淡色的影子。叶修低头刷着碗,脸上的神情却是周泽楷从来没有见过的。

“等再稳定一点之后,我们就住在一起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