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10.

周泽楷被叫去公司的时候还以为是关于新曲子的事。他修改过的歌词已经给轮回的团员看过,得到了一致好评,甚至孙翔还在微信群里大惊小怪道——“原来队长也会写情歌啊”。江波涛对此就多少有点欲言又止,而方明华非常光棍地留言——“那是我熏陶得好,知道吗?”这一明目张胆秀恩爱的行为自然招致大家的一致鄙视。歌词确定,音乐的主旋律也写好,他已经发给公司相关人员去寻找配器的老师了。

所以当平板电脑被推到他的面前的时候,周泽楷其实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

那是一条微博的长文章。题目其实相当节制,并没有什么不当用词:“小鲜肉演员入院,新晋导演探班:兄弟情笃”。

甚至不用看内容,周泽楷就已经知道主管将自己叫来的用意了。他抬起头,相当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主管。

“小周,你和叶导的关系相当好啊。”主管倒是照例慈眉善目一般,看不出什么尖锐的意思,“你住院那次,听说叶导跑去陪床,陪了你一夜?你知道这些网上的公众号惯会乱写,有料没料总能编出一点来。”

这同样是给周泽楷留面子了。毕竟目前这事态发展顶多算是八卦,连绯闻的边都够不到——虽然导演和年轻演员之间的友情听起来多少有些奇怪,但事实上公众的想象还是并不会立刻往同性关系方面转去的,这条新闻除了成为一小波RPS爱好者的素材之外,并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影响。更何况公司还是希望挽留自己手下爱将的,就算真有什么(毕竟圈子里的人总会想得更深一步),大致也就是多嘱咐一下注意狗仔而已,毕竟对于周泽楷这种程度的偶像,公司也不可能像对待练习生那样令行禁止。

“抱歉。”

周泽楷说。

这话照例简短而多少语义不明。主管脑袋嗡的一声,脸顿时黑了一半:“小周你这意思是……”

“我之前就和经纪人说过了。这一次合约到期后,不准备续约了。”

周泽楷一字一句清晰地道。

主管忽然觉得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可能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小周,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我们公司的条件不说是顶尖也是业内一流了,而且你在组合里这么久,这些积累下来的人气能带走多少?大部分还是带不走的。你是觉得现在这样,拍了几部电影电视剧就能单飞了吗?叶导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我知道他现在在搞工作室,但是那种工作室肯定是没有这边稳定的。公司也不是不让你拍剧啊……”

周泽楷忽然发现话题似乎朝着公司竞争去了,他想了一想,还是打断了主管接下来的大段劝说:

“我恋爱了。”

主管紧紧盯着他看了许久,半天才相信这确实是真的而不是一个借口:“和谁?”

“叶修。”

主管猛地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转了两个圈,才回到桌前,手指点了点桌上的平板:“在这之前?”

“之后。”

“你不要和我说你是认真的?”主管试探着问。

毫不犹豫地,周泽楷点了点头。

主管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并不是说他没遇到过这种事,在他们公司里有隐婚的,有拈花惹草的,有和粉丝不清不白的,有表面上恩爱背地貌合神离分开过的。虽然每一个娱乐公司都在造梦,但是那些梦是给看着梦的人的,而不是他们自身。到了最后感情往往在利益前面不值一提,这年头人们已经不再轻易地把感情拿出来说了——以至于如果不是周泽楷说这件事的话,主管会认为这不过是艺人想要跳槽的借口。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主管下意识道,“你是公司的艺人,你的形象不是你一个人的……”

周泽楷没说什么。他并不去否认,并随时等待着承受可能的批评,却也并不准备去改变自己的决定。这种人不好处置:他并不是那种简单就会屈从于现实的人。

这种认知令主管停下了说教。他顿了了一下道: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们会开会决定的。这些天你也相当辛苦,先在家休息两天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像是并无异议地接受了公司的处理。

他从主管办公室出来,就看见小助理蔫头耷脑地站在外面。他想一下,走到小助理面前,问:“没事吧?”

“周老师……”小助理看见他仍然哭丧着脸,“真不是我说的,记者跑去找了护士……”

周泽楷点了点头:“不是你的错。”

“周老师,主管怎么和你说,没为难你吧?”

周泽楷点一点头。

公司肯定不会简单地惩罚或怎样:现在他们并没有全然翻脸,而一桩未公开且并未酿成丑闻的恋情并不会成为公司骤然将他打入冷宫的源头。他们能够从“周泽楷”身上获取更多利润,尤其是在这个他人气正在大幅上升的时期。估计今天公司就要因他这件突然报告的恋爱而开会了,但周泽楷并不愿意花费过多心思去推测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坏的打算不过是退出演艺界。

他刚想到这里,兜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周泽楷怔了一下,想不出来谁会在这时候找他:叶修剪片子的时候是从来不开手机的;屏幕上也确实是一串完全没见过的号码。

小助理在边上探头看,好奇地道:“骚扰电话?”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电话:“喂?”

“周先生吗?”

电话对面是段有点熟悉的声线。

“我是叶秋。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方便不方便出来聊一下?我在贵公司附近。”

 

周泽楷没太怀疑叶秋怎么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可能是找叶修要的,也可能有别的什么门路。他按发过来的地址找到那家茶餐厅,被服务员领进包间之后便看见坐在里面正敲着笔记本电脑的叶秋。

和叶修那种随意感不同,叶秋从头到脚都有种“成功人士”的感觉。看见周泽楷进来,他慢条斯理收起了电脑,极正经地向周泽楷伸出手来:“周先生。抱歉突然叫你出来。”——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和他哥互怼时的样子。

周泽楷和他握一下手,摇了摇头。

两人都坐下,随意点了杯咖啡。等待饮品送来的时候叶秋一直在端详周泽楷。周泽楷也没有避开,坦然地任他看。

“周先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和你提过我家里的状况?”

最终还是叶秋先开了口。

周泽楷点了点头:

“他提到过和父亲有所争执。”

其实叶修说得也并不是那么详细。他说家里原来是军队的,管教得严,他当初一心想要演戏,去参加影视学院面试,又自己偷偷改了志愿。最后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老爷子怒了,不让他去,想让他复读去军校。

“……然后我就离家出走了。”

叶修以这句话做了结束之后就没怎么再提这个话题,即使周泽楷问他“不回去吗”的时候也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家父确实当年比较固执。”叶秋说,他这么坐着的时候腰挺得很直,给人一种和军队相关的印象,“但现在我们年纪大了,而父母都老了。他之前和嘉世闹解约,舆论沸沸扬扬,那时候我们也担心,但是我哥主意大,他决定的事情我们也改不了,只能等他回来。而现在他做了导演,发展得也不错,我们觉得也差不多是彼此退一步的时候了。”

周泽楷开始意识到叶秋想和他说什么了。

“周先生,我不知道你家里会怎么样。但是我想我们父母那一辈人,应该都没有开明到能够轻松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这件事情吧?”

叶秋说。

这话其实并不太礼貌,而且以叶秋的立场而言,也不应该由他来说这句话。但是周泽楷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见识过之前兄弟互怼的场面,又或许这两兄弟还是多少相似的,以至于他能够读出叶秋这些疑问后面的潜台词。

“我会和家里好好说的。”周泽楷说,顿了一下又道,“合适的时候,我会去拜会令堂令尊。”

“你要去?我家那老爷子可凶……”叶秋嘀咕了一句。

“我应该去。”周泽楷笃定道,少有地说了许多字,“虽然现在不能保证,我会得到两方父母的原谅的。”

叶秋又盯着他看了一阵,表情终于松懈下来,不像之前那样公事公办了。

“看来你们相当认真。”

周泽楷笑了一下:“不放心?”

“什么放心不放心的,要说担心的话我还担心我哥欺负人……”叶秋越说声越小,浑然不顾这说法和他找上门的行为基本截然相反。

“叶修也想回家的。”虽然叶修没有说更详细的事情,但是他能感觉到在恋人简短的叙述下是藏着一点轻易无法发觉的眷恋的——或许连叶修自己也没有发觉。

“你说我哥?”叶秋立刻露出了些许嫌弃的表情,就好像刚才的精英形象不过是表象一样,“他就喜欢整天在外面混,不着家。这个人死心眼起来谁也拉不住,不撞南墙不回头。更糟的是,他就算撞到南墙也会将墙砸个窟窿继续往下走。但是啊……有时候我觉得,他选这条路其实没选错。我不知道你看过他演戏没有?虽然他是我哥,我这有点老王卖瓜的嫌疑,但是我真觉着他演得不错……”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周泽楷,顿时心里道了声“我靠”再也说不下去了——青年那仿佛在发光的笑容给本来想给哥哥尬吹一波的老弟灌了一公斤狗粮下去。

“看过。”周泽楷显然没意识到自己惨无人道的发狗粮行为,“他是一个伟大的演员。*”

叶秋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点担心简直太浅薄太没必要太多管闲事了,居然还担心叶修那家伙遇人不淑……恰好这时候姗姗来迟的咖啡送了上来,暂时打断了谜之尴尬的气氛。叶秋喝了点咖啡,多少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我还以为你们刚认识不久呢。”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自己看叶修的电影已经很久了。

“行了,不和你说了。你想给我哥告状也行,我也不怕他。”叶秋说着将一旁的笔记本收拾起来,“我还得回趟公司,先走了。多谢你今天抽空出来。”

周泽楷摇头,道:“走之前一起吃饭。我做东。”

叶秋笑了一下——他笑起来显得更天真一些,反而不那么像叶修了。周泽楷在原地又坐了一会儿,翻了一下手机——显然叶修还在沉迷工作没有任何联络。

他想了想,还是点开微信,发了条信息过去:

弟弟真可爱。

闭关中的叶修直到晚上才回复过来:叶秋找你去了?

周泽楷正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那里看电视,看到短信之后很快回复了:

恰好遇上,一起聊天。

也不知道叶修是信了这种借口还是没有,总之发回来的消息可见弟弟是亲生的:

叶秋那家伙傻里傻气的,欺负的时候悠着点。

周泽楷真笑了起来,半晌才慢慢按回复回去:不会。今天的工作做完了?

嗯。顺利的话,下个月可以进录音棚。

这回复让周泽楷吃了一惊。虽然他没怎么拍过电影,但也知道电影制作后期相当长,到这个时候能出粗剪版就不错了,但看叶修的意思显然是比预想的还要快上许多。他放弃了微信,直接打电话过去。

大概是因为就在手机边上,响不到一声叶修就接了起来:“怎么,想我了?”

“嗯。”周泽楷老实承认——如果不是目前这种最好谨言慎行的状态,他现在大概已经在叶修工作室那边了。但是他并没准备让叶修知道他和公司之间的争执,而叶修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令人无法忽视的疲惫:“……别太拼。”

“没事。”叶修说,“我很擅长熬夜的。当年那样连轴转不也过来了?别担心,我今天的份剪完了,一会儿就睡觉。”

“……嗯。”周泽楷舍不得挂电话,但同时也心疼恋人,“早点休息……”

这时候电话里能听到走来走去的声音,似乎叶修一边在倒水一边推开小屋的门进了里屋:“刚说了两句就要挂了?小周好狠心啊。”

“舍不得。”

周泽楷相当老实地承认了。叶修像是躺在了床上,声音变得含含糊糊的:“刚几天不见啊……我和你说这样是不行的小周同志……”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用过多的词句描述心情,他本来就不擅长言谈,那些复杂的词句在此时似乎离他更遥远了。他握着手机,坐在孤零零的被夜色溢满的屋中,那些满溢在胸口的东西最终只变成了简单的三个字:“想见你。”

半晌,那边才传来一句温柔的回复。

“我也是啊。”

周泽楷握着手机的手又紧了一点。在这一片静谧中能清楚地听见对面呼吸的声音,好像空间被折叠,时间被延长,遥远的距离化作触手可及,而在这一点上并不需要任何语言来填充这沉着而又甜美的心情。他不知道叶修是否也是这样想的,但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去打破这一段寂静。

直到手机在脸颊边变得烫热,周泽楷才被忽然惊醒一般,道:

“……已经晚了。”

“唔。”叶修应了一声。

“该睡了。”

叶修又应了一声,道:“你也是。”

然而仍然谁也不肯挂电话。两人因为这种无聊的问题争执了一小会儿,争到后来感到彼此都傻得可笑:果然恋爱就附加了智商下降的debuff。

最后叶修说:“不想挂就不挂好了。”

“嗯。”

“小周明天有什么安排?”

“……去公司。”周泽楷撒了个谎。

“还以为你要去录综艺呢。”叶修说,“哦对了,我看见你的同人文了。”

“欸?”周泽楷真吓了一跳,脑子里直接跳出来的是那条兄弟情深的长微博,难道现在粉丝们都这么紧跟潮流与时俱进吗?然而下一刻叶修的话就无情地击碎了他刚刚荡漾起来的粉红泡泡:“是和古装剧里的男主CP,而且好像热度还挺高……”

周泽楷冒了一串的“…………”之后,半天才挤出来一句:“你不是在剪片子吗?”

“苏沐橙在看啊,推荐给我的。”

“…………”

周泽楷这次真的只剩下点点点了。

“她说也是她的助理找来的,而且写得还有点意思,你要看吗?”

“不要。”周泽楷秒答。

“这么不乐意啊?”叶修带着笑意说。

“又不是和你……”周泽楷十分沮丧,一瞬间升起了“自己的粉丝为什么这么没有眼力见”的想法。

“哈哈,我们毕竟没有一起演戏,要是有同人那就是八卦了,估计没这么温馨。不说我,你那边估计比较糟糕。”

周泽楷忽然有一点想问叶修知道不知道那条长微博。但事实上应该是没有扩散开来,而叶修这样惯常不上SNS的人也不会知道的罢。他想了一想,还是将一切藏起来,简单地说了个“嗯”。又过了片刻,他忍不住地问:

“你……不再演戏了吗?”

“小周想和我演戏吗?”

背后的用心被识破,周泽楷脸一热,还是诚恳地说:“是。”一直想。

“我很久没想过演戏的事情了。”叶修坦诚地说。

“嗯。”这是当然的,周泽楷也没有指望早已息影数年的叶修会为自己破例。

叶修那边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转而说起了片子的事。

那天他们聊到半夜三点多,最终挂断电话还是因为手机彻底没电了。

幸好第二天没有安排。周泽楷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想着,又升起了些对叶修的愧疚——对方明天还有工作行程。

明天,明天一定不要再打电话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