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8.

周泽楷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个梦境。

他和叶修肩并肩躺在那块长毛地毯上,两个人都赤裸着如同初生,手指密密交缠在一起,偌大屋子里能听见他们的呼吸在起伏着。叶修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我没想过你这么会念诗。」

周泽楷侧头亲吻他一下。

「我会的还多着呢。」

「比如说?」

「给你唱歌。」

叶修闷声笑起来,颤动从他们紧握的手指间一直传到他的肋骨,令得他被一种莫大的幸福和莫大的悲伤同时笼罩。如果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如果可以让这一切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不会有分离,不会有危险的未来——

「最终你还是背叛了我。」

然而叶修说。

不知何时他转过身来,睁开眼睛看着他。周泽楷一动也不动,他心里知道他已经将数据拿到手里发送回去。这是他穿越时间线来到这里的所有目的,现在他只需要再度跨越回去,离开这个必然毁灭的时空,离开这个人。

「不。」

他听见自己说,声音冷酷得不像是自己所能发出来的。

「我没有背叛你。因为你对我而言是遥远的过去了。毁灭这个世界的是你们自己的无能,和我毫无关系。我只是来自遥远未来的观测者——我不能改变这里的任何事情。」

然而叶修摇了摇头。

「你没有意识到一点。这是你们的时间旅行理论最终没有能够确证的问题,你回去的那个过去究竟是不是你所观测到的过去——你没有办法证明这一瞬间就是你观测到的时间点。」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置身于那间教授办公室了。叶修将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望向这个从另一时间维度跳跃而来的旅客:

「如果你的到来将改变结果——不,如果我能改变这一切的结果,那么这就不是你的宇宙。」

周泽楷听见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他本应对此嗤之以鼻,但事实上他发现着他渴望相信叶修:

「你不能证明这一点。」

「你期待着什么样的结果?」

叶修反问,转过身去凝视着写满公式的白板。在这乱糟糟的办公室里,他显得异常瘦削,像是下一刻就要远去,或者会被这无尽的方程所埋没。无可理喻的恐慌控制了他的心头,他猛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叶修,却骤然扑了个空。

然后周泽楷醒了过来。

他用了片刻才想明白刚才那奇怪的梦是在《永夜》中拍过的镜头,而自己正因为昨天晚上的小意外而躺在医院里。清晨阳光透过窗户,在雪白的天花板上拉出规则的橘色色块。病房里空无一人,只有空调运转的细微声响。下意识地收拢手指,却只捉到空气。

昨天晚上到来的叶修。那难道只是一个幻象——他的一个梦境吗?

这想法多少叫人丧气,但人在生病的时候似乎特别容易软弱也特别容易骄纵自己,就连平常淡然处之的心态到了此时也变得不平起来。周泽楷将自己更深地藏进被子里,就差上面滚动一条弹幕“这残酷的人生只有被子还有一点点温暖”。然后门开了,叶修拎着早餐进来了。

“醒了?”

他说着将手里拎着的包子和小米粥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俯身过来似乎想要确定周泽楷是不是还在头晕。周泽楷半张脸埋进被子里,只露着两只眼睛看他:

“叶修……?”

这一声叫得闷声闷气的。叶修从没见过他这么撒娇的样子,索性像安慰一个大孩子一样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起来?”

周泽楷脸刷地红了,手忙脚乱地坐起来,又问:“你吃了吗?”

“一会儿我回去吃。你这边不是还有检查?”

周泽楷举起小米粥——那种装在塑封一次性杯子里的——又眼巴巴地看他,脸上写了两个大字:一起。

“我再怎么也不至于和病号抢饭吃啊。”叶修笑。他惯常熬夜,眼下总有些青黑,一时周泽楷也辨不出他昨晚究竟有没有睡过,“等你吃完早饭之后我再走。”

确实还太早。医院刚刚从一个漫长夜晚中醒来,查房的护士还没来,偶尔过去的是早起的陪护们的脚步声。这家医院还算保安良好——虽然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混进来的,至少没有一个八卦记者跟着进来;但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这件事早晚要上娱乐头条微博热搜。认清严重本质之后周泽楷多少回复职业状态,乖乖坐好乖乖吃饭。

“我听你家小助理说了。”叶修这时将床边椅子反着拉过来,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其实撞车的时候你们那辆车没什么事,主要是后面路怒的车主因为强行并道去撞了你粉丝雇来的黄牛车才造成的连环车祸。”

周泽楷吃东西的速度慢了下来,偷偷瞥一眼叶修的表情,最终索性埋头继续对付面前的食物。

“你也太厉害了,还下去拉架。”

周泽楷头越来越低,半晌才解释一句:“蹭到了。”

叶修叹口气,想起之前小助理说都是周泽楷因为看着几个女孩子被卷进去感到不忍心才特地下车的,谁知道最终真的动起手来,推搡之间赶了巧劲,周泽楷的头被撞到了。

“因为她们是你的粉丝?”叶修挑挑眉。

周泽楷摇摇头,说:“都是年轻女孩。”

在看到年轻女孩要被卷入斗殴的时候,他没办法再按之前小助理说的坐在车里。就算不是他的粉丝他也会这样做。

叶修歪过头看着他。他的目光温柔极了。

“小周,你知道昨天晚上我来的时候在想什么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

叶修笑起来,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一个标准的邀请的姿势。

“我们在一起吧。”

周泽楷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迫不及待地想握住那只手,但是又担心这梦境会被稍微大一点的动作所打破——太期待的东西一旦成真反而显得虚假。

“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如果我们的事情被发现,对我的影响会小得多。我一直以为让你自己决定才是公平的。”叶修难得如此诚恳和直白,“但是反过来想,如果一直这样维持一种不明不白的状态,也一样是对你的不公平。”

周泽楷看着叶修。他像是被惊呆了一样,看不出来他是在思考,还只是单纯地凝视。叶修很想捏一下他的脸庞,但还是决定将这种太过近似耍帅的台词讲完:

“周泽楷,我喜欢你。”

周泽楷继续盯着他,半天才说:“再说一次。”

叶修的唇角弯起来。

“我喜欢你。”

慢慢地,慢慢地,周泽楷的眼睛里有什么表情活起来:那是惊讶、不敢置信和纯粹的喜悦。他伸出手盖在叶修的手掌上,一点轻轻的、亲密却又不紧迫的碰触。他没有说什么,然而眼睛里闪烁的全是那几个字。

叶修将手转了半圈,手指顺势插入周泽楷的指缝。现在他们的手心抵着手心,手指交缠着手指,再没有一点空隙。

“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就一起面对……嗯?”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的样子像是很想亲吻叶修,但是都到了一半又停下来。

“还没刷牙。”

他说,脸红得像是番茄。

叶修索性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戏谑般地在周泽楷唇角吻了一下。

朝阳从他们身后的窗户中射进来,将一切都笼在一片暖融融的色调中。

叶修嘱咐周泽楷好好休息之后,就赶在可能出现的娱记和医生护士之前离开了。事实上护士查房的大军基本上和他前后脚到达:一众年轻的小姑娘一边在护士长的督促下检查房屋卫生,一边偷偷瞥着她们年轻而不常见的病人。一个护士过来给他递了个体温表,又迅速地测了一下血压——作这一切事情的时候脸红红的,如果不是边上护士长眼神太严厉估计怎么也要说上几句。等到这一波大军过去,周泽楷夹着体温计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出院了。

这时候他的小助理进来,挂着明显的两个大黑眼圈:“……叶导这是走了……?”

“你还在?”

周泽楷有些惊讶:他还以为小助理早回去了呢。

“祖宗哎,我哪儿敢走啊,你经纪人还不把我手撕了啊……”小助理哭唧唧,“昨天出这事我奖金都没了!”

周泽楷老实道歉:“对不起。”

“不是周老师的错啦,主要还是行程被泄露了……”小助理说到这边忽然左顾右盼一番,然后蹭到周泽楷床头,“昨天,叶导和我说啦。”

“???”

周泽楷没明白小助理说的是什么,不过小助理已经习惯自家艺人沉默寡言,只当他又不爱说话:“当然是你们谈恋爱的事情啦!周老师您太能保密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说一声,您知道昨天晚上叶导说这事的时候我险些没吓出心脏病来……哦对了我当然没和咱领导说,这事得您决定,您要不开口我绝对不能说啊是不……”

周泽楷的注意点还停留在前半句上:“叶导说……什么?”

“你们是恋人啊。”

周泽楷愣了一下,忽然闷声笑起来。

“昨天晚上?”

“……您怎么跟一脸不知情的样子似的,”小助理表示被喂了半天狗粮非常不满,忽然脑洞大开了一下,“难道叶导是逗我玩的?”

“不是。”

周泽楷无语,很希望小助理将脑洞收收。但显然脑洞大的人不会被简单的事实所打败,小助理看着周泽楷的目光顿时充满同情,也不知道中间又拐去了什么地方。

“谢谢你保密。”周泽楷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话题切回来,“公司那边,我会去说的。”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坦白的契机来得比他想得更快一些。

按照通常接受的那种设定,既然确定了恋爱关系就总会变得黏黏糊糊、好似分开一会儿都不乐意般突然变成连体婴,成天不由自主散发粉红泡泡到人憎狗厌的地步。不能说周泽楷从没抱持过这种幻想,但事实上却是很难抽出时间。这次受伤进医院的事情基本被公关下来了,甚至还被经纪人在网上卖了一波苦情,帮他引来不少路人好感;再加上之前那部电视剧评价一路走高,瞬间进入街头巷尾谈论的主题——这是买了水军刷热度的出品公司都没想过的事情,据说之前他们还觉得这部剧没有什么炙手可热的当红炸子鸡一定没希望了呢。

“现在的观众们只是太饥渴了。”

在往下一处通告移动的路程,这几天又忙到连轴转的周泽楷总算找到了个时机和叶修打个电话,而同样将自己关在剪辑室一连好几天的叶修也蛮有感触的:“很多人都觉得市场并不懂分辨好坏,这其实是不对的。没有观众是真正愚蠢的。现在太多的东西都建立在一种眼球经济上了,骂声也好过无人关注,所以与其拍得不好不如拍得烂一点。”

周泽楷想了一想,道:“导演……很负责。”

“我认识小喻,”叶修说起这个不由得带了一点笑意,“他是个特别缜密的人,就是拍戏太求详细了,一般二般的都赔不起他那个烧胶片法。他之前那部《驱魔人》你看过没有?”

“啊……”周泽楷有点惊讶,他还真没把这个喻导和拍了《驱魔人》的喻文州对起来。

“那部好是好,就是后制磨到天荒地老,后来电影公司都不愿意和他合作了,他没办法只好转行去拍电视,正好治一治他那慢手。”

“这部也蛮久的。”

周泽楷无奈地承认。至少这部剧的后期制作时间远远不是他拍过的那些偶像剧能比的,但好在还是在他和公司的合约期内上映了。

“我们这边工作室里不少小年轻都在看,”叶修感叹,“小周,你这次可真是要大火了。”

周泽楷仍然没有实感。这许多年他也绝不是没有粉丝,至少每年庆生时候为了签给粉丝的卡片都要签到手软;就算刚刚出了被粉丝追车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大红大紫的预感。比起这个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你看了吗?”

叶修低声笑了笑才说:“看了。每天休息的时候,在平板上看的。”

“真的?”

“真的。骗你作什么……对了,昨天你那件白色的衣服不错。相当帅。”

周泽楷感觉脸上又烧起来了。过分直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恋人也是个问题,相当严重的问题!他偷偷瞥一眼身边小助理,结果小助理早已扣上降噪耳机,一脸“你说什么发什么狗粮反正我听不见我也不知道”的态度,才松了口气,生硬地转过话题:

“片子怎么样?”

“保密。”

“对我也?”

“偶尔也想保留惊喜啊。”

周泽楷无奈地道:“……但是还要配音。”

“至少保密时间长一点。”

周泽楷几乎能脑补出叶修笑咪咪地比了个“嘘”的手势的样子,心里一动便问道:“今天还加班?”

“先把手头这段做完,”叶修说完似乎也觉得就这样晾着新男朋友不太好,“抱歉啊,最近一直都没陪你。”

“没事。”周泽楷说,“早点休息。”

——虽然是这样说,他已经决定在拍完这个通告之后就去叶修工作室找他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