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ia

 

周泽楷觉得自己大概是一脚踏进了梦境。

偌大的酒店房间里只开了一盏低矮的地灯,隐约勾勒出房间装饰的轮廓。一股甜腻诱人的香气悄然漫布,来源似乎是窗边矮几上摆设的白色蜡烛——真不知道男人是从哪儿弄来这个。当然这些细节也是他事后才来得及仔细想明白,因为在确切看清屋中一切的那一刻,周泽楷的全部注意力就已经被床上的恋人所夺去了。

更确切地说——是和平常不太一样的恋人。

叶修一脸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或者违和的样子,看见周泽楷进来就招了招手:“小周你来啦!”

周泽楷咽了口口水,视线不由得在叶修手腕上那段毛茸茸上停留了片刻——这个位置相对似乎还比较安全。

略为年长的恋人大约是注意到了他越来越热的脸庞,笑着从床上跪起身来:“喏,这个怎么样?”

转移注意力的举动彻底失败。叶修头上那对诡异的兔耳朵因为这样的动作而颤抖起来,白色硬领中间的黑色领带恰好在胸口前来回移动,已经因为寒冷而硬挺起来的乳头从短得盖不过腰的网格上衣里凸出来一般分外扎眼,手腕上假衬衫袖口上面还坠上了两个白绒绒的毛团子,恰好叶修举起手来,做了个手枪瞄准的姿势,毛团子也就跟着跳动了一下。

此时此景周泽楷觉得还保持着理智的自己真是某种意义上相当厉害(当然,不过不讨论他私心认为是败北的那条平角短皮裤之外——)。他试图让自己走过去的步伐别那么急迫,说:“怎么突然?”

“庆祝吗,作为未婚夫总要下点本。”叶修比成枪的手向上一抬做了个发射的手势,“怎么样,有没有被击中,枪王大大——”

再废话就太蠢了。周泽楷顺手拉起那条领带将对方扯进自己怀里,身体力行堵住了对方的问话。男人那轻微带着烟草的气息重新充斥鼻端,比精油蜡烛的甜香爱要更来得更让人激动难抑。周泽楷的舌扫过叶修的齿列,深入纠缠,手指插入对方仍然带着沐浴后湿气的短发。欲望像一把火焰延烧席卷,他松开手中领带,直接推起上衣松垮的下摆,指尖直接捻按起叶修的乳首——

叶修呻吟了半声。他的身体下意识地朝着周泽楷的方向摆动着,下身的坚硬摩擦着周泽楷已经半勃的硬挺。周泽楷伸手环住恋人,这动作竟也引来对方一阵轻颤。他略略后退,额头顶上叶修沁一层薄汗的前额,低声问:“怎么了?”

“……碰到了……”

叶修半晌才道。周泽楷还没明白,叶修索性已经反手握住他的手往下移去。周泽楷越过叶修的肩头,才看见那皮裤的背后竟然还伸出了一小团颤巍巍的兔尾巴。

“小周,”恋人的声音切近地在耳边响起,一路震荡到心里去,“帮我……”

这简直就像汽油桶烧了起来一样。

周泽楷什么也没回答,直接跨上床,将叶修推着俯卧下去——叶修哼了一声,可惜全闷进柔软的鸭绒被里面去了。周泽楷伸出手确认着:皮裤后面几乎就是由黑色皮绳连缀起来的,和前面的平平无奇形成了强大反差;而显而易见,“兔尾巴”绝不是什么单纯的装饰。

周泽楷觉得自己仿佛分成了两个,一个纯然叫嚣着欲望,想要将眼前的人从里到外彻底占有染上自己的气息打下自己的印记将他揉进灵里骨里,另一个则几近慢条斯理地一点点抽开皮绳,不忘将那“兔尾巴”略略旋转一下。

叶修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过来看着周泽楷,眼尾似乎都因为情欲而逼出绯红:“小周——”

周泽楷俯下身亲吻着叶修肩胛:男人的这里总是分外敏感,沿着支楞处舔舐下去便引来一阵阵剧烈的颤抖。他一手握住那已经开始濡湿的短尾巴,一边问:“怎么想到……”

“庆祝啊。”叶修气喘吁吁地说,将喘息好不容易压回去,“这可是你的第四个冠军——唔!小周!”

周泽楷手上用力,将“兔尾巴”直接拔了出来扔到一边。叶修大口喘息着,下轻微地向前挪动着想要摆脱身后的掌控,却被周泽楷环住腰部制止了动作。之前一直包裹着异物的谷道骤然失去了填塞,无意识地张合起来,却在恢复之前已经被周泽楷的坚挺直插而入。

这一下两人都发出了一声低吼。叶修是因为恋人的突然进攻,而周泽楷是因为意想不到的炽热和紧致。虽然在放入玩具之前必然涂抹了大量的润滑,而之前的扩张也必然减轻了痛苦,但是这样突然的进入还是让叶修大口呼吸着,伸手按住周泽楷的手臂:“……等……等下……”

周泽楷自己也注意到自己的鲁莽,他紧紧闭上眼睛试图冷静下来,又禁不住去细细碎碎地亲着叶修后颈:“没办法……前辈、这么诱人……”

其实两人平日相处里,周泽楷已经很久不再这么称呼叶修了。偏偏这样一个最亲密的时候叫出来,反而又在疏远里面莫名添加了一层悖德一般的羞耻。叶修打个激灵,下身似乎也因此更为坚挺了。周泽楷似乎也察觉到了恋人的变化,慢慢开始摆动着腰部前后进出。

蜡烛的气味似乎重新又浮上来了,羽毛一样在情欲的火焰上舔舐着。两人慢慢地交颈缱绻,似乎到了这一步之前的焦急也已经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有彼此相连的真切触感。叶修的身体似乎也浮出一层薄红,而周泽楷慢慢地沿着他肩胛刃缘一个个吻痕种下去,吮吸舔舐的时候恋人的身体应和着颤抖,像是弦乐器上拉出的花音。

最终还是叶修实在受不了这种文火慢煎的折磨,挣扎着要翻过来。周泽楷等他躺下来,体贴地扯过几个枕头,又问:“快点可以吗?”

叶修瞪了他一眼:“快点。”

周泽楷挑了挑眉,那处却始终在入口外面研磨辗转,浅浅进了个头部又退出来,搞得叶修焦躁万分,索性长腿一伸将对方勾了过来:“不是说快点——”

周泽楷认认真真“嗯”了一声,毫不留力攻伐起来。枪王在场上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到了场下依然快慢收缩自如,每每到了叶修颤抖着要生生浮上云端之时,他又不紧不慢起来,来来回回两三次总是吊着那么一口气一样,就不肯给人个痛快。叶修简直被这种要到不到的快感避疯,伸手扯着周泽楷衬衫将人拖下来亲吻。

偏偏得胜归来的枪王到了这时候才说出野望:

“去窗边。”

“冷,不去。”

叶修异常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一口回绝。

枪王大大的韧性自然也是卓绝,硬生生将“不去”两字给磨了回去。最终叶修整个人被压在沁凉的玻璃窗上,看着整个城市的灯火如同星辰一样从黑暗中浮起来,脑中无数烟花绽放一般,最终炸成一片高潮过后的空白。

 

 

性爱到了极致就是一次小死。

周泽楷和叶修并肩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了这句话。事实上是他们现在躺在这里,不想说什么,每一条肌肉都放松下去,偏偏却仍然要这样靠在一起,就好像时间停止,广大世界只余这方寸之间,和他们两人。周泽楷捉住叶修的手,很小心地握住——他们都是靠手吃饭的,对于手指的保护已经是刻画在骨子里的本能。叶修半闭着眼,一样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勾住周泽楷的手,手心密密贴合在一起:温热,微潮,闭上眼睛的时候似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和脉搏在这样的安静中融为一体。

最后还是叶修先说了话:“生日快乐,小周。”

周泽楷脸“刷”一下红了。

他忽然记起,那是大概前几个月两人在B市见面,叶修曾经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而周泽楷就像所有深陷于恋爱中的人一样,说——我想要你。

那时候叶修的表情很让人难忘。就是那种有点复杂的,混合了出乎意料、“拿你没办法”的宠溺和更深的、难以用言语表述的什么东西。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砰然跳动,不由得附过身去,将亲吻落在对方的眼睑上。

这真是奇怪。周泽楷想,指尖贴合着对方的指尖。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又已经谈恋爱这么久了。可是这种喜欢的心情,却好像没有随着时间而缩小,反而在这样点点滴滴之间膨胀起来,就好像没有尽头一样。一个人可以喜欢一个人到这种地步,就连周泽楷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伸出手,重新和叶修的手十指交握。叶修问:“想什么呢?”

“喜欢你。”

“……小周,你知不知道随时随地告白很犯规的啊?”

周泽楷微微笑了。

“……你是知道我特别对这种没辙吧?”

叶修说,松开手支起半个身子看他。这么一场下来他本来穿得整齐的那件带着尖领的网格上衣也已经揉得不成模样,周泽楷看在眼里觉得又有点不妙,觉得就算是自己生日也实在不可以这么浪,赶紧转移了个话题:“洗澡吗?”

叶修低头亲了他一下,说:“不一起吗?”

小小周继续蠢蠢欲动。

“我腿可有点发软。”

…………

周泽楷想,努力过了但这不是他的问题。再说他们也多久没见了?年轻火力旺,这真不是他的错。

 

于是战场就这么转移到了浴室里,两人在蒸腾的水雾之间亲吻爱抚着。第二次的冲动并没有刚才那么强烈,爱抚仿佛只是确认对方就在眼前,而这种存在本身,就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可以吗?”

周泽楷说着,牙齿轻轻沿着叶修的耳廓咬上去,引来对方摆动着腰,将已经精神地立起来的那处和小小周一起磨蹭着:

“……来吧。”

周泽楷于是沿着叶修的脖颈侧边一路亲下去。叶修举起手来不轻不重捉着他的头发,被周泽楷将手腕握住,逐一从指尖亲吻过去,又极尽情色地将叶修的食指含进去。

“……小周你……”叶修呻吟半声,觉得一股酥麻从指尖直直传到脊髓向下蔓延,偏偏周泽楷抬起眼睛,极其无辜地看着他,舌尖却巧妙地裹着他的手指推送纠缠。

要了命了。

叶修捂着脸靠在墙上,冰凉的瓷砖似乎也没办法让身体里的热度降下去了。周泽楷一边吞吐着叶修的食指,一边却也分开了叶修的臀瓣将手指潜进去开拓着。刚刚经受过一次的谷道仍然潮湿柔软,周泽楷低声在叶修耳边说:“你这里吸着我呢。”

叶修瞪他,周泽楷又亲了他一下:“你自己试试?”

这似乎太有诱惑力。叶修的手不由得向下伸过去,周泽楷的手指略略退出来一些,让他的手指一起加入进去。

确实很热。

叶修想。

那感觉确实很奇妙。来自两方的触觉微妙地在感受上延迟着又好像融为一体,而周泽楷的手指和他一起在狭窄的处所辗转弹动:那是和性器插入所带来的不一样的欣快感。叶修觉得脑子有点发糊,不自觉发出了声音,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过分粘腻的声音竟然是自己发出的。

而周泽楷的眼睛似乎变得颜色更深,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面。他第二次问着:“可以吗?”

叶修将手指抽了出来,以亲吻代替了回答。

于是周泽楷一手举起叶修的大腿,再一次地将自己的坚挺埋进了恋人的体内。叶修整个人都被他顶起来一般,举起来的那条腿顺势勾住对方腰胯,全身重量几乎全压在另一只脚的脚尖上和周泽楷托住他的那只手上。这种颤颤巍巍的平衡偏偏还不是稳态,而是随着每一次冲刺调整重塑,这简直让那一处的感觉愈发鲜明,叶修觉得自己犹如坐上了一艘急速前进的快艇那样,在涌动的浪尖上不断颠簸着。他紧紧抓住一旁的扶手试图稳住自己,却又被周泽楷伸手捉了回来。

“小心手。”

后辈的理由相当正大光明。

叶修只好祈祷对方快点鸣金收兵,偏偏周泽楷这次真是异常持久,不说变身永动机至少也要突破自身极限一般。叶修敲着他肩膀说差不多得了嘿周泽楷说不行,最后叶修被磨得没法索性上嘴一口咬在他肩膀上——还不敢使劲。周泽楷知道恋人真的被惹急了,总算放弃文火慢炖改作暴风骤雨,甚至过分地一手握住对方的坚挺说:“等我一起。”

叶修咬着他肩膀没松口还多加了半分力道。

最终这场加时赛总算结束的时候叶修觉得整个人都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们中间关了淋浴,可惜也没什么帮助。幸好这次不用从床上爬到淋浴间,他一边任由周泽楷任劳任怨地帮他擦洗身体的时候一边想,浑然忘记了到底是谁不知死活地各种邀请。最终两人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叶修已经困倦得睁不开眼,下意识在身边的温度离开的时候伸出手拉了一下。

然后有一个吻落到他额上。

他便这样睡着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