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3.

粉丝来探班的那天周泽楷确实没什么戏份。在后面的外景准备好之前,是一段棚内的戏份:苏沐橙所扮演的教授被突兀地带到一个机密的军方基地中,然后和不同国家的科学家连线,确认了之前观测的异常现象是确实存在的。

“星球的自转正在加快。”站在长桌彼端的老科学家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显得那么疲惫,仿佛整个人都老了十岁一般,“一开始是轻微的加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过去的三百年中,不知道是否打破了最初的稳态,这种加速呈现一种指数式上涨的趋势。”

科学家们看向他背后的图表。那条代表着加速的曲线仍然平缓,但在最近的十年中却出现了一个大幅度的上扬……

“是什么引发了自转的加速?”

有人问。

“已经难以断定,可能是因为地质运动的能量积累,或者一个世纪前那次小行星靠近的影响。”

“原因并不是重中之重。”另一个科学家皱着眉头提问:“按现在的趋势是……”

“在五十年内,地球的自转速度将达到之前的二十倍。”

所有人面面相觑。

“我们的星球将难以维持引力。空气将会散逸,岩石将会被过快的离心力甩离地表……打个比方,就像是冬天捏得不紧密的雪团。这个世界将会分崩离析。”

没有人质疑这句话的沉重。会议室中的空气在这句话之后冻结下来,一时间只能听到摄像机转动的轻微声音。

“Cut!”

叶修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基本就是过了——然而这一场不止一镜,副导演凑到监视器前和叶修一起检查着什么。一直坐在工作人员边上围观的周泽楷刚换了个姿势舒缓过度紧张的肌肉,就看见自家经纪人在摄影棚门口探头。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昨天经纪人特地打电话来讲过探班的事情。

粉丝探班倒也不是定例,有些明星喜欢和粉丝聊天,有些则觉得探班扰乱片场秩序,基本上也都是各家后援会经纪人联系好才敢过来。轮回组合走的偶像路线,一向对探班比较友好,因此在各自单独活动之后也往往采取允许的态度。周泽楷自己并不是擅长聊天的人,就算看到自家粉丝顶多也就是微笑点头,签名是肯签的,但是得到一个“嗯”字基本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了。如此下来,还肯来探他班的人都可算是真正死粉了。或许正因为如此,周泽楷虽然不擅长应对粉丝,但仍然是默许大家在剧组方便的时候前来探班的。

由于昨天经纪人已经和剧组打过招呼,周泽楷看了一眼在棚中忙碌的众人,给助理发了条微信嘱咐她盯一下,然后悄悄地从背后溜了出去。经纪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过来之后也不免问几句:“之前一直忙着,没过来看你,在这边怎么样啊?”

“很好。”周泽楷笑一下。

“本来你应援会说要给你送应援品什么的,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这个,就帮你谢绝了。不过我从市里有名的西点房定了点心,一会儿送过来——这次让你当主角,公司怎么也得有点表示。”经纪人看到周泽楷略微惊讶地表情,又道,“你这次出演电影虽然不在公司的计划之中,但也是个很好的机会,公司这点心意肯定还是要尽到的。”

周泽楷点一点头。娱乐公司自然追寻利益最大化,而艺人和公司之间多少有一些博弈的味道——他这次算是自作主张了一次,之后必然要做些补偿。只不过这种事情现在想也是没有用的,但是他几乎已经可以想象下半年行程的忙碌了。他将这些思绪推到一边,跟着经纪人走过去。

虽然说是探班,但很少有剧组会让人围观拍戏,周泽楷的经纪人也就叫粉丝们在棚外等候。这次来的粉丝似乎都有一些年龄,看见他就“小周”“小周”地叫起来,像是春天枝头簇拥的鸟雀。周泽楷看见几张熟识的老面孔,也有几个则是之前没见过的,便微笑致意。他的粉丝们也知道他的性格,为了不冷场就纷纷问起来:“小周这次拍戏辛苦不辛苦啊?”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不辛苦,粉丝们又道:

“我们都可期待这部新电影了,到时候一定去影院支持。”

“一定会二刷的。”

“二刷哪里够,我要看好多遍——”

周泽楷连忙打断道:“一次就够了。”

那位常常来探班,似乎一直是应援会高层的粉丝噗嗤一声笑起来:“小周你真是……哎,太老实了。现在可是粉丝经济的年代,哪个还像你这样啊,”她说到这里,也不由得开了个玩笑,“你这样说剧组也会不高兴的哦,本来的票房都没了。”

周泽楷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会。很好看的。”

“真的吗?”

周泽楷笃定地点了点头。比起相信剧本,他更加相信的是叶修。不过他的粉丝显然没有分享他这种坚定的信仰,小声议论着:

“就听说是科幻片了,原作小说都没有,现在想补都没地方补。”

“可惜剧组都没有放出更多的消息呀……”

“真的好期待最后的电影呀……”

“不是还要等到明年四月?”

周泽楷隐约听过一些,点了点头。电影的后期制作一般比电视剧要长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时候后排有个面生的妹子小小声说:“叶导精益求精,剪辑啊制作啊时间都要更长……”

周泽楷意外于来探班的粉丝里还会有人提到叶修,不由得道:“你知道啊。”

“嗯,我一直是关注叶导的……”这姑娘开了个头之后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地说,“但是现在最喜欢小周你啦!”

周泽楷笑起来,莫名觉得有种遇到同好的心情。这时候经纪人出来打圆场,说是周泽楷要回去演戏,于是才进入到签名阶段。周泽楷不好意思抱一摞签名卡回棚里,就索性站在那边挨个给粉丝们签了,最终朝粉丝们摆摆手才离开回到棚里。

他回去之后才发现大家正在茶歇——经纪人之前说的点心显然是送到了。剧组人员和演员三三两两成群一边休息一边吃蛋糕。苏沐橙看见他回来,遥遥举一下手中蛋糕:“小周,这蛋糕好吃,多谢你啦!”她这边首先说了话,大家也都七嘴八舌感谢起来,有说周泽楷有心的,也有说经纪人会挑东西的。

周泽楷笑着向大家点了点头,正想回自己座位时候,看到叶修并不在监视器后面的座位上。这时候恰好他的助理跑过来:“周老师,这蛋糕特别好吃,我给您留了一块儿。”

周泽楷莫名心里一动,问:“叶导呢?”

小助理没想到周泽楷会问这个, 迟疑地道:“啊……他好像出去抽烟了。”

周泽楷有点想问叶修有没有吃到蛋糕——但转念一想,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甜食,而这件事毕竟也是无关紧要的。于是他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他没想到这次探班还会在SNS上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

这事其实开端也比较没来由。来探班的几个粉丝之间似乎起了些小纠纷,一个人在微博上指责那个应援会的粉头夹带私货,去探班还带了自己朋友,而没有选多年忠心的老粉。之后又有人跑去翻那姑娘的微博,截图证明她其实一直都是叶修粉丝,刚刚转粉周泽楷,简直一点也不清真,让这样的人去探班真是侮辱大家的感情……

这其实本来也闹不上台面,偏偏最后变成了一场粉丝之间的争执,有唯粉出来光明正大地说我就喜欢周泽楷这一个偶像批判这种夹带私货行为的;有叶修粉丝出来说我们粉叶修这么多年招谁惹谁真是横躺一枪抱走不约;也有轮回团粉出来义正词严说喜欢的就是团员之间感情唯粉太矫情;更有CP党混进去浑水摸鱼结果又和唯粉开掐;亦不免还有人要点评一下现在粉偶像都上纲上线走火入魔……一时间掐架与小论文横飞,表白共长微博一色,从周泽楷开始连着叶修,甚至轮回几人都拖下水,很是热闹了一番——当然这种事最后也是没什么结果的,争吵一番夜深人静也就散了。

动静如此之大最终轮回里几个好刷微博的人都知道了,虽然这件事和周泽楷本人没什么关系,但毕竟牵扯到新剧导演便不大美妙,于是在微信给周泽楷刷了一串蜡烛表示慰问。周泽楷于是自己刷起微博,恰好看到事起之端的女生删空微博唯独留一条道歉声明,才想起来这个就是今天那个提起叶修的姑娘。

他试图回忆一下,但是也想不起来对方的长相,只记得当时小姑娘脸红红的,眼睛亮亮的——那些看到自己偶像的人大抵如此。周泽楷想这孩子是无辜的,可是你能说什么呢?其他的粉丝也是爱你的,不论是否理智,是否清醒,是否钻进牛角尖出不来,或者只是以爱为借口去张扬自己的存在,又或者只是站在利益的角度上将和偶像见面的机会视作一种资源……就像阳光必然照出阴影一般,爱也会投射出种种不那么明亮的情绪。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将手机丢在一边,在昏黄的床头灯下听见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窗棂。

似乎快要到梅雨的季节了。

“啊……你说网上啊。”

第二天周泽楷特地去找叶修道歉的时候,叶修很是想了一下,搞明白是网上粉丝牵连了自己之后还一脸挺惊讶的表情。

“我还以为转行导演之后当年粉丝都掉光了……真没想到还能在网上呛起来。”

“对不起。”

周泽楷低头诚心诚意道歉。

“没事,这和你也没关系不是?”叶修笑了笑。他倒是历来不在乎这个——周泽楷其实也知道这点。之前他还是个演员的时候,圈子里就说叶秋从来不做讨好粉丝的事情,从来没开过粉丝见面会这种东西、不喜欢粉丝接机、也从来没允许过粉丝探班,简直恨不得深居简出活在粉丝经济到来之前的年代。偏偏人家演技好,影帝连着拿了三座,粉丝团只增不减,几乎是现象级别的红,最火那几年只要将“叶秋”两字打出去就是收视率和票房的保证。后来叶秋和嘉世闹翻,抛弃之前艺名转行用本名做导演,其实不少人暗搓搓等着看他跌落神坛。可偏偏叶修就是不让人如愿,做导演照样一手拿奖一手票房,红得教人没脾气,似乎被上天选定,注定在荧屏上大放异彩。

周泽楷是知道这些的,可是他心中仍然有种说不出来东西梗在那里,塞在喉咙底棉絮一样的憋闷,没来由暗暗燃烧的怒火。因为被牵涉到的那一个是叶修。他曾经憧憬过的,现在也尊敬着的——于是他希望这于别人也相同的,希望他的粉丝也喜欢叶修;甚至批评他自己也没有关系,说他唱歌不好跳舞不好演戏不好都行,但是不能说叶修,一句都不行。

尽管这是没有可能的。

没办法控制粉丝们想什么,更没办法决定她们怎样喜欢一个人,如何喜欢一个人。善意的言辞可能导致恶意的结果,无心之语被无限解读——这样的事情圈子里几乎日日都在发生。而且从公关的角度来看,此时一动不如一静,平白去说什么解释什么,似乎也只是徒惹纷争。

毕竟他和叶修现在的关系只能说是导演和演员而已。

似乎看穿了周泽楷沉默不语之后所潜藏的东西,叶修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想太多。你到这里来是为了演戏的,那就只想演戏的事——难道你是为粉丝而演戏吗?”

周泽楷看着叶修。他认真去看人的时候极其专注,那黑亮的瞳仁似乎有种无法摆脱的磁力,一瞬间,连见惯了娱乐圈中好面孔的叶修都恍惚了一瞬。

“我想起了一句话。‘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啊。”叶修挑了挑眉。

周泽楷点头。

“我的采访?”

周泽楷又点头。

“你倒是记得比我还清楚。”叶修说,感觉心里似乎被什么不轻不重撞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将这些掩盖过去了,“——刚才那个眼神很好。之后的戏份里有发挥的余地。”

周泽楷眨眨眼。他有些轻微的失落,却又不知道这失落从何而起。而叶修鬼使神差一般,伸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像猫毛那样柔软。

叶修想着,忽略自己为何要伸手的事实,在自己的男主角肩上拍了拍。

“去吧,今天你可没有坐在一边享福的运气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