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人主義 1.

周泽楷进组那天恰好赶上了雨天,整座影城笼在一片灰蒙蒙的雾里,看不清远处那些或辉煌或精巧的布景建筑。这种天气多少有点触霉头,所以协商过后,开机的日子也顺理成章地延后一天。

这种事情在周泽楷做演员的经历里也不是第一次,反倒是这多出来的一天成了难得的假期。他在旅馆安顿下来,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开始看剧本,尽管他已经看了许多遍。他的小助理帮他拍了张照发微博,写“进组第一天,期待和大家的合作”,顺便at《永夜》剧组官方号。微博上粉丝大军自然闻风而动,纷纷留言祝小周拍戏顺利。助理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忙,索性捧着手机刷留言,看着特别有趣的留言就念出来。

周泽楷听着,没有因此而兴奋,也不感到厌烦。这和他平时不太一样:他平时总是更用心地听这些留言的。如果小助理再细心一点,就会发现他手中的剧本停在一页上已经很久了。

真正熟悉他的人会知道,周泽楷是在紧张。就像他第一次试镜、第一次站在摄像机前、第一次登上舞台面对观众一样紧张。

或者比那还要紧张。

虽然现在提起周泽楷也是家喻户晓的国民一线小生,当年入行的时候还是青春偶像,和几个小伙子组成名为“轮回”的组合,老老实实发了几张单曲专辑,演唱会开遍大江南北。因为颜值在那摆着,很快被公司推成轮回组合的Ace,西装裤下粉丝千万,演唱会打call声音能一直响到体育场外面。时代在变迁,娱乐圈的版图也大不相同,这年头做偶像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低专业人士一头,组合人气热起来之后成员便开始追求各自发展,有往歌手这条路上一直走的,也有开始转型做脱口秀的。当初很多人不是很看好周泽楷,觉得他帅则帅矣,唱歌虽然不错但现在歌手也不值钱,再加上不爱说话,之前上综艺都自动进入节能模式,到底还有什么特长?一众键盘评论家和迷妹们在网上口水了三百个回合,还没争出胜负来的时候,周泽楷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悄无声息地上线了,于是粉丝纷纷撤退舔屏去也,看着看着忽然发现一个事实:周泽楷演技真的不错。

这倒也不是说他的演技多么惊为天人。青涩是有的,作为新人的不足也是有的。然而不生涩,不会让人看了出戏,哭也好笑也好都真切,绝不是一张帅脸面瘫到底。或许是之前大家期望值太低,这样还不能算是圆熟的演技就已足以让粉丝们奔走相告了。

事实上周泽楷也并没有让粉丝失望。这几年他一心扑在演戏上,倒是轮回那边的活动少了许多——他的队友们也大多单飞,组合除了两年发一张新专之外倒是没有活动了。这种努力自然也得到不少回报,去年一出大热的电视连续剧之后,周泽楷顺顺利利拿到了视帝的称号,也算是国内一线小生,片酬不菲,商业代言也拿了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公司对他接下这个电影剧本,其实是抱持着并不看好的态度的。

这倒也并非不相信周泽楷的实力。只是电视和电影相去甚远,对于演员的要求不一样,营销运作的方式也有所差别,单单票房一条就不是演员所能决定——编剧水准,制作质量,导演名声,院线推广,这些都再再影响着电影最终的成绩和口碑;而要是运气不好票房跳水,大家提起主演也少不了一句“票房毒药”。对于周泽楷而言,他完全没必要在这上面赌博名声。

偏偏周泽楷像是认定了《永夜》。光是为了试镜,就推掉公司给他接的一档综艺,更不要说试镜通过之后各种推通告推行程,简直像是一心要扑进这出戏里去似的。他平时看着性子温顺,多累多苦的行程安排从来兢兢业业毫无怨言,只有这一次执拗了性子,却是九头牛拉不回来一般。

经纪人眼看和周泽楷讲不通,找同组合的江波涛谈话。江波涛算是轮回五人里面比较四面玲珑的,人缘也好,和几个成员私交都不错,经纪人想着怎么也能知道点内幕。江波涛之前忙一档野外生存类的综艺忙得焦头烂额,进山一个多月回来就听到这种消息,也稍微懵了一下。不过听经纪人从头到尾讲完,江波涛想了想,道:“可是……这个片子的导演,不是很有名的吗。有他在的话,票房不会差吧。”

“虽然是这样……”

“小周想要做一点新的尝试,不固步自封,这不是很好吗?”

“好虽好,时间未到,如果再积累一两年的经验,走向大屏幕也更有把握。”

江波涛心知经纪人站在公司立场上,眼下的焦急与其说是为了周泽楷着想,不如说是因为往常听话的优等生忽然有了主见所导致的。艺人和经纪公司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复杂微妙,进一分退一步都是利益牵扯,周泽楷显然是并不擅长这种博弈的,因此往往是退一步的时候多些——但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只是因为公司没有真正触到周泽楷的底线而已。

想起多年好友的性格,江波涛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还是将话圆了回去:

“您放心。小周哪一次不是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我倒是觉得这部电影相当值得期待。”

好说歹说将经纪人送走,江波涛在屋里转了两个圈,最终还是给周泽楷拨去了电话。短暂寒暄两句之后他也单刀直入:“小周,我听老张说了,你这次去拍电影,上面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嗯。”

周泽楷应了一声,表示确实如此。

好在两人相处日久,江波涛也能从一个“嗯”字里面听出周泽楷的大概意思,这才能继续将对话进行下去:“这样也不是不好,我们肯定都要尝试些新东西的。不过公司说得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你从来没有演过电影,不担心吗?”

“担心。”周泽楷顿了一下,又道,“一直在练习。”

“我肯定相信你,但是……”江波涛犹豫一下,还是道,“这不像你一般的作风。”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半晌,周泽楷才“嗯”了一声。

这次就连江波涛也搞不明白这个“嗯”是什么意思了。他想了一想,问:

“是什么样的故事?”

“科幻。”周泽楷说,语气中带着不容错认的热忱,“我很喜欢。”

江波涛意外于好友竟然这样坚持。但是周泽楷这样热切的话,这部影片本身肯定是相当值得期待的。他不再去多考虑过多的枝节,笑着道:“那就没问题了。我相信你的选择。”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下去,片刻之后,周泽楷才低声道:

“谢谢。”

周泽楷抚摸着手中的剧本——因为看得太多,又做了太多的标记,剧本的边角已经微微翻折起来,显得有些旧了。外面的雨仍然断断续续,似乎纸张也因为浸了过多的水汽,变得沁凉而柔软,像是从黯旧的梦里截下来一点悠长的想念。小助理念了一会儿留言,看到周泽楷没有反应,忙问:“周老师,是不是一路过来太累了?今天也没有行程安排,要不然您先休息一下吧,如果剧组有什么事情我再随时通知您?”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累,但是又说:“你去休息吧。”

小助理点点头,留周泽楷一个人在屋里。他看不下去剧本,索性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雨幕,却看见楼下一个人正往旅馆这边走——大约是雨下得断断续续的缘故,他也没打伞,偏也不急,走得闲庭信步一般。周泽楷看着,认出来是谁,心里突地一跳。

而走着的那个人显然没察觉有人正在这边看着他。眼看快到了门口,就有人拿着雨伞急匆匆过来,似乎要给他打上,又似乎只是着急他太久没来一样。周泽楷看着两人说了几句话就进了宾馆,又直到楼下彻底没人,才离开了窗口。

明天就要开始了。

他走到宾馆的镜子前,看着里面的那个人影,就像面对着镜头和荧幕,面对着另一个自己一般。剧本开头的几句画外音早已经印在脑海里,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振动着微寒而潮湿的空气,就仿佛它并非从自己的唇齿之间传出:

“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永夜。*”

门口忽然传来了掌声。周泽楷惊回头去,看见某个刚才还在楼下的男人已经来到门口,轻轻鼓着掌。周泽楷感觉脸腾的一下就热了起来。

“念得很好。”

叶修,不知何时来到周泽楷房间的导演对着自己所挑选的主角点了点头,并不吝于一句真诚称赞。

“叶导。”

周泽楷叫了一声,连忙敛手站好,脸上热度仍然退不下去——好在他平时万年一张面瘫脸,并显不出什么脸红的表情来。

“我在走廊里碰见你家助理,发现你来了就过来打个招呼,”叶修随手指了指身后,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家小助理正跟在叶修身后,一脸“老大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练台词”的窘迫。不过叶修却显得相当随和,甚至是熟稔了:“挺好的。我之前就担心你进入状态慢,现在看起来完全没问题。”

周泽楷知道叶修在说什么。他去参加试镜的时候,第一次没有发挥好——虽然外人可能看不出来,没硬伤没念错台词,但是他自己知道不行。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演员也就认栽了。如果真的和导演关系特别铁,或者投资商那边有塞钱,或者胆子特别大,可以试试要第二次机会。但是周泽楷不符合以上三条中任一条件。他站在原地,听着负责试镜的副导演说“回去等通知的时候”的时候,或者是那懊丧的情绪太严重,他竟然破天荒请求了第二次试镜机会。

“能不能……重来一次。”

然后叶修便抬头看他。男人之前一直只是埋着头在本子上写写写,这时候却抬起头。周泽楷不避不让地望回去,对于他要得到这个角色的决心不加一点遮掩。

一边的制作人显然是有些不耐。

“这不合规矩。”

叶修在国外得过不少奖,在国内也算是票房的一面旗帜,他的新剧多少人盯着准备往里塞人,这大家都是知道的。偏偏他又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从来不接受别人给他塞人,为此还和老东家嘉世撕过一回——那一次大战也算惊心动地,娱乐小报光靠这次事件就足足排了一个月的版面。后来他彻底跳槽,离了老东家之后不但没有日薄西山反而蒸蒸日上了,大家一边心里恨一边也只能说个服字。因此这次制作人也不敢硬怼,只能期望自家小鲜肉争气拿下角色,因此看周泽楷怎么来怎么不顺眼——一个偶像出身的能有什么素质什么演技?第一次试镜效果也没多好,他真希望这家伙赶紧识趣走掉。

屋里令人僵硬的气氛好像没有尽头一般。然而叶修轻轻松松就点了头:

“再来一次吧。”

“叶导,这对其他的演员不公平。”制作人说,非常大义凛然的样子,“您这试镜一直以来都讲究公平公正,看的就是这一次的表演,除非您给别人也都给两次机会……”

叶修点点头。

“当然,要公平嘛……”他翻了翻手边的材料,直接抽出一张纸,“这是新的场景。一句台词,同样是你试镜的这个人物。给你一分钟准备,就在这里准备。”

这条件其实是很苛刻的。制作人看到这样,也心平气和坐了回去——他并不觉得周泽楷能通过这样的考验。

周泽楷上前一步接过了那张纸。不知为什么,他并不觉得这是刁难,反而让他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但是当他去读台词的时候他发现这是剧中的主角试图引起想要接近的教授注意的一段。台词虽然很长,并有不少专业台词,但是情绪却较为平缓,某种意义上也更为好演。叶修似乎是想要测试他作为演员的基本功一般而挑选了这长长的台词。但是……周泽楷脑中飞速闪过很多念头,而在一分钟之后,他放下了手中的台词。

现在他是那个年轻的学生——聪明,内向,带一点赧然和羞涩。这一切都是他的伪装,他用以达成企图的外壳。他坐在椅子上,就像坐在女主角的讨论会上一样:

“我觉得刚才那位同学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他忽略了引力时间膨胀的效应。在较低势能的引力场中时间会过得更慢,这一点已经通过观测器在远地行星的降落上得以证实,而这种时间膨胀虽然是相对的,但在实际应用中却对观测系存在意义。如果将这一点应用在我们讨论的场景中,就会产生一个非常简单却又关键的问题。抱歉,我想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很明显了。这令整个实验都失去了意义……”他说着,略低一下头,然后才重新抬起眼睛,就像越过了并不存在的学生而看到坐在讲台上的那位教授一样,“我们的时间将流逝得太快。”

然后世界渐渐明晰起来。虚拟的场景消失了,那个面目不清的教授也消失了,叶修坐在原地看着他。周泽楷一时判断不出男人的表情代表什么:是他通过了试镜,还是别的什么?

“很好。”这一回是叶修先点了头,“我们会再通知你的。”

周泽楷走出试镜会场的时候经纪人迎上来问他怎么样。他摇一摇头,说不知道。经纪人安慰他别伤心,又和他说听来的小道消息——某某公司这次投入多少钱,就为了给他们家的小鲜肉争一个好的角色之类之类;又说就算这次失败也没关系,公司那边会有更好的资源的……周泽楷照例静静地听他说,直到上了车之后才说:“叶修很公平。”

“公平?现在这个圈子里还有几个人是真正的公平。就算叶修挑人也是有倾向的。他喜欢那种没什么经验的小演员,片酬少,能按着他的想法走。你这样的,根本不在对方的考虑范围之内。”

周泽楷于是不再说什么了。这是他坚持参加的试镜,因此也必然自己接受这试镜的后果。——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最终接到的却是请他出演《永夜》男主角的电话。

然后他便在这里了。

而现下这个叶修看起来和那天试镜的时候一点也不一样。没有评判的眼光,也没有名导的架子,就好像两人是关系亲密的朋友一样。外界传言中多少有点不合群并恃才傲物的导演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稍微站在屋里聊了几句,他就直接拉了周泽楷去楼下餐厅吃饭,说是要好好和主演交流交流。

“苏前辈……”

周泽楷一边被他带着走一边问。

“沐橙和我太熟啦,我都不给她讲戏,怕把她带偏了,这次她更是自己闭关去了,说是开拍前都不见我。”叶修谈起苏沐橙的口气更熟稔,周泽楷心中一动,对之前听到的两人关系的传言有了几分估量。叶修似乎也不在意这点,到了餐厅和周泽楷随便选了个靠窗的座位——这边剧组常来常往,倒也无需担心什么。

外面天仍阴云密布,一切都笼在一层灰色中。叶修坐下时候望了一眼外面:“晚上大概还得下雨。”

周泽楷点一点头。

“第一次演电影,紧张吗?”

周泽楷又点头。

叶修打量他片刻,笑了:“你是真的不喜欢说话。怎么想到要演戏呢?”

周泽楷说不清楚。他踏入这个圈子的原因本来就有一部分机缘巧合在里面,很难说是多么命中注定,而硬要从中找出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来讲,却也不好意思坦然直言,于是沉默半天才说出三个字来:“不一样。”

叶修又笑。周泽楷发现男人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眼睛弯起来,带一点细纹,让人觉得很温暖的那种笑容。他过于认真研究对方的笑容,以至于漏掉了前半句话:

“……其实你的外形是最合适的。”

周泽楷有些讶异地睁大眼。

“我?”

“一般来说,选电影演员不应该选太帅的,比起‘帅’来讲更看重的是具有特点,这点你不合格……”叶修说着,拎起服务员刚刚送来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顺手将周泽楷面前的杯子也满上。周泽楷动作慢了一步只好端端正正坐在原地,有点拘谨得活像个聆听老师教诲的小学生。叶修看他这样更觉得有趣,也就继续说了下去:“但是这个角色不一样。你是怎么想的?”

周泽楷忽然意识到这就多少有点提问的意思了。

“我觉得……男主角有两张面孔。一张是用来欺骗的,一张是真实的面孔。欺骗的时候,他是个普通的值得信赖的学生……但是真实的他是很冷淡的。没有心。”

“普通的值得信赖的学生……”叶修重复了一遍,又说,“试镜的那个时候很有意思。之前也有人演了一样的段落,但是他演的学生很意气风发,很有野心,是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不过你的诠释方法完全不同,是一个有点谨慎的……对于自己的外貌条件一无所知的学生。为什么那样去做?”

周泽楷想了半天才挤出一个短短的总结:“因为……觉得更合适。”

“我觉得那样很好。前后会有更大的反差:之前的谨慎和羞涩,揭开真相之后的无情。你是考虑到这点了吗?”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那时候他只看到剧情的梗概,但在心中却已经朦朦胧胧生成一个印象。而在他从叶修手中拿到那页台词的时候,这印象骤然清晰起来——那个角色似乎就在他面前了。

“很好。”叶修点了点头,不知第几次地称赞了他,“你比我想象的更有天分。我简直盼着明天快点来了。”

周泽楷抬头看着叶修,之前那种拘谨一瞬间都不知道去了哪儿。然后,就像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不礼貌的事情一样,他轻轻点了点头,重新变回那个过分听话的学生。

叶修没再说话,在心中将自己新找的这个主角划在了“有意思”一栏里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