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恋歌

柔软的绸布绑在他眼睛上。视觉上的遮挡,似乎让身体其余的神经加倍敏感了起来,就连爱人唇舌在身体上的逡巡都变得如此令人不可忍耐。

叶修觉得口干舌燥。他难耐地挺了挺腰,用已经坚硬起来的那处磨蹭着对方,想要传达些羞于出口的暗示。

偏偏周泽楷耐心太好了。

他的牙齿轻轻磨着叶修的乳首,温暖的手掌沿着他的脊背游动,若即若离的触感反而在皮肤上激起连串细小火花——叶修觉得难言的酥麻沿着脊椎一路延烧,将理智都搅成一团模模糊糊的云雾。他举起手,却是到一半的时候就落在周泽楷的头上,修长的手指和对方的发丝纠结在一起,像是推拒又像是催促。

周泽楷这之后总算放过他这一边的乳首,偏偏并没有像叶修预料的那样往下而去照顾一下重点部位,而是又抬起身来,在叶修唇上亲了一下。

“别着急。”

青年说,言语中带着藏得很深的笑意。

“这是回礼。”

 

 

所以事情还要从三天前周泽楷来到B市说起。

好容易到了冬休期,今年又恰逢U21因为更换赞助商而大幅更改比赛日程,周泽楷和叶修这两个大忙人总算又能多几天空闲聚上一聚了。但毕竟叶修还得天天坐班,于是最后便是周泽楷买了高铁车票跑来。

两人好了这些年,关系如胶似漆不退反进,更是登门拜访了两边家长,恋爱关系已经是过了明路,简直已经毫无后顾之忧。虽然考虑到电子竞技在青少年群体里的影响,两人仍然维持着私下的关系,并没有高调行事,但两边队里基本也已经都知道了。按理说,这样的组合会让人觉得大吃一惊甚至不好接受。但几乎所有人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就也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事情相当合理了。

“毕竟那可是叶修和周泽楷哎。”

方锐叹着气说,就好像这句话就能解释一切一般。

事实上是周泽楷和叶修两人也并不觉得这恋爱有什么特别和奇怪。长年聚少离多,却好像给了爱情一份保鲜许可,就好像谈了这些年恋爱、两人却还在热恋期一样,微信里的对话简直黏糊到没眼看的地步。当然,这种闪瞎别人狗眼的状况,俩人自身是丝毫没感觉的。如果真要去问叶修两人关系怎么能维持得这么好,大概也只会得到一个惊讶的眼神,说:“……还好吧?”而周泽楷只会用不知所以的眼光看回来,点一点头,说:“嗯。”

这大概就属于天生一对了。

总之那天叶修请了个假,中午就跑去火车站接人了——反正年前单位的任务只剩下写总结写总结和写总结,叶大领队实在对这种文书工作提不起劲,好容易能找个由头自然是翘班去接男朋友啦。

周泽楷看见他很高兴,眼睛都亮了起来,脸上笑得比他拍广告的时候还甜蜜。叶修目眩片刻,好歹也有了些抵抗力,一把将恋人围巾拉起来遮住半张脸:“先撤退先撤退,你忘了上次被粉丝认出来?”

“今天不是比赛期。”

周泽楷实事求是——上次他们两个可是在比赛之后在街上走才被热情的荣耀粉丝认出来,握手合影签名之后还险些因为发的微博招来其他粉丝围观——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小狼狈。不过总体而言,这边是火车站又已经进入冬休期了,被认出来的可能性应该——

周泽楷在注意到迎面过来的几个女生的眼神之后蓦然一惊,顿时不敢继续铁齿赶紧跟着叶修溜边走了。

 

最后两人还是打车回了叶修的住处。虽然B市向来是二环停车场三环堵成狗的节奏,好在大中午的时候也并没那么凄惨。周泽楷一边将行李放好,一边问叶修:“中午吃什么?”

“在家做还是出去吃?”叶修反问。

周泽楷眨眨眼:“做什么?”——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出去解决的时候多,要不然就是吃食堂,说起来他还真没怎么吃过叶修做的饭。

“你先去洗澡,我来做就好。”

叶修说着往身上套围裙。周泽楷走过去帮他把围裙系好,顺便又在恋人唇角偷了个吻才去浴室。叶修最近这一年都被家里太后勒令自己做饭不准外食,甚至还要时时过来检查、大有“你不好好做饭我就收回外出居住许可”的意思,一来二去倒也真能做点菜了。他在这边架势拉开,切菜剁肉倒也行云流水,很快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就出锅了,又开始继续炒木须肉,炒到一半的时候厨房门开了,然后一个还带着水汽的身体就这么从后面抱了过来:“叶修。”

叶修瞥他一眼:“也不怕弄一头油烟?”

周泽楷什么也不说,就是手上这么搂着他看他炒菜,看了一会儿才说:“香。”

“很简单的。”叶修倒也不居功。

“……下次我也试试。”周泽楷说。他头上就顶了一条毛巾便出来了,头发也没全擦干,湿漉漉地落在叶修肩颈处,还险些在他探头看菜的时候滴答到锅里,最终被忍无可忍的叶大领队推开了:“先去擦头发!”

周泽楷只好出去等吃的了。

不能指望叶修做的家常菜多么惊为天人,然而周泽楷还是抱着碗吃得很快。两人吃完了饭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跑到厅里沙发上看电视,然而似乎也并没有真的看进去什么,叶修本来是和周泽楷并肩坐在沙发上,也不知怎么慢慢就靠在一起,等到叶修发现的时候,基本已经是半躺在周泽楷身上任由对方顺毛的状态了。

……这可是实在有点腐化堕落啊。

叶修也不知怎么就忽然闪过这个念头。偏偏周泽楷的手很温暖,屋里的暖气很舒适,就连电视里的声音也变得柔和而遥远,像是一团柔和的云雾那样包裹着他。“困了就睡吧。”

“不困。”虽然这么说着,他的眼睛还是合上了一半。

周泽楷轻声笑了一下,低着头在叶修耳边说了些什么。

叶修挑了挑眉:“上次不开心吗?”

“开心。”周泽楷声音极柔和。

叶修多少有些促狭地眨了眨眼:“那就也多少回馈我一下呗?”

 

事实上这句话他说完也就忘记了。周泽楷过来第三天正好是周五,特地趁叶修去上班的时候准备了晚饭——他做饭的手艺还没有叶修好,就直接外卖回来装盘了,还特地要了发泡的葡萄汁饮料,看上去颜色和红酒没差多少。

“小周你是准备把我灌醉了再料理吗?”

“没有酒精。”周泽楷说。

可惜俩人都没发现这饮料买的时候拿错成了低酒精含量的那一种。叶修酒量经过这些年的锻炼略略见长,可惜也不过和叶秋差不多,一杯饮料下去虽然没醉,也晕乎乎地躺在沙发上。周泽楷似乎有点纠结:“……我本来准备了节目的。”

叶修也没反应过来这个节目指的是什么。他有些头晕,可意外地并不困,反而是心里轻飘飘的。他因为燥热伸手下意识扯动着领口,舌头舔过干燥的嘴唇,却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眯起了眼睛。

“小周。”

他喊一声。

“水……?”

坚硬的玻璃杯递了过来,他就着恋人的手喝了口水,然而心里仿佛还是有把火慢慢烧着,总落不到实处一般。

“小周。”

他叫着,伸手握住恋人的手,仰起脸看着他。周泽楷似乎脸也红了,自己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将水渡了过来。

水杯落下去,沿着沙发前的小地毯滚开了。

两人谁也没在意。

 

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叶修喘息着,手指更深地插入周泽楷的头发。而恋人似乎是要将水磨工夫做透做彻,唇舌细细舔舐过他的锁骨,那般靠近要害的所在在视觉被暂时剥夺的情况下这般亲昵地凑近,竟然生些许危险的错觉。这种倒错的感觉混合着酒精的欣快感,全都成为为无法餍足的情欲添砖加瓦的柴火,将那一点欲火烧得更旺,偏偏唯一能够救火的那杯水并不肯痛痛快快倾倒下来——周泽楷似乎决定已经玩弄够了这里,慢慢支起身子,唇舌一路旖旎地向下游曳而去,将叶修的身体逼得阵阵颤抖,最终才在恋人高高翘起的性器顶端轻轻印下一个亲吻。

叶修觉得自家的小周真的变坏心了。他喘着气正想说什么,周泽楷已经将他的那里含了进去。

叶修这下算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两人之前不是没做过口活,但这一次,似乎前戏真的是够长够久,光是被周泽楷这么吮吸着叶修就有种将要登顶的错觉,脑海里甚至已经闪过一片空白不知天南地北。可叹周泽楷这次真是认准了要好好“回报”,不但没有加紧抚慰反而慢下速度,舌尖沿着柱身勾勒来回才肯继续含弄伺候,做到一半甚至短暂抽身而去。叶修好容易喘息均匀正想问人怎么走掉了,就感到一股沁凉重新裹住了自己的性器,冰凉的水和温柔的唇齿混合着,两种极端相异的感受简直让叶修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他还没从这奇异的感触中挣脱出来,偏偏周泽楷改弦更张,含了温热的水吞吐下来——这般刺激下来,那处不仅不见疲软,反而竖立得更加活泼,叶修觉得自己简直是相当克制才没试图在恋人的口中进得更深——他知道那样会不舒服,甚至也觉得要在合适的时候赶紧才退出——,偏偏等到周泽楷一次用力的吮吸之后,绷得紧紧的弦啪的就断了。

叶修脑子空白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举手推开绑在脸上的丝巾,眨了眨眼,重新恢复清晰的视野才映出周泽楷举手擦去唇边白浊的样子。

“……喏。”叶修想爬起来,可惜真是浑身酸软,只好随意举了举丝巾,“用这个。”

周泽楷笑了笑:“不脏的。”

叶修觉得自己这张老脸都要烧起来了——尤其是在周泽楷真的就这么将那点痕迹舔下去了之后。老天啊简直没眼看,叶修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不把丝巾摘下来呢——

“那我继续了?”

周泽楷轻声说,暗示性地用自己的坚挺向前顶了顶。叶修极大度地招手——总不能被服侍好了就不管对方吧?

周泽楷于是便帮着叶修翻了个身,修长的手指潜进后面柔软的孔穴。

“每次,都又变得这么紧呢。”

话语的气息切近地在背脊之上浮动着。叶修转回半个头,一般是虚张声势地说:“还说还说!光说不做!”

“不会不做的。”

周泽楷极其认真,手指的数目却在慢慢地加添。刚刚经过高潮便连那处也变得柔软,叶修不愿承认自己竟从这样温柔的开拓中间得到快感,偏偏那过了不应期重新抬起头的小叶修骗不过人。周泽楷却不会忽略恋人这样的变化,另一只本来玩弄着囊袋和会阴的手便重新握住了对方湿漉漉的性器。

“喜欢吗?”

“……小周你……你今天话特别多啊!”

周泽楷的笑容加深了些。他觉得叶修在床上的时候特别可爱——当然平日的恋人也很好很温柔,可是这时候被逗得着急起来的叶修却让他生出了类似于“这样的恋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混杂了自豪感和占有欲的奇妙感情。喜欢这个人的心情,每一次都觉得不可能更多了,可是下一刻自己的心情却又将原先设定的界限推翻——怎么可以这么喜欢。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即使日常的相处就好像亲人那般亲昵,到了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克制不住地、想要占有。

“我想进去……”

他俯下身,在叶修的耳边说。叶修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身子暗示性地向后迎了上来。

于是周泽楷撤出了手指,一边戴上安全套一边挤进更多的润滑液去。比起前面漫长过分的前戏,现下的开拓反而不够充分了,可是他等不了了。他想就这样进去,插入、占有面前的人,就好像这样,对方就完完全全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即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进去的过程有些困难。叶修身体变得僵硬起来,本来勃起的性器也可怜地萎靡下去。周泽楷也被他夹得动弹不得。两人其实之前已经磨合得很好,彼此都深知对方的节奏和底线,上一次这样还甚至是两年多他们彼此还对对方的身体不那么熟稔的时候,周泽楷懊恼极了,说了声“抱歉”就想出来。

可是叶修拉住他。

“没事。”他说着,尽量放松身体,“你看,慢慢就好了……”

周泽楷眼睛里忽然有点点热。他慢慢地,随着叶修的节奏摆动着身体,感觉到两人的身体在这样极尽亲密的接触之间、如同调和了旋律的弦乐器那样应和着、颤抖着,发出悦耳柔和的调子来。好了吗?他确认着,而叶修则更深地纳入了他。

进来吧。

叶修说了,也许没有说。

我是你的。

恋爱竟能如此地改变两个人。它将两个本来截然相异的人的命运连接在一起,用琐碎的日常塑造他们,用长久或短暂的分离考验他们,将一切的相似和不同参差地交错着又平等地返给两个人。在恋爱之前谁也说不出恋爱是什么样子,但就算那些深深地彼此相爱的恋人们,也并不知道自己的恋爱究竟该如何形容。

对于叶修,对于周泽楷,这似乎就是潜移默化却又必然到来的必然。

至少在这一刻——在他们以人和人之间所能达成的最为亲密的姿势所亲近着的那一刻,他们可以如此地确信,这两颗砰然跳动的心脏里面,都铭刻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最终的高潮到来之后两人又都懒在床上不想动。叶修刚翻了个身,就被某人一把从后面抱住——像抱一只大玩偶那样。叶修觉得有点淡淡地好笑——最近周泽楷好像总是喜欢这么抱着他。他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心里有什么一动。

“……小周。”

“嗯?”

“等你退役了之后,要不要……我们一起住?”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忽然才意识到叶修是在对他提出同居的邀请。

“虽然现在会做的菜还不够多,不过你也可以学点,我也可以学点,总不至于让家里人担心。”叶修开始一件件数起来,“现下的积蓄,无论在B市还是S市买房都可以出掉首付,就看你更喜欢哪个城市……”他想来想去,想不出更多的什么,就问周泽楷,“怎么样?”

周泽楷微笑地看着他。他自己都或许没有意识到的,那一点细小的不安已经消失无踪了。

“好。”

 

冬天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帘拖出一片橘红的温度。属于恋人的时间还正长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