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双城故事 中

3.

 

当然叶修首先还是来工作的而不是探亲的。一年刷新一次的超·稀有野图boss再次被轮回训练营诸君轮番围攻可惜依然屹立不倒,丢下一句“明年再来”就带着轮回队长吃饭去了,留下一堆萝卜苗们一边咬着手帕角嘤嘤嘤一边握着拳头立誓要发愤图强——如此描述虽然不能说完全确切,倒也有七八分神似。倒是轮回经理一早就在训练营门外等着,见到叶修出来了就问:“叶神,我们这些学员今年表现如何?”

“没有去年那么紧张,有几个小家伙打得真不错。”叶修说。

“那么U21今年的组队能不能透露一下?”经理笑笑。

“抱歉,一个是纪律不允许,一个是我们现在也并没有特别完善的方案。”叶修相当认真说。

轮回经理也相当善解人意,顺着台阶就下来了:“当然当然,一切都要以国家队的需要为需要嘛。叶神,一会儿一起吃饭总没关系吧?”

“我还赶着去H市,恐怕不太方便。”叶修推辞。

“早一天晚一天,关系不大。H市也并不远,你今天留在我们轮回俱乐部住一天,明天一早我们正好送你到H市啊。”

“前辈……”周泽楷这时候也开口了,却并没有像经理预想那样是为自己帮腔,“时间很紧。”

轮回经理都无奈了,心想队长啊你怎么拆我们自家台呢?反而是叶修笑了笑,说:“这样吧,经理您这么盛情邀请,我也不好意思不近人情。咱们今天也算难得,稍微聚一下,明天我一早搭火车去H市,可千万不要送了。”

周泽楷抿了一下嘴,看着叶修。然而对方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勉强的意思,他才稍微放下了些心。轮回经理笑了笑:“叶神客气。那好说,我们今天晚上就去对面的那家沪菜,点几个小菜聚一聚。联盟没有了叶神的身影,我们也是寂寞得很啊!”

“您可太客气了。”叶修笑着,又寒暄了几句,才被经理和周泽楷带去宿舍。这时候离晚饭还有些许时候,经理说着去叫人就从宿舍离开了,留下叶修和周泽楷两人在屋里。

周泽楷不无担心:“没关系吗?”

“没关系,本来也准备在S市留一天。现在我到俱乐部,鲜少逃得过请客,只希望别太铺陈。”叶修说着又笑了一下,“小周不希望我多留一天吗?”

周泽楷摇头。

现在屋里就剩下他和叶修两个人,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更加紧张了起来,不知道是就这么继续站着,还是顺势坐在叶修身边更好一点。反而是叶修先拍了拍床边:“不坐吗?”

周泽楷于是坐了下来。另一个人的体温一瞬间变得如此切近,他听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地在耳边响了起来。说点什么?这可实在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周泽楷一面绞尽脑汁,一面不免想起中午被叶修拿走的那只一枪穿云和落在嘴角的那个轻吻,更是觉得面颊发烫,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叶修倒是想起什么似的,问:

“……今年的全明星是谁举办来着?”

“蓝雨。”

“G市啊……看来要早一点订机票和旅馆。”

周泽楷点了点头,说:“我去找你。”

“能跑出来?”

“……大概。”

“别勉强啊。”叶修说,有些故意地凑到自家恋人的耳边,“就这样,我过去找你不也不错?”

周泽楷的耳朵肉眼可见地变红了。叶修心里刚升起某种调戏得手的愉悦,就见周泽楷转过头,极其认真地盯着他。

……过分了?

叶修心里难得地冒出了点反省的念头,青年就带着某种不容拒绝的气势、接近了过来。

和周泽楷那平常似乎腼腆得过分的性格不同,一旦青年决定要做什么事情,其行动力是就连叶修也略逊一筹的。一个亲吻从见面那一刻酝酿到了现在,自唇齿相接的那一刻就有些许星火燎原的态势——周泽楷那修长的手指和他交缠在一起,而职业选手那保护手部的本能让他使不出半分推拒的力气,舌叶强硬地闯过齿关迫使对方随之起舞,偏这种几近鲁莽的行动却最直接地勾起深藏的情火,一路在延烧过两具发热的躯体,就仿佛非更为迫切的亲近不能熄灭一般——

偏偏外面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小周,叶神,东西放好了吗?”

俩人乍然分开,就连叶修这种脸皮足够厚的家伙脸上也不由得有些过分涨红。

“好了,就来。”

他说着站起身来多少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扯了扯衣服,回过头看周泽楷简直将羞愧不好意思欲求不满等等诸般情绪清清楚楚写在脸上,迎上他目光,脸似乎又红了一点。

叶修心里像被小狗爪子爬过一样,矮身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周泽楷眨了眨眼,还想说什么,倒是叶修已经先一步闪身出了门。

……那就等晚上吧。

周泽楷用手背贴了一下脸,还有点发热。他朝镜子里瞥了一眼,确定这样看起来没什么异样,才跟着走出了宿舍。

 

毕竟还在赛季中间,除了轮回经理、领队、公关等工作人员之外,来作陪的选手只有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人而已——周泽楷身为队长,这种场合必然出席,当年叶修来卖技能点攻略,他虽然对买卖谈判插不上嘴也照样在场;然而,席上负责敬果汁的工作主要还是交给了副队长江波涛和轮回经理。好在有“职业选手”这个大前提在,桌上一点酒精没出现,叶修暗暗点了三十二个赞。之前话说在前头,轮回经理也没再问U21联赛的事情,倒是侃起了外国的职业联赛:

“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我们这几个人去欧洲那边取了趟经,观摩了一下人家的职业联赛。”

“网上虽然也有视频,但肯定气氛不如现场了。”

“确实是,那边的全息投影设备刚更新过一轮,现场效果和目前国内场地还是不在一个等级上。”轮回经理感叹,“不过要说起技战术层面,倒感觉我们这边的选手还强一点。”

“如果以轮回作为参照物,那标准可稍微有点高啊。”叶修笑。

“叶神谬赞。”轮回经理说,“不过,自从三零一将白庶介绍进来之后,许多战队也开始蠢蠢欲动,像我们出动得就已经算是晚了。”

叶修点了点头:“您是说国内联赛引进外援制度?现在联盟也在讨论这件事。”

“对于很多战队来说,是增强战力的捷径。”轮回领队也加进讨论中,“怎么说呢,风险和可能性并存吧。……”

在座的众人都是在荣耀这个游戏圈子中工作多年的人了,于是从外援的可能性谈到一众外国选手,又提起第二届世邀赛和将要到来的U21……这么热热闹闹地讨论下来,真正散场也将近十点了。经理一边将叶修送到宿舍门口,一边问:“没想到今天聊得这么晚,没耽误叶神明天的行程吧?要不我明天还是……”

“不用麻烦啦,毕竟H市离得近,轮回离车站打车也没多远。”叶修笑着谢过轮回经理的好意,又客套了几句才转身进了屋。

这间屋子倒也正是他上次来的那一间,果然是轮回俱乐部特地空出来的。叶修四处看了一圈,不免想起去年备战U21时候的事情,一切清晰得都好像昨天一样,可现在——怎么说?要说“物是人非”好像也怪怪的。

叶修没再继续费神,拎了毛巾先洗了个澡。换好睡衣刚拎起吹风机,就听见门上轻轻响了两声。

果然便是周泽楷。

青年显然也已经洗漱完毕,换了宽松的家居服,头发蓬松地盖着额头,看起来和平日似乎更加不同,叶修忍不住一直看着。周泽楷反手将门带上,眨了眨眼睛,朝叶修伸出手:“我来吧。”

“啊?”

“头发,不吹干会感冒。”青年极其认真地说,接过了叶修手中的吹风机,拉恋人坐到床头,“我帮你。”

……糟糕。

叶修满脑子就剩下这么两个大字,简直就和被吹风机热风吹糊了一样,就连周泽楷问他“热不热”的时候也没真正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头部其实是相当敏感的区域。周泽楷修长的手指插入略长的短发,灵巧地翻动着,柔软的指尖如同在舞蹈一般,若即若离地按摩着,那感觉简直如同有细小的电流在头皮上炸开一样。叶修觉得自己全身都僵硬了,那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一路沿着背脊爬下去,叫某个地方开始精神抖擞起来——

“叶修。”

周泽楷忽然在他耳边轻声说。叶修后知后觉地注意到吹风机已经关了,青年炽热的身体正贴在他的身后。那细微的气息此时仿佛无数倍地扩大起来。

“我很想你。”

素来沉默寡言的青年从来不会过多地遮掩自己的想法。叶修转过头,和周泽楷毫无遮掩地对视着。青年抿了抿嘴,似乎还为了找什么词句来表达自己现下的情感绞尽脑汁,而叶修已经侧过头去,吻上了他。

“……笨蛋。”

一吻结束,还有点气喘吁吁的领队大人低声说,“这时候不用说,做就可以了。”

 

周泽楷的手很灵巧。

即使是早就知道的事实,叶修却以一种从未想过的方式切身体验着这一点。两个人的欲望彼此交叠着又被对方修长的手指合握着,这样奇异的感受汇作不断的快感火花在神经线上绽开。床头的灯还开着,暖黄的光就这么落在两人的头上,周泽楷脸上晕一层红,眼睛半垂着又被刘海遮下一层阴影,带着某种隐忍的表情意外地教叶修更加无法把持。他在喘息的间隙里凑过去亲吻对方,不断涌上的快感之中仿佛能够清晰听见两颗心脏的跳动——

结果就是他比平时更早丢盔弃甲,叶修自己都吓了一跳。周泽楷一僵,手指停了下来,无措地看过来,竟有点像无辜的小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对方那里还硬着。

叶修深呼吸了几下,说:“我帮你?”

“诶——”

周泽楷只发出半个音就自己捂住了嘴。叶修移身向下,在他来得及说什么之前,已经含住了青年仍然蓄势待发的那里。

周泽楷瞬间被炸出一片空白:切实的感触是一部分,而叶修正在替他咬这个事实本身则似乎更具冲击力。他的手指插进对方仍然带着余热的发丝中,随着对方头颅的上下移动而下意识地捉紧了手指,想要将自己更深地送入其中。叶修并不闪躲,直到周泽楷达到顶点也并未让开。

“有点浓啊。最近没做吗?”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恋人极其自然地伸出舌头舔去边上沾着的一点白浊。冲动、羞涩、爱怜和本能的占有欲交叠在胸口鼓动着,一瞬间他觉得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又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叶修倒是已经躺到他身边,伸手抚摸一下他的头发:“怎么了?”

周泽楷摇摇头,最终放弃了说些什么的打算,伸手环住叶修,将额头贴上了对方的。夜晚一下子变得过分安静了,安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彼此交缠。

在最后朦朦胧胧地睡过去之前,他只记得叶修又抚了抚他的头发。

 

4.

 

第二天周泽楷还是没能按预想的去送叶修:他本来想的是早晨请假一个小时再回来,不过年长的恋人显然不愿意耽误他的训练,拎上行李就打车走了。站在俱乐部门口片刻,周泽楷也收敛了心情回去训练,连叶修到了车站发来的那条“加油训练”的微信都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回了一个笑脸。

很稀罕地围观了一下之前从来不带手机的叶某人一边回微信一边笑容柔和到有点恶心的情况,魏琛和方锐已经大喊“狗眼!狗眼!”出门避难了,陈果捅了一下苏沐橙悄悄地说:“这家伙谈起恋爱来怎么这么不克制。”

“……别以为我听不见啊。”

“怎么样,”苏沐橙笑眯眯地问,“现在还挺好的?”

“那当然,有什么不好的?”

陈果摇了摇头:“哎,我说你啊,异地恋多辛苦的一件事情啊,你怎么还这么吊儿郎当的?”

“辛苦……没怎么觉得啊。”叶修问,简直一脸浑然不知人间疾苦正直得教人想打他,“这不是有微信吗?”

陈果觉得这实在有点脱离常规,问题是,面前这家伙怎么看也和“孤单寂寞冷”几个形容词挨不上边。她稍微脑补了一下叶修感伤的样子,结果只能想起来这家伙各种欠揍各种犯贱各种若无其事……的表情。

什么伤感,我一定是想太多了。

陈果心中默默流泪,反而莫名其妙地升起了一种“长姐如母”的责任感,觉得怎么都得好好嘱咐这教人老大不省心的前队长几句:“叶修,别的时候你不正经就算了,问题是这女孩子心灵都比较脆弱,你还是得用点心,别光觉得每天发点微信就行了,生日的时候送送礼啊,还有花,没有女孩子不喜欢花的;你看这圣诞节不是又要到了,有没有计划啊?……”

叶修看了苏沐橙一眼,无奈道:“你怎么和陈果说的?”

“我就说你有对象了,”苏沐橙眨了眨眼,“是个美人。”

“……怎么回事?”陈果有点懵。

叶修呼了口气,说:“老板娘你说的都对,问题是,我对象是个男的。”

“哦。”陈果点了点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什么?”

“因为影响不太好所以暂时先保密吧,”叶修盘算一下,“等他退役之后再说。”

“等等,这世界变化有点快我先缓缓。”陈果觉得一阵头晕,也就没抓住叶修口中“退役”这种关键点,“所以你一直是……?”

“大概吧。”

“这事有大概吗?!”

“大概就是很自然地在一起了之后才察觉。”叶修说,压下了可能会更刺激陈果的后半句话——但是也可能,就是因为那个人是周泽楷。

 

最终陈果表示三观俱碎不能好了需要回去休养生息一会儿,屋里只剩下苏沐橙和叶修两人。叶修难得觉得有点过意不去,问:“老板娘没事吧?”

“没事。”苏沐橙说,“只是这件事我觉得还是你亲自告诉她比较好。”

“你说得对。”叶修点了点头,又问,“最近兴欣战绩还算稳定,今年季后赛怎么样?有没有向前的希望?”

“嗯,在进前八的基础上争取冠军。”苏沐橙说。作为一支黑马队伍,兴欣挺过了叶修离队的第一年,逐渐也成为人们认知中的一支劲旅。当然,荣耀的赛场上风云变幻,谁也没有确凿的把握说自己能够走多远,走到何处。

叶修点了点头。毕竟作为国家队的教练,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照料兴欣了,除了偶尔开个小号和公会的兄弟们砍砍Boss之外。然而,比起待了七年的嘉世,兴欣却更像是他的家——就算走得远了,亲人们也始终都在这里。

“不过,君莫笑不能上场,真是遗憾。”苏沐橙最终叹了口气,说。

叶修离队之后,君莫笑这张卡就交给了包荣兴,试图让包子以他的不按理出牌重新塑造一个新的散人。开始,在一些相对比较轻松的比赛中,包子版君莫笑还真是取得了不少制胜的先机;可惜,散人作为战斗角色实在是需要玩家对每一种职业游戏技能的熟谙于心,这是包荣兴还达不到的。随着比赛越来越激烈,君莫笑这个角色也就在无奈之下被束之高阁,更是渐渐从兴欣的战略中失去了原本的核心地位。虽然这也是苏沐橙做出的选择,然而,这张角色卡上承载的荣耀和梦想,又怎么能不让她感到惋惜和遗憾。

“散人快打,并不是那么容易再现的。”叶修叹了口气,“虽然特地指导过包子,不过,现在兴欣的阵营,并不会因为君莫笑更好,也不会因为它更差。”他说着,想起联盟中那个谣传了很久的传言——荣耀很快将要迎接一次真正的全篇更新,笑了一下,“说不定这样也正好。”

扯过君莫笑的话题,两人又聊了一会儿U21和明年世邀赛的各种安排。这时候陈果已经在楼下叫起来:“吃饭吃饭!都动起来动起来,今天我请客,咱们吃馆子去!”

“那么麻烦?叫外卖吧。”魏琛拖长了声。

“就是就是,晚上还看视频呢。”方锐笑嘻嘻地说。

“有人请客?那必须支持啊!”包子积极主动,等到叶修和苏沐橙出来的时候已经把乔一帆罗辑和安文逸都揪到楼底下了——再一看之前佯装不去的魏琛方锐相声二人组早已经站到俱乐部门口,就等着甩开膀子大吃一顿,陈果更是和唐柔联手把伍晨和关榕飞全都拉了出来,一行人浩浩荡荡奔着边上饭馆就去了。

虽然现在叶修已经不在队里很久了,可是大家一旦聚起来就像是回到了他们的第十赛季那样,插科打诨却也意气干云。伍晨去年年关上成家了,今年和媳妇开始备孕,眼看着喜讯在即,自然少不了大家一轮敬饮料。魏琛唉声叹气地说:“这一个两个都背叛我们的FFF团事业,叶修,你明年不会就抱你小孩回来串门了吧。不过,这异地恋啊,分得快,也许你明年就回归我们团部怀抱了。”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老魏你唱什么衰。”陈果连忙说,却也看了一眼叶修。

叶修一摊手:“我相信大家的心理素质,所以就实话实说了。”

“啥啊,这么神神秘秘的。”方锐嘀咕。

叶修心想这次回来真成出柜之旅了:“分手吗这是不会,不过孩子大概也没有。我找的是个男朋友。”

餐桌上气氛稍微凝固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重新闹腾开了,魏琛说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基佬,当年守着一屋子美女没半点意动,哼哼。乔一帆倒是很有点担心的样子问家里如何。包子倒是丝毫没什么变化,仍然嚷着要见大嫂,是骡子是马——后半句被罗辑按了回去。方锐感叹老叶啊你可真是不走寻常路,不过也是,就你这个性子,有几个女的受得了你?

叶修说:“怎么啦,我不温柔体贴吗?”

“体贴倒是体贴,”苏沐橙说,“可惜啊,一提起荣耀,你就什么都忘了。”

“是啊,开始真以为叶神就要和荣耀女神过一辈子了。”

这话一出,大家纷纷赞成。

叶修抓抓头发,倒也没有不好意思:“烦劳关心,我俩现在挺好,你们这些FFF团员还是自求多福吧。”

这话可实在AOE了,只能说主T功力至今不减,拉仇恨那是妥妥的。大家顿时表示不行不行赶紧罚酒,当年是选手不能喝现在还想喝雪碧凑合不成?叶修这下OT可了不得,最后真是半杯啤酒灌了下去,最终叶修是摇摇晃晃一路被人架着回上林苑的。

 

那天晚上叶修也朦朦胧胧地记不清楚了,大概半醉不醉的时候给手机通信记录里面那个始终浮在最上面的号码拨去了一通电话,第二天早晨起来看着微信记录老脸都红了。

小周:我也爱你:)

叶修想真是……好吧。他一手捂着发烫的脸颊,一手鬼使神差一般打上了几个字符:

么么哒=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