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双城故事 上

1.

 

即使回了B市两三年,叶修依然有点不适应故乡的气候。这里的天气不再潮湿,手背在冷风里吹久了就皴起来,喉咙干得冒火好像塞着什么棉絮,一旦暖气开起来厚衣服便穿不住。城里被密匝匝的大楼挤得满满,早晨起来挤地铁去上班,放眼望去,人人人人。

宅了许多年一朝回复上班族生活,叶修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这么丰富多彩。很多人(这里面还要包括父母和双胞胎弟弟)都觉得他没法习惯朝九晚五的作息,但目前为止,他适应良好。或者是人真的有抗压性和可塑性,又或者,天天上班下班并不比在电脑前面为一场将要到来的比赛殚精竭虑来得更加辛苦。他随着人群游出地铁站口,走过长长的地下通道穿过混杂着早点香气和叫卖声的路口,和千百白领一起散进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里面,坐电梯,上楼,办公室玻璃门上钉着崭新的牌子:国家电子竞技中心国际拓展部。

他进门的时候同屋的同事咳嗽一下:“叶神你又迟到了五分钟啊!”

“路上堵车来着,你有没有给我打卡?”叶修连忙道。

“打了打了,我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吗?”小吕说。

“好人,中午请你。”叶修顺手发卡,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给各战队的邀请函已经送出去了吗?”随着冬日到来,新一年的U21世界青年荣耀挑战赛选拔已经蓄势待发,不过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的选拔似乎会更加容易——至少去年青年队闯下了相当不错的战绩,事先所担心的训练生跳槽或提薪要求也并没有发生,相对双赢的回馈之下,赛后各家俱乐部纷纷表态愿意让自己的年轻选手多多参加这等国际赛事。

“昨天全发完了,估计一个礼拜之内各家俱乐部就会把名单送上来。”小吕说,“不过,具体训练营的时间大概还是要到了冬休才能开始。”

叶修往椅子上一靠,习惯性地摸烟然后才想起最近继续被家人勒令戒烟,只好捞出薄荷糖含进嘴里,盘算了一下日期和行程:“咱们电竞中心最近没什么大会吧?我准备还是下去各家训练营里看看。”

小吕有点惊讶:“不用了吧?去年头一年,毕竟难了点,今年你还去,未免太辛苦了吧,而且……”他没说完,潜台词是这样提供了名单的俱乐部会不会不太乐意?

“你注意到了今年的规则变化吗?以国家为单位,但推选队伍可以有两支。”叶修点了点桌子上的邀请函,“一支中规中矩,一支可以剑走偏锋嘛。”

小吕自然知道兴欣网吧队的传说——连那么一支杂牌军都能让叶修带到联盟第一,谁知道U21的选拔能不能出现奇迹?——当即信了七分,还有三分半信半疑:“叶神,你不是坐办公室坐烦了找机会出去玩吧?”

叶修笑笑:“我说我去看我对象,你信?”

“得了,谁不知道您对象就住在电脑里啊,”小吕明显不信,想想又说,“您要去也行,给领导打个报告,我就留守了,省得咱们国际部本来就没人,再唱了空城计,头头们还不急死。”

“小吕,靠谱!”给对方点了个赞,叶修打开电脑开始码请假报告。

——他固然是要去看一看训练营里面有没有那些不会被推荐的、“不合规格的”新人,但是有一句话,他也并没有骗人。

那就是他确实是要去看他的对象。

 

 

那一天叶修交了请假报告,又和小吕一起拟了初步的训练营行程备案。一年多下来,这种之前从来不用他费心的文书工作现在也做得越来越熟练了,今昔对比,简直有种整个人文化水平都提高了的错觉。他家老爷子现在倒是不急他工作了,开始天天催他读在职,叶修一脑门子官司,索性搬出来住——他平时闲,到了比赛期忙得北都不知道在哪儿,真没办法去读什么学位。他家太后历来不插手父子之间的“内战”,只是叮嘱叶修一句:如果抽检卫生不合格,立刻卷铺盖搬回来。

于是叶修长期搁置的个人内务能力再度得到了长期发挥——小时候他和叶秋可是连被子都叠豆腐块的。再怎么说出来住也比在家里方便,尤其是,现在他还处于暂时不宜公布的恋爱状态中。毕竟,从去年夏天开始到现在,他和轮回的队长周泽楷成为正式的恋人,也有了小半年的时间。

一个人单身了三十年眼看已经拿到大贤者名头,忽然一下子背叛FFF团的怀抱投身每年情人节被烧的行列,这事实似乎多少有些难以习惯。然而恋爱这件事情,大多是和风沐雨润物细无声,当你发觉有什么不一样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泥足深陷积重难返……

叶修靠在挤满了人的地铁里胡思乱想,此时口袋里手机一振,他摸出来,看见微信上正浮出一条信息:

小周:前辈下班了吗?:)

正在地铁上。

他回复过去。

我今天过去训练营那边了。今年轮回有个不错的新苗子。

期待。

叶修本来想说自己过几天大概要过去,但一转念,还是没有发送,转而问:

你们那边几度了?

今天有点降温,不过还用不到毛衣。B市呢?

得加大衣,不过地铁里真是热啊……

小心感冒。

你也注意一下屋里的空调,可别再坏了。

这条发过去之后,对面的回复奇异地凝滞了片刻,然后周泽楷才继续发微信:

我现在特别期待打微草或者义斩的客场。

即使是在地铁里,叶修也不由自主地翘起了嘴角。周泽楷平时话少,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刻从来都是直球投手。一好球,他想。

 

不过叶修还是耍了个小心眼。他没说自己要去各地训练营的事情。

 

 

 

2.

 

 

说起来,周泽楷也从过来没有过谈恋爱的经验——甚至,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连玩恋爱攻略游戏的经验都不多。初一上手就选择了Hard模式,真是可喜可贺。

偏偏和叶修这个同样不按理出牌的人在一起,俩人一开始甚至都并没有建立起来“谈恋爱”的自觉,虽然说过“我喜欢你”这种立Flag的台词也确乎得到了回应,但是两个人的交往很快便回落至日常状态:今天打个竞技场,明天偷偷抢个野图Boss用稀有材料来做装备(周泽楷是用不着,但是叶修还是准备好好养养他的小战法)……交往小半年,大概最像恋爱的举动就是周泽楷趁着客场打完皇风第二天休整的时候,偷偷溜出来和叶修看了场电影。

结果,没想到因为前一天有点累,见到喜欢的人心理上又太放松,周泽楷开场十五分钟之后就倒在叶修肩膀上睡着了。最后俩人睡成一团,被黑着脸的领座员摇醒请了出去:“两位,我们就要播下一场了。”

出来之后周泽楷坐在M记里多少有点两眼发直:怎么就睡着了呢?实在是……实在是……

正好叶修端了满满一托盘吃的回来,看见他的表情不由笑了,放下托盘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睡得挺好。”

周泽楷抿了抿嘴,样子简直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动物。叶修顺手拿起汉堡塞到他手里:“好啦,下次可以换一个时间,或者换个活动……你明天是怎么安排的?”

“自由活动,周一集合。”

“不一起回去吗?”

“请假了。”

叶修拿薯条的手势顿了一下:“那还有一整天啊。”

“嗯。”

“那要不要来我这边住?”

 

 

“……有没有人和我打赌,现在队长绝对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笑得多糟糕。”吕泊远小声吐槽。

“还用说吗,哎,沉浸在恋爱中的男人……”吴启双手一摊,“这三个月队内虐狗指数直线上升啊,杜明,你还挺得住不?”

周泽楷连忙咳嗽一声收敛表情。自从上次去B市请假那一次之后,轮回是没有一个不知道“周泽楷有了个在B市远距离恋爱的女朋友”这件事了。大家惊讶一阵子倒也没人觉得奇怪,毕竟周泽楷长相摆在这里,有妹子也是早晚的事情;比起过于耽于你侬我侬耽误训练,他们反倒担心队长这种完全没谈过恋爱的一不小心让妹子跑了呢。头顶“已婚人士”光环的方明华自然当仁不让,先在某一次午休找周泽楷谈了谈心:远距离恋爱嘛,这个,都是有点困难的,但是呢,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你女朋友黏人不?

周泽楷想了想叶修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带手机习惯,摇了摇头。

那……爱撒娇?

周泽楷打了个哆嗦,赶紧摇头。

平时工作忙吗?

忙起来挺忙的。

那平时主要是微信?QQ?

还有打游戏。

方明华琢磨了一下,这妹子八成也是个游戏宅。游戏宅相对来讲反而是他们比较hold得住的人群,方明华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加油。就算对方看起来没什么要求,该关心的也得关心。生日啊纪念日啊,设个提醒在手机里,千万别忘了,记得到时候寄礼物。

礼物?

你要是拿不准,就送花。

周泽楷脑补了一下叶修抱玫瑰的景象,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不过还是打开手机记事本把方明华的“过来人经验”依次记了下来。这么过了几个月,大家开始习惯了周泽楷没事的时候沉迷微信这件事,也不免拿周泽楷的恋爱开些善意的玩笑。毕竟再怎么说,谈恋爱总是件好事。

“不说这些,队长,”鄙视了一下两个乱说话的猪队友,杜明索性问,“你女朋友来不来S市?要是来了,怎么也得一起吃个饭吧?”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说:“嗯,有机会。”

“队长真是藏得太严了,”吕泊远说,“连张照片都不给看。”

“队长这叫保护隐私,懂吗,不懂别瞎说啊。”

作为万年不说话更遑论吐槽的那个,周泽楷第一次明白了槽多无口的感觉,连忙找了个借口端着空盘子从食堂溜走了。

其实周泽楷也考虑过找个恰当时间和队友们开诚布公一下自己的恋爱状况,但是想想万一搞不好刺激过大出现轮回全队比赛梦游的状态,周泽楷就觉得还是慎重考虑,妥善处理的好。

 

溜出去的周泽楷暂时没有直接回训练室:轮回下午的训练是从一点半开始。他摸出手机,在微信上发了个表情过去,不过叶修一时没有回复过来。他站在走廊上想了片刻,记起之前聊天时候提过两人都很感兴趣的游戏最近上市,而附近的游戏店只需要十五分钟便能来回。

于是周泽楷抓了件夹克、揣上钱包就走了出去,不忘带上棒球帽略作遮掩。那款游戏刚上市,铺货很多,周泽楷极顺利地买到了盘,结账的时候店员不忘推销:“荣耀新出的盒装扭蛋要不要来一份?今年新的冬季活动,说不定能抽到一枪穿云的。”

“……有君莫笑吗?”

店员多眨了几下眼睛:“不知道哦,虽然有隐藏但是我还没拆。”

周泽楷想了一下:“先抽两个。”

——事实上,并不是作为一枪穿云的操作者,你抽签的运气就会特别好。周泽楷拆出一只大漠孤烟又拆出一只夜雨声烦之后索性选了抱盒。店员将袋子递给他的时候笑了笑:“你还真是喜欢君莫笑啊。”

周泽楷“嗯”了一声,转身的时候脸上有些发热。

外面的天气极好,秋日的阳光如同金色的音符那样,透过广玉兰的叶片成串洒落下来,就仿佛连从不间断的车水马龙也因为这过于灿烂的阳光而放缓了速度与声音。周泽楷拎着袋子往俱乐部走着,忽然有人从后面叫他:

“小周?”

他回过头去。

手里拖着行李箱的叶修正站在他身后,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我开始还觉得自己看错了呢。”

周泽楷觉得自己似乎更应该产生如上感觉,然而比起惊讶,首先涌上心头的是纯然的喜悦:“你怎么来了?”

“来训练营里看看有没有落下的萝卜。我故意没告诉你,不过没想到在街上遇到。”叶修望向他手里拎的袋子,“去买游戏?”

“嗯。”周泽楷打开袋子给他看里面的游戏,后知后觉地发现未拆封的盒蛋也在里面。叶修也相当“善解人意”地注意到了这些:“哎,这个,不是联盟今年新作的那拨……?”说着他捞起来一个,“不介意我拆开看看吧。”

周泽楷怀着一种“事已至此”的心情默默点了点头。叶修打开纸盒,将里面的挂件倒了出来,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感谢锦鲤。”

……运气太好了。

周泽楷盯着在自己面前晃的那只一枪穿云,只剩下这五个字来回晃荡。

“你买这个为了收集?”叶修问。

“呃,不,”周泽楷一边回答一边接过叶修手里的空盒塞回袋子里,“就是……凑巧。”

“那这只给我如何?”

周泽楷的动作稍微僵了一下,片刻后才说:“不公平。”

“怎么?”已经将一枪穿云往手机上拴的叶修问。

“因为是我先想要君莫笑的。”

周泽楷低着头说。这句话简直近于撒娇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没错,那时候他还没意识到恋爱真的附赠在特定人物前智商减低的debuff)。

——下一刻,一点温暖落在他的唇角。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看见叶修难得有点发红的脸颊。

“咳咳。我们回去吧?”

金色的阳光轻松地从两人的肩头一路跳跃而下。他们肩并肩地朝向俱乐部走着,走着走着,两个人的影子就重叠在了一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