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 7.

7.Hidden Beneath

 

直到很久以后,叶修想起第十一赛季的那一年,还有种恍惚的感觉。说归到底,那是他自从有了荣耀联赛以来,第一次没有余暇关注联赛的比分和胜负——就算第八赛季中途离开联赛、第九赛季带着兴欣一路走挑战赛上来,他也时刻关注着常规赛的比分和几位老对手的表现。但是自从接下了U21青年赛的摊子,他的日程就密得几乎连根针都插不进去——全明星周末之前敲定名单好掐在新秀挑战赛之后公布入选名单,随后紧锣密鼓的集训、比赛种种更是让他忙得脚不沾地。尽管这群年轻选手的水平并不能完全和国家队前辈完全等而视之,无论是技战术水平还是心理成熟度都不一样,可是他们身上也确实存在着更大的进步和发展空间。

叶修靠着兴欣和国家队的经验,愣是一路带着这支队伍横冲直撞斩落了不少强队冲进决赛,一分惜败于韩国队之下——即使如此,也算是相当惹人注目的战绩了。赛后种种采访庆功宴各种总结后续自然不必说,最终叶修深更半夜在电竞中心办公室里咬着笔帽和一堆材料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被叶秋强行拉回家里禁止再回单位打地铺:“三十岁的人了你就作吧。”

“我最近小心得很,为了祖国的花骨朵儿们我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一天一支烟了眼看戒烟就在眼前……”

“别跟我说抽烟,你看看你那俩黑眼圈,都快成国宝了你知道吗?”叶秋满是鄙视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修,“你一天到底睡几个小时啊?”

“两三个总有吧?”

叶修说着自己也不太确定了。

“No zuo no die why still try.”

叶秋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就这么把自家哥哥拎回去,协同叶家太后好一通镇压,每天加班不准超过八点不准住在单位,回家之后禁止开电脑摸平板电视最好都别看,弄得叶修在家里待得直长毛——偏偏电竞中心内部迎来领导权力斗争,本来顺利成章的特殊人才聘用合同愣是耽搁下来;这下叶家老爷子一下又精神起来,勒令儿子赶紧去“走正道”,叶修自己对当公务员这件事敬谢不敏,为了逃避老爷子的关爱只好先行一步跑到叶秋公司里打下手,倒也就这么过起了西服革履日日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

叶秋想来想去觉得自家老哥这么“乖顺”有点儿突破天际,逮了个午休跑到叶修办公室里突击询问,问他是不是还想回荣耀。

叶修不急不缓把开着的论坛最小化,说:“我最近打多长时间游戏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我都不知道你之前还看游戏论坛。”

“打了那么久,总得休息休息不是。”

“这话听起来可不怎么诚恳。”

叶秋说,好歹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

叶修打开步〇街的页面有意无意地浏览着那些话题,荣耀在这一刻对他而言忽然遥远得就像论坛上的这些话题。一路十年走来,他送走的退役的朋友和对手早已经不可胜数,却没有几个真正在退役后还紧抓着荣耀不放的——若非魏琛那样心有不甘,就是像李艺博那样从新的角度切入进去。退役了就是荣耀世界的“死亡”,如果还要倚老卖老靠着经验在里面厮混,反而不会是有尊严的职业选手做出来的选择。

——在十年四个冠军之后,现在,他还能给荣耀带来什么?

偏偏,就在叶修觉得自己已经真的要远离这个圈子的时候,电竞中心来了人,希望聘请他为中国电子竞技国家队的第一任教练团成员。

“……这里的发展方向,肯定不仅仅指荣耀一个游戏吧。”叶修拿着合同仔细看了一遍,对着新上任的负责人说,“一个电子游戏总会迎来更新换代,说不定过几年技术发展了,新的半全息乃至全息游戏会彻底打败键盘系的游戏,而电子竞技的格局肯定也会随之更改。”

“您说的这些,我们都有考虑过。”中心负责人意外年轻,推了推眼镜,开口极有条理,“但是游戏始终是游戏。无论载体怎么变化,能在一个游戏里做到这种程度的,不可能对另一个游戏一窍不通。更何况,我们最为看重的,是您的战术水平和组织能力。世界邀请赛如果还不能体现这一点的话,U21青年队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了。”

叶修笑了笑:“难道你没听说过,荣耀发展至今,还没能有一个成功的教练吗?”

“十年联赛,能够达成三连冠和退役一年后带着升班马夺得冠军的队长有几个?”负责人眼中闪过一抹光芒,“所以,我相信你会是第一个。”

这件事正式定了下来,叶修自然也就从叶秋公司辞职,开始为第二届世界邀请赛做准备——电竞选手生命既短,这种赛事自然也要比传统体育赛事安排得紧密得多。叶修积累下一年常规赛的资料必须短时间补齐,而电竞中心则给他全额报销了观战季后赛的往返机票和现场门票,就为了让他尽早将国家队名单确定下来。

 

于是,叶修就这样坐在了霸图和轮回最终决战的VIP看台上。

如此波澜动荡的一年过去,他所熟识的一切,现在已经变得多少有了几分陌生,更不要说他也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去看比赛。事实上,这一年的轮回甚至比去年兴欣所遭遇的更为强势:周泽楷和孙翔的组合已经从最初直接拼凑的“强强联合”变成了真正具有默契的组合,江波涛作为中间战术衔接的作用也显然比去年更为彰显,摘得十一赛季的常规赛第一似乎也是预料之中。但是相较顶着老将退役的压力仍然一路狂飙突进的霸图而言,轮回季后赛的运气就不那么好了,先遇百花,再战蓝雨,两场季后赛不幸都拖到第三盘,和第一轮两盘解决战斗的霸图相较,很难说第九赛季的疲劳战术是否还能收到同样的效果。

在双方各下一城之后的决战开盘之际,叶修坐在Q市体育场的VIP看台里,忽然就想起了冬天时候在轮回俱乐部里和周泽楷谈起过霸图。那时候他或许就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今年的冠军大概只会在轮回和霸图二者之间产生,可是,到底是谁能踏着刃锋摘得桂冠却难以预料——竞技竞技,从来不是把纸面上实力摊开简单做加减法就能推断出最终答案的。就算是叶修,也无法推测谁会是这场战役最后的赢家。

而直到最后一刻,大漠孤烟倒在了碎霜和荒火的火舌之下,叶修才发现自己就像场中绝大多数观众一样屏住了呼吸。而假若他也带了耳机在听现场讲解的话,他就会听到李艺博正在说着——“眼下的场景不得不让我们想起了去年的决赛,同样的最后几秒,同样的绝地反杀……”

叶修站了起来,用力地鼓着掌——这掌声献给霸图的勇气和气魄,也献给赢下了第三个冠军的轮回的精彩。最后四秒之间,周泽楷的表现无与伦比——甚至就连叶修自己也不确定拿着君莫笑是否能压制住这样的周泽楷。即使这里是霸图的主场,Q市的观众们也并没有吝于给予掌声——这既是对主队的鼓励,也是对轮回表现的赞许;而从S市来占据了客队看台的粉丝们则早就高兴疯了,光靠着一面看台的声浪就足以压过三面。

在掌声中,双方队员从比赛席中走了出来,彼此握手,然后获胜的轮回众人向观众们简单致意。这致意自然是首先要给自家粉丝的,但是叶修还是错觉——在周泽楷朝向这边看台挥手的时候,看见了自己。

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烟盒,没摸到才想起来落在出租车上了。他看着台下的周泽楷转向其他方向的观众然后在台下列队等待颁奖,忽然就决定离开座位。

他仍然记得怎么从Q市老体育馆这错综复杂的通道摸进客队休息室。而且,在这栋体育馆里,叶修这张脸就可以说是最好的通行证。

——事实上,第一个看见叶修的,也依然是怀抱着奖杯的周泽楷。他看见靠在客队休息室门口,伸手对他们打了声招呼的叶修,下意识地就这么站住了。后面江波涛还好,孙翔差点没一头撞队长身上,抬头看见守门的是叶修,条件反射一样地道:“你这家伙怎么在这儿?”

“看完了比赛,来说恭喜。”叶修说,“今天打得真不错。”

江波涛微笑:“谢谢前辈。前辈今天不去霸图那边吗?”

“老韩可不用我安慰。”叶修虽然开玩笑一般地说了这句话,实际上也有点怅然。这时候他注意到周泽楷正看着他,眼睛在走廊的昏暗灯光里似乎显得特别亮,亮得叶修觉得那是自己看错了。

然而周泽楷在问了:“一起吃饭?”

“你们今天不是庆功宴吗?我就不打扰了。”叶修笑了笑,“——国家队集训时候再见吧。”

一瞬间周泽楷眼里闪过些失落。叶修第一反应是,这仍然是他自己的错觉。

……不,他骗不了自己。

 

那天晚上叶修在人潮散尽之前出了体育馆。Q市的夜晚借着海风,总不至于像B市那么闷热,六月的时节还有点清凉。因为并不是主队霸图的胜利,也就没有了荣耀迷们欢庆游行至海边栈桥的盛景,叶修混在三两成群的人群中慢慢沿着滨海大道朝着宾馆走回去,知道这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韩文清大概正在宣布着退役的事实。十一年过去了,到了今天为止,和他最初开始共同踏上荣耀联赛舞台的老对手们,终于一个都不在了。

叶修将手揣在运动外套的兜里,走了几步终于还是去路边小卖店里买了盒烟,也不着急继续走了,就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点了一根,抽到一半又按了。他坐在那儿,听着海浪一波一波推过来,似乎没个停歇,零零碎碎想起当年许多小事情,想起在纽约当律师的吴雪峰,想起至今没还钱的郭明宇,想起现在大概蹲在兴欣网吧指挥着兄弟们在大战里捡漏儿的魏琛……忽然就觉得这许多年真是一眨眼的事情。

——但转回来想,前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

这时候忽然就有人从后面过来,叫了一声:“叶秋?”

自打到了兴欣之后这名字使用率直线下降,更别提这几个月在公司厮混,以至于叶修还真没反应过来这名字叫的是自己,那人又叫了一声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转过头去。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当初的三神之一,郭明宇正站在他身后,一脸见鬼的神情:“操,还真是你,我大老远看见这么个人戳在这儿就说不会吧,小叶那家伙也来了,叫你两声没反应怎么回事啊,还知不知道尊敬前辈?”

叶修表示此指责无效:“谁前辈啊,咱们一年出道的还论辈——更何况我早把名字改回去了,现在叫叶修。”

郭明宇叶秋叶修地捣鼓了几遍没明白索性伸手拍拍叶修肩膀:“得嘞,小叶,咱老哥俩这么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的,喝一杯去?”

事实上郭明宇跟当年打荣耀的时候看起来真不太一样了。他算是那辈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三十五了;当年就一副京油子模样,说起猥琐比魏琛更胜一筹,最后退役也潇洒,挥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整一个人间蒸发,如今这么重新碰见了,倒也上身polo衫下身休闲裤,头发修得蛮有型,很有点都市雅痞的味道。他带着叶修打车到了奥帆中心那边的酒吧街,找了间酒吧坐在露天,正好能看见不远处的白色灯塔,极娴熟地叫了侍者过来点酒,问:“你酒量还是一杯?”

“来杯矿泉水吧。”叶修说。酒量这玩意儿家族遗传,真练不出来。

郭明宇果然无情地嘲笑了他一番,最后还是给点了巴黎水,郭明宇感叹:“这东西在欧洲也就几欧,回来就翻倍。”

“老吴跑美国,你跑欧洲?都窜得够远的。”

“人挪活呀,这道理不懂?”郭明宇笑嘻嘻地,“来来来,支付宝账号给我,省得你见人就污蔑哥不还你钱。”

叶修拉了餐巾纸给他写账号:“谁叫你跟人间蒸发似的?这些年干什么去了?”

“跑外贸,欧洲东亚俄罗斯,最远跑过阿尔巴尼亚,近几年都在那几个斯坦那边。”郭明宇这一开侃充分发扬了北京侃爷的特质,说得口沫横飞神乎其神,听起来不像去外国做生意,倒像是去旅游加探险。说到最后,却又不知道怎么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是最羡慕你和老韩。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这么久,真不容易。”

“你当年要想打,也能再打个几年。”

郭明宇反而把话扯开:“老魏也算不容易了。当年在蓝雨一直被你压着,没想到转回头来跟着你拿了一冠。——他当年都不想打了,我还打什么,等着扫地焚香跌下神坛?”

叶修呷了口发泡矿泉水:“我这不以为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吗。”

“千里不了了,现在也就给皇风捐点银子了。”

“……我说怎么上次去皇风看他们新的训练室窗明几净,原来是你。”

“心怀母队,不成?”郭明宇一杯约翰走路见底,眼里也浮起些许醉意,“说真的,小叶。一辈子最好的机会,有时候可能就那么两三年,就那么一次。一旦放过了,撒了手,就再也没有了。”

那天晚上两人倒也没有聊到很晚:郭明宇第二天还要回B市谈生意,就跟叶修约回去再聊,结果叶修一摸兜,又没带手机。

“你还是不是现代人啊!”郭明宇怒,也没办法,只好约了上Q再敲。俩人分头打车回宾馆,叶修坐电梯一路上楼,绕过走廊转角,就看见有个人坐在屋门口,听见脚步声便抬起头,脸颊绯红,眼睛亮亮的:“叶修。”

“……小周?”

叶修一时间竟然分不出究竟是惊喜多一点还是惊吓多一点。他连忙走几步伸手拉起周泽楷:“怎么突然……”

“给你打了电话,……没带。”周泽楷喝了酒似乎说话反而利索了点,“今天你过来……高兴。”

叶修觉得周泽楷虽然站起来了也有点发晃,对方身上酒气飘过来,于是他似乎也有点发晕了:“轮回那边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回酒店……”周泽楷想了想,忽然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我上次就看见你了。”

叶修觉得心跳声一下子变得特别大。他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走廊另一头电梯“叮”的一声。

下一刻他已经带着周泽楷进了屋——刷卡开门关门一气呵成,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动作迅速。周泽楷走路确实发飘,进屋这几步脚下一踉跄,恰好栽在叶修身上,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成零,三十六度的体温在初夏的晚上竟有种让人舍不得放开的熨帖。

“叶修。”

周泽楷在他耳边低声地说,

“我很高兴。”

叶修想了很久,伸手抚了一下周泽楷半长的头发,犹如安抚大型犬只,却又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我也高兴。”

周泽楷轻声笑着,震动透过紧紧挨着的胸膛传过来,然后又说:“我就,特别想见你。就来了。”

叶修的手指紧了一紧。有什么东西,就仿佛从心口里流出来那样,随着两个人的心跳搏动着、发酵着。他想自己要说什么呢,要怎么回答呢?那话语似乎就在那里,但是他却笨拙地、好像没办法拾捡起来也没办法拼凑出具体的意思一样。

夜晚的风透过敞开的窗口吹进来。

就在他还绞尽脑汁的时候,肩膀上忽然一重,然后叶修就听到了细细的鼾声。

周泽楷终于是没抵过醉意,睡着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