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 6.

6.These roots are anchors

 

荣耀的第十一赛季,就在世界邀请赛冠军的欢庆中悄无声息地拉开了帷幕。除了第一场兴欣对嘉世的德比引发了一番关注的热度,此外所有常规赛都基本无风无浪地一路进行了下去:轮回依然一路领跑,霸图蓝雨微草三支老牌强队不分轩轾紧随在后,而兴欣百花雷霆虚空诸队基本在第三梯队的范围之内上下浮动着。

在电竞评论界看来,这样的战果唯一值得意外的其实是兴欣的排位。在叶修退役之后诸家杂志非常一致地并不看好兴欣的第二赛季,第一理由就是:叶修对这支队伍的影响太大了。他不仅仅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也是指挥塔,更是一手塑造了兴欣这支队伍的人;阮成还特地撰文一篇(就像已经忘了兴欣曾经如何打脸一般),指出:

“……他的离开对兴欣来说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更是心理层面上的深层打击。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叶修成就了兴欣,也用他的退役一手摧毁了它。”

叶修看到这篇评论的时候正好是兴欣对嘉世的德比当天——其时兴欣正在3 :1领先,眼看唐柔妹子气势如虹挑过擂台赛两人似乎非要将一挑三作为新赛季的开门红一般,叶修本来按在手机上的手就放下去了。

——看起来,应该担心的似乎不是兴欣的心理问题,而是阮成的。

当然兴欣也并没有一帆风顺。但是照方锐副队长总结的,兴欣永远走在“保级并争取卫冕冠军”的路上,并没给叶修太多操心的机会。

实际上,对于叶修而言,从荣耀联赛开始以来的第一次,常规赛对他而言不再具有密切关注的价值了。

尽管他仍然还排除万难,在兴欣比赛的时候守在电视机前,而且赛后给苏沐橙的电话也是少不了的;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适当的放手对兴欣而言才是最好的。这从网游中一件银武一样材料扎扎实实拼杀出来的“草根”战队,或许在技战术上仍然无法和老牌战队媲美,但是那股顽强拼搏的心气却是绝不输人的。

当然,有时候叶修也不免考虑一下如果回兴欣会是怎样一番情景(比如当个技术指导、顾问,或者教练……?),但事实上每一次魏琛都会毫不留情地吐槽:

“退役即便当,你好好地享受你的退休生涯吧不要再来和老夫抢饭碗了!”

叶修无语片刻,道:“我听说你在新区混得挺风生水起的,相当有我当年的风范啊老魏。”

“老子当年在第一区横着走的时候还没有你呢。”魏琛说。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实情,因为叶修当年用了太多时间在竞技场,而与此同时魏琛正在雄心壮志地发展公会,第一区的蓝溪阁可说无人与其比肩。

叶修感叹一番术业有专攻,您老好好经营公会我就不去夺人所好了。魏琛毫不羞惭地接受这一番赞美,又问:

“那你现在怎么样?是在家待业呢还是新天新地大有作为?”

“嗯,这不是,找了个公务员一样的工作。”

“公务员?”魏琛怪叫,“——就你那初中学历?”

“人家是特聘好吗?人才引进,谁管你学历啊。”

“那你天天坐办公室?”魏琛语气中充满怀疑。

“唔,事实上倒是天天出差。”叶修实事求是。

“天天出差……你这到底做的什么工作啊?”魏琛本来还想追问,偏偏此时网游里发来讯息:野图Boss发现。当即魏老大也不理这前员工了,直接大手一挥带着孩儿们屠Boss去也。叶修挂断了QQ语音把手机塞回兜里,舒舒服服往动车位置上一靠,不过一会儿车厢里传出“本次列车将要到达终点站青岛”的广播,叶修这才随手捞起个小背包,排队下车去了。

而这个时候霸图的一众选手们还不知道,荣耀中最难缠的不定期刷新的Boss正在逐渐接近他们。

 

当韩文清和张新杰被经理通知说下午几点几分到办公室来得时候,他们并没多想,而当韩文清推开门看见叶修正大大咧咧坐在经理办公室的那张沙发上的时候,他手一抖,将门重新关上了。

张新杰头上冒了个问号,但还没等他重新询问门里叶修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我去老韩你不能这样啊,咱们这么多年从网游胼手胝足的交情你就给我吃闭门羹吗?”

韩文清把门重新打开,脸黑得充满煞气:“你不是滚蛋了吗,又回来干什么?”
叶修笑得让人觉得非常欠打:“这不是找了份新工作,人总得向前看嘛。”

经理下意识擦了下汗,赶紧插入变得越来越修罗场的对话之中:“叶修是代表国家电子竞技中心来的,明年春季中国将举办第一届的U21世界青年荣耀挑战赛,作为有可能到来的荣耀世界比赛的预热;叶修作为领队,是来了解霸图的年轻队员的。”

“没错没错,我是来考察你们霸图的萝卜田里有没有新萝卜可拔的。”

在韩文清和张新杰眼里,说这句话的叶修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可靠的队长更像是狞笑的Boss。韩文清什么也没说就在叶修对面坐下了:“你要挑多少人?什么时候集训?”

叶修说:“我挑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训练营和一年级新人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集训大概从全明星周末之后就开始,到时候电竞中心自然有安排。”

“在青年队比赛之后呢?”张新杰问。

“这要看他自己的选择。”叶修说。

“那么就存在这样的可能,一个训练营的学员或者我们的新人,可能并不适合我们的要求,但是却适合你的需要,因而被选中了,却没有办法回到霸图的体系之中。”

“当然有可能。”叶修极淡定地说,“也可能你们所期待的明日之星,在我手下被训练得改变了打法,从而不再适应霸图的体系了。”

这两句话说出来之后整间办公室都笼罩在死寂之中,从霸图经理到韩文清和张新杰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反之,叶修显然轻松得很:“当然,现在说这些可太早了,我得把二十支队能用的新人都看过一遍才知道选谁呢。”

“嗯。”韩文清点了点头,转向经理,“那就叫叶修去训练营看看。需要队里派人陪同吗?”

“需要需要,我看小宋就不错。”叶修接话相当自然。

叶修这么亲切,霸图几人不由产生一种无法反驳的感觉——这事就算这么定下来了。韩文清张新杰带着叶修先去训练室叫宋奇英,路上正好被出来接水的张佳乐看见:“叶修?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叶修笑得很有几分当年胡汉三的风范:“这不是我来拔萝卜了吗?”

张佳乐直觉对方过来就不像好事,连忙扯了韩文清问怎么回事。张新杰进屋叫了宋奇英出来,然后一番交代。宋奇英个性本来谨慎,听了张新杰安排就要带叶修去训练营那边,结果又被了解了情况的张佳乐拦住了:“小宋,你要看情况不对,就直接把他送出去,知道不?”

“……好歹我也是代表电竞中心的,你们能别跟防贼似的仿我吗……”叶修幽幽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管东道主心里愿意不愿意,表面上至少还是挺配合的。叶修先是跟着宋奇英去训练营里转了一圈瞅着每人的训练进展迅速摸了个底,然后就大马金刀地往那儿一坐,挨个PK。这时候他身份可不比之前在嘉世保密那么好了,霸图哪个不知道这就是自家宿敌叶修,就连训练营的小孩儿一个个看他的眼神都特警惕,就差报告韩文清“队长,我们中间有叛徒了”。结果发现这宿敌没怎么转悠反而坐下来要求PK,嗬,那正中下怀呀!

于是今天训练营的画风就这么变成了排队刷叶修,甚至于有的小孩儿刷了一遍不够,瞅了个空儿钻进去再刷一遍——叶修当然发现了,倒也笑眯眯地没说什么。这些新人毕竟还是经验不足,因而一轮下来(不算加塞的),竟也没有一个人能彻底放倒叶修手里那个小战法。叶修稍微站起来活动活动,然后看了看边上的宋奇英:“怎么样,小宋,下一个该轮到你了吧?”

宋奇英就知道这位大神要在这儿等着自己,倒也没多推辞,就拉起自己那张长河落日的账号卡,刷卡进了竞技场。训练营一众孩子均屏气凝神地围观,就希望这位前辈能给霸图出口气。

宋奇英也并不急躁。他和君莫笑在全明星赛上交过手,知道叶修的可怕之处,尽管现在叶修手里拿的是一个满级战法也不敢小觑——就算这号上一件银武没有,当年杜明是怎么在全明星上败在龙抬头之下的这件事宋奇英也有所耳闻。

不过叶修今天显然并没有认真的打算,甚至让宋奇英打得相当酣畅淋漓——几乎是顺手了。两人的切磋最后以长河落日略胜一筹而结束,但是宋奇英站起来立刻走到叶修面前:“多谢前辈指教。”

“你的打法果然和韩文清一点都不像。”叶修一边说一边将账号卡从读卡器里退了出来,“怎么,没想过成为第二个大漠孤烟吗?”

宋奇英想了一下,说:“到了霸图自然是想成为最好的拳法家,但是,‘最好’不止一种。”

叶修站起来,左右转了转头松弛一下脖颈肌肉:“好了,今天基本就到这里。怎么样,带我观摩一下霸图食堂呗?”

 

如是这般,叶修就开始了如同蝗虫过境(张佳乐语)恶霸进村(方锐评)一般的训练营扫荡活动。这种活动对俱乐部而言比较矛盾:年轻选手一旦被选入国家队,可以得到更多的锻炼、接触更高水平的比赛,能够提高技战术水平和增加知名度的同时,也会增加选手和俱乐部抬价、乃至训练营新人出走的风险。在这种情形下叶修的到来,很难说是真心实意地受到欢迎的。问题是这件事大势所趋,又事关国家荣誉,自然各俱乐部也不可能真的把叶领队拒之门外,只能来个消极抵抗:你要看训练营,没问题;不过学员资料,概不外泄。除了像宋奇英、卢瀚文这种已经出道的找得着资料视频之外,剩下的所有学员,留给叶修的也只有有限的观摩时间和一两次交手而已。

叶修倒是并不以为苦。训练营的学员往往各有天赋,但尚未成熟,有些遇见他就过度紧张、反而没法正常发挥;也有那种大胆向前,反而能够展现出一二闪光点的。在从北向南的巡游之中,他手上的学员资料越来越多,而脑海中那支将要成立的青年队也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他到达上海的那一天,正好赶上了轮回的主场比赛日,对手是客场作战的昭华战队。叶修倒是挺想直奔训练营的,奈何轮回经理出来看见叶修,极热情便招呼他:“叶神,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然后还没等叶修说青年队的事情,就先开口,“您这大老远的来了,怎样,要不要感受一下轮回主场的VIP席?从观众席看比赛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叶修觉得这热情邀请的架势不太好推辞,客气了一下也就从了。轮回的主场气氛一直不错,叶修悄没声地跟经理走专用通道进去,心想如果被认出来不知道是什么待遇,总不至于像霸图一样挨水瓶子吧……幸好这种事并未发生,两人平平安安进了VIP席,这时候场上个人赛已经接近尾声,吴钩霜月正一剑将对手劈了下去。叶修看了看,问:“杜明应该已经过了二十一吧?”

轮回经理笑盈盈地:“过了过了,七赛季出道的新人,眼看现在也逐渐能成为中坚力量了。”

“有孙翔在,轮回排得了两个近战?”叶修说,“其实兴欣对他也是个好选择,至少出场机会更多嘛。”

“……”轮回经理也噎了一下,心想大神你真是太明目张胆了。偏偏这话说得还在理:杜明在队里确实不是很有发展平台,管理层也考虑过将他交换出去的可能……当然这些不能明说,他正想着怎么转开话题,叶修倒是已经专注比赛了。

事实上这场比赛倒没什么好看,毕竟昭华相比轮回太弱,守擂的周泽楷都没得到出场机会就直接进团队赛了。而团队赛里面的一枪和一叶组合更是所向披靡,基本没给昭华的战术布置留出什么展开的时间,眼看整支队伍被卷入轮回的节奏,就这样被血洗剃头了。

“昭华还是不行呀。”最后叶修感叹着,“感觉自从世界邀请赛之后,孙翔和小周的组合更默契了,你看,这都是世界邀请赛的功劳。”

轮回经理心想原来大神在这儿等着呢:“……那也是因为我们比较幸运,两位选手能够同时入选。”

“就算是一般的选手,也可以通过高水平的比赛得到提升啊。”叶修笑眯眯地道,“怎么样,想来轮回战队也有不少好苗子吧?”

“训练生是有一些,不过怕是没有兴欣新人的质量高。”

叶修摇摇头:“青年赛需要的不是出其不意,而是循规蹈矩、打好基础。虽然很多俱乐部都担心参加这么一次比赛会影响俱乐部内部的安排,毕竟实战经验是千金求不来的。轮回的新人也得多锻炼嘛!”

轮回经理笑了笑:“那是自然。不过今天毕竟也晚了,叶神有地方住吗?”

叶修说:“还没定呢,你们上海酒店这么多,附近总得有住的地方吧!”

“叶神要不要感受一下我们的选手宿舍?”轮回经理这时候倒也大方,“观摩一下我们轮回俱乐部的条件。”

叶修倒也不客气,点头说好。——于是乎,结束了新闻招待会的轮回众人回到宿舍之后就迎接了毫无预兆的惊喜/惊吓:一只叶修。

孙翔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后脑勺的头发都竖起来了:“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吴启捅了捅身边的杜明:“我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现在都出现幻觉了?”

杜明白他一眼:“你没睡好能上场吗!”

叶修非常怡然自若:“我这不是出差来了吗,今天晚上就打扰一下啦。”

“出差?”周泽楷很快抓住关键字。

“对的,这不是明年年初就有U21了吗,青年队怎么也得在冬休之前把名单定下来。怎么样小周,轮回的训练营里有没有好苗子啊?”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江波涛顺理成章地接话:“前辈来了我们自然得让您宾至如归,正好这边还有空的寝室,我带前辈过去?”

“那就麻烦你了。”叶修说着和江波涛往楼上走去。这种情况一般也就没其他队员的什么事了,倒是周泽楷拔腿就跟了上去。江波涛的社交能力自然是不必说,短短几步路已经问了叶修不少关于青年队的事情,周泽楷则是一如往日地沉默地跟在后面。这景象倒也让叶修想起来当年在轮回兜售技能点的时候,周泽楷虽然插不上话,却前前后后转来转去的样子。

……当队长果然是辛苦啊。

这时候江波涛已经打开空寝室的门,一一指点叶修里面情况:“一般而言,如果有非训练营的试训新人过来,就暂时住在这边,预备的东西都是齐全的。前辈如果缺什么东西随时叫我,我宿舍就在对面。”

“……隔壁。”

周泽楷也插了一句。

“没事,不就一晚上吗,能缺什么。”叶修摆摆手,“你们还有事吧,自便自便?”

“那我们就不打扰前辈了。”江波涛礼貌地说,就往外走。反而是周泽楷站在原地,好像还有些什么话要说,但是毕竟不擅言辞,点点头出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轮回经理就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正好是训练营日常训练期,轮回这边会派队员带他到训练营这边。叶修放了电话之后才打了半个哈欠——昨天他上线遛小号,稍微废寝忘食了点儿,这么早爬起来多少还有些困。自打兴欣一切上了正轨,他再也没有通宵得那么厉害,原先点上去的技能点基本废了一半。大概这就属于“人不服老不行”的范畴。

叶修想着,拿凉毛巾往脸上一敷,打个激灵,神经似乎也随着清醒起来。他把印着“DON’T PANIC”的毛巾往架子上一搭,出去扯了件运动外套一穿,正好敲门声响了起来。

——唯一有点超出预期的,是出现在门口的人选。

一身轮回灰白黑相间的冬季队服,半长头发整齐地梳理起来,再加上冬日朝阳的柔化效果,联盟的“脸”瞬间加了杀伤力50% up的buff。叶修一瞬间都觉得有点眼晕,顿一下才说:“小周?”

周泽楷看着叶修,点了点头。

“……你们今天不开总结会的吗?”

“周一。”周泽楷笃定地说,又上下看了看叶修,“走?”

叶修摸摸兜里账号卡们,豪气地说:“走。”

跟着周泽楷往训练营走的时候叶修不禁想着轮回的接待规格真是不错。不愧是联盟第一有钱的战队,包吃住就算了,连去训练营都是队长带队……从宿舍到训练营不过下个楼,这几步路很快截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周泽楷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叶修说,倒也就这么自若地走了进去。训练营里一众十六七的小孩子看见叶修周泽楷进来,刷一下子都拔起了背,控制不住地从显示屏空隙中望过来。周泽楷作为队长,每月总有两三次要过来指导,因此大家还熟一点;至于叶修这个活生生的三十七连胜神话,可真是第一次见。即使叶修刚从轮回手里抢了一个冠军,新仇毕竟比不上霸图多年旧怨,中间又隔着一个世界邀请赛,以致于轮回训练营的少年们望过来的眼光还是崇拜居多的。

叶修倒也并没在意,先看着周泽楷,意思是你是不是要说点啥。周泽楷认真想了半天,说:“……自便?”

正合叶修心意。叶修拍拍手:“你们也听到队长的话了,就做日常训练吧,我先看一下你们平常的水平。”

他说完了这句话训练室里仍然一片寂静。周泽楷“嗯”了一声之后,大家才开始得到号令一样,键盘声顿时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小周你威信还挺高呀。”叶修评论着。

“……嗯。”周泽楷的脸似乎从刚才起就一直有点红。

“好事啊。”叶修想了想当时兴欣的鸡飞狗跳——安文逸罗辑乔一帆几个还好,像莫凡唐柔这一路数的……他摇了摇头,开始按个从训练生的后面看过去。本来每个战队用的不同的训练软件也在某种程度上属于技术机密,不过叶修既然已经被电竞中心聘用,就已经签下了保密协议,所以这样四处参观也毫无问题。他在每个训练生的后面停留时间都不同,有几个停得长一些,但也有一些稍微看了一下就带了过去。这么转了一圈,他才过去对周泽楷说:“能和他们打一场吗?”

周泽楷点头,帮叶修开了训练室直接连着投影屏幕的那台电脑:“——用这个。”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是想让我打指导赛呀?”

周泽楷脸又红了一点。这自然是轮回经理的意思——这么个大神过来,不用白不用,怎么也得借机给自家训练营选手一点磨练提高的机会。但指望周泽楷将这种考虑说得得体,委实有点难为他。好在叶修并不在意,往电脑前一坐,摸出一张账号卡,登录进了竞技场,然后问:“谁先来?”

一众训练生一开始还有点裹足不前,周泽楷索性直接点了一个上来。两人坐在背靠背的两台电脑前面,两方各自视角和实际交战都呈现在投影屏幕上,更兼还有录屏软件,完全是指导赛的最佳配置。叶修也并没有发挥碾压性实力,而是足足周旋了十分钟才将学员送了下去,顺便附送一句点评:“基础有了,打法太僵化。”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后续挑战者也积极起来。周泽楷坐在叶修身后,看着他和学员的对战——他自从坐下之后就没挪过地方,以至叶修总错觉周泽楷的目光仍然落在在他的背后。他抖抖肩膀甩去这种自我意识过剩的错觉,继续和眼前的学员周旋。

这些训练营的苗子们固然不错——能被选拔到冠军队的训练营的,水准可以说比初入队时候的安文逸罗辑要好不少,但是却也相对地、并没有那样明显的个人特点。这意味着更好的意识和操作,却也不可避免地带上套路化的应对。

即使如此,在真正踏上赛场之后,每一个人都会有新的发展。

叶修一边开着连招一通招呼最后一个学员,一面心里也暗暗有了评估——尽管这种了解仍然不能说是全面的,却也是眼下的极限了。最后把训练生浮空到死之后,他活动着手指,说:“那今天的指导赛可就到此为止喽。”

“……等一下。”周泽楷忽然插进来,他不知何时已经起身来到了叶修身边,然而这句话却是对着下面的训练生说的,“再来一场。”

叶修抬起头,想说什么,但是周泽楷只是对他笑了一下——极其认真和坚持的。他于是也不再发言,只是默默起身坐到周泽楷刚才的位置上,看着训练生们再一次上来挑战。

似乎是因为和队长之前已经有过交手经验,又或许更为熟稔于周泽楷的打法,这一次轮回的训练生们明显也表现得比刚才好了许多。叶修看着他们的交手,忽然“咦”了一声,但也没有说什么。

最后所有的训练生都打完了。周泽楷转头看着叶修,似乎在问“现在如何”?叶修点点头:“了解得很充分。”

周泽楷又笑了笑。他笑起来自带背景加成,荧光灯白光这么照下来都好似自带了柔光滤镜。叶修之前还觉得两个人都这么熟了,好歹也是同住一屋的交情,应该习惯周泽楷这个活动看板,结果今天周泽楷还是笑得让人心跳失速。

这世界不能好了。

叶修想着脸上可没表现出来,站起来说:“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如果有后续选拔的通知,肯定会在全明星赛之前下达。……小周,一起走吗?”

周泽楷也站起来,认真地环视一圈屋中,说了一声“辛苦大家”之后才跟着叶修出去。待两人走过走廊转角,叶修忽然一个向后转直接停在了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

“你今天操作有点迟钝……”叶修说,伸手探了一下对方的额头,“怎么连自己发烧都不知道?”

周泽楷脸仍然带着点红,就算被这么说了表情也没怎么变,反而是脸更红了些。

“赶紧回去好好休息,要是知道你发着烧陪我参观训练营轮回经理不得把我撕了?有药不?”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叶修忽然不知怎么就不放心起来:“我跟你回宿舍。”

周泽楷看着叶修,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弄得叶修心里直打鼓心说哎呀这孩子不会是烧糊涂了吧,当即也不迟疑,拉着周泽楷就往宿舍那边走。周泽楷被他拉着走也就跟着走,很乖顺的样子,愣让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像拐卖小孩的怪蜀黍。

好在宿舍不远,也并不需要出屋。叶修将周泽楷按到床上去就开始折腾空调,偏偏折腾半天,空调就是不启动。

“不会昨天晚上就坏了吧?”

周泽楷一脸无辜的表情:“嗯。”

“坏了怎么没叫维修啊。”叶修头疼。

“没注意。”周泽楷说,又想了想,“……没事。小感冒。”

叶修又伸手摸了摸他额头:“小感冒也会影响敏锐度啊。你稍微等一下。”

他本来想去找一下江波涛或者轮回战队的其他人,却似乎这些队员们都约好了一样,一个也不在——他扯着嗓子喊了个来回,终于放弃回屋便迎上周泽楷抱歉的眼神:“今天、聚餐。”

仔细一想这大概是轮回战队的日常安排——常规赛后第二日修整聚餐,之前嘉世也有类似安排。叶修叹了口气:“……看来我来得确实不是时候,还耽误你没去聚餐。我住过那个屋子空调是好的,要不然你搬过去?”

一瞬间周泽楷脸好像更红了,一声“好”藏在被子里面叶修险些就没听清。

最终周泽楷妥妥当当地安顿在了昨天叶修的房子里,空调暖风开着,药吃了,热水烧好放在床头,手机插上充电线放在枕头边上——叶修将一切安排好了,上下看看没有什么纰漏,才说:“那我先走了?今天晚上还得到H市那边。”

“兴欣……?”

“兴欣嘉世都得看,好在两边离得近。”叶修现在行程也是赶得紧——年轻训练生的情况和出道选手不同,有时候年轻选手不一定会进排行前列的战队,而且有时候他们的素质需要亲自发现和观察——本着宁缺毋漏的原则,二十家训练营需要一家家看过,而眼看着阳历年将要到头,留给叶修以及电竞中心做决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周泽楷似乎是在计算叶修接下来还要去的地方和最终定下队员名单的日子,沉默片刻说:“加油。”

“你们也一样。今年的冠军,霸图肯定志在必得,而且有没有我帮你们挡着韩文清那家伙了。”叶修说起来也有几分感叹,去年韩文清为了霸图而拒绝了国家队的征召,这点就连叶修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周泽楷当然不会小看今年携破釜沉舟之势的霸图(当然,蓝雨和微草也依然是不可小觑的敌人),不过他仍然对轮回有信心。要是别人此时大概会说些“不会输”的豪言壮语,但是周泽楷几乎从来不会说这种话,因此也只是沉默着。

叶修也没在意,伸手又试了试周泽楷额头温度,确定并没严重到要去医院的地步,说:“感冒药一般都有助眠成分,早点睡一觉吧。”说着随手将散放的平板纸笔往包里一放,就准备走了。

“前辈,手机。”周泽楷眼看着一枚新的水果手机还这么放在小茶几上,连忙道。

叶修赶紧回来拿手机:“哎,原来老用不上这东西,总想不起来。”

“……留个电话?”

周泽楷说着,伸手把自己手机拿了出来,一副就等着输入电话号码的样子。

这让叶修觉得有种从今天开始彻底迈入现实社会的感觉——他还记不住自己电话号码,拉开通讯录页面找了半天才递给周泽楷:“喏。”

周泽楷展现了一下身为荣耀第一人的手速飞快地存下了叶修的手机号,顺便还接过了叶修的手机将自己的手机号存了进去:“好了。”

“不错不错,”对水果机操作仍不娴熟的叶修表示此举甚佳,“有事常联系啊!”

周泽楷几不可见地往被子里缩了缩,脸似乎又红了一点点。

“嗯。”

 

坐在去H市的巴士上,叶修先拿着本子草草记下了几个轮回训练营里值得关注的学员,但车上空调开得太热,再加上大巴的颠簸,走了没多久就开始上下眼皮打架,最后也不顾手里还捏着纸笔,迷迷糊糊地盹了过去。

居然,还做了梦。

梦里他又回到了苏黎世宾馆。尽管叶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那里,但是梦不可能给你一个通顺的逻辑。他坐在那儿,手里还抱着一沓选拔训练生的笔记,而周泽楷坐在他对面,两人说着什么——虽然一大半都是他在说,而周泽楷在听。

他说小周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好好努力。

他说小周你以后作为联盟的门面,老冯估计能幸福点儿,不至于天天吃速效救心丸了。

他说小周,我……

叶修想不起来自己还要说什么了,因为周泽楷站起来,来到他对面,微笑着——仍然是那种会叫人觉得有点无法直视也难以拒绝的笑容——然后,吻了下来。

这、都、啥。

叶修醒来时候只觉冷汗涔涔,又或许是大巴上暖气开得太热了,总之后背上衣衫都汗湿了。这个梦无比突兀却又仿佛理所应当,真实得甚至叫人错觉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

才怪。

叶修觉得细分析下去这一切简直太可怕了,不忍直视四个字的竖里横间都能琢磨出四个大字:春心浮动。在苏黎世和老友相聚的时候那一句不经意的提问不知怎地浮上脑海:

现在退役了,准备考虑个人问题了没?

……不,就算考虑应该也不是这个考虑法吧。叶修坐在大巴车上,平常不太用的那块儿主管情感的神经都快拧成八字麻花了,而真把周泽楷在脑海中具象化出来这件事除了乱上添乱之外并无助益。这点春心到底因为“食色性也古人诚不我欺”还是因为过去的那一个夏天里和青年迅速熟悉起来而动来动去——就连叶修自己也想不明白。确实,对于一个早把自己奉献给荣耀女神十年没谈过恋爱拉过小手现已成功迈入魔法师行列的单身男青年(P.S.有点不那么直)来讲,这种程度的问题无异于要大一新生去解决哥德巴赫猜想。

最终叶修在下车之前非常当机立断地做出了决定:顺其自然。反正老友不是也说过,缘分真来了想躲也躲不掉;又不是抢野图Boss要和千军万马周旋一番。——当然,他是不知道多少魔法师也曾经和他做出过一样的选择,最终落得朝向大贤者一路进发又或加入FFF团之中……

但是在那一刻,叶修显然是不可能意识到这些的。

甚至他再一次见到周泽楷,也是直到第十一赛季季后赛的总决赛之时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