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 5.

5.And we carved our names into trees

 

拿下了德国队之后,中国队可以说离最终的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了。论坛上的论调也变得缓和起来,为夺冠攒RP的楼遍地开花,还有些粉丝们(八成都是些小姑娘们)认真地说着到了这一步、就算拿不到冠军也已经是中国电竞的一大步,可惜这种论调对于一些老粉丝来讲无异于投降论,于是愤愤然又是一场论战。也有不知来自哪里的数据帝,洋洋洒洒长篇大论地写了中美战力对比,还附上之前在美国电竞联盟现场观战门票,大家惊呼神人,恨不得帮他把帖子推到苏黎世去——这位神人则留下一个笑脸,一句“邮件已发送”便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好一派扫地老僧气魄。

不管国内论坛上如何沸沸扬扬,面对这最后的决战,叶修反而淡定极了。

“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到了这份儿上,我不用再说什么了吧?”

在离开赛前两天的总结会上,这厮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说了,

“都是荣耀里面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了,总不至于打一个决赛,在应对压力这方面还不如我们兴欣的一年级新人吧?”

“去去去叶不修你别蹬鼻子上脸,”黄少天立刻表示了坚决的鄙视,“都是一帮老狐狸了你说点有用的成不?”

“这不是我夺冠的经验比你们谁都多嘛。”叶修那话说得叫一个理直气壮——问题是还真没人能在这点上反驳他。

不愧是天生嘲讽天分就满点了的脸T大大。——众人正在腹诽,叶修已经转向了坐在另一侧的张佳乐:

“作为拿过四亚的人,心理压力大不大?”

“去你的!”张佳乐咬牙切齿。在霸图待了两年,他的心理状态早非吴下阿蒙,从他第十赛季结束之后仍未退役就可窥一斑:“你这个退役了的还好意思说?”

“大家都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叶修没理会这挑衅,而是施施然回了正题,“对于最后一场决赛,我没什么可说的,大家只要放开手脚打就行。”

“有点暴力呀,领队。”

楚云秀拨弄一下长卷发,笑着说。
“到了这时候还有什么收手藏拙的必要?我还担心你们打太疯收不住呢——大眼别看了,说你呢。”叶修最后环视一遍大家,语气意外地正经下来,“赢了,冠军,就是这么简单的事。你们有这个实力,我可以向你们担保——要知道,美国队里可没有一个君莫笑。”

“叶修你就吹吧!”“小心风大闪了舌头!”几个惯常按捺不住的已经鼓噪起来,而叶修也不回话,将桌子上档案夹一合,“散会。”

若不论战术,所有能说的到了这个份上也就尽了。中国队的每一个人都曾经多多少少肩负过将一支队伍抗在肩膀上的心理压力,也都有一套自己的心理处理方案。在战术之外,一个领队所能做的,也就只有默默地相信每一个人了。

 

 

在最终的、代表胜利的Glory字样在屏幕上跳出来的那一刻,周泽楷心情意外地十分平静——就好像他从很久以前就已经相信着,这个胜利肯定是属于他们的一样。在那短暂的片刻中,他坐在自己的比赛席里,乱糟糟地一下子想起了许多许多:轮回的队友,每一个熟识的荣耀中的对手,他所经历过的比赛,那些胜利和失败……

还有叶修。

男人坐在台下的样子,在那一刻让他的心莫名地绞紧起来。

而这时候欢乐的声浪已经涌了进来。孙翔一把拉开比赛席的门,满脸盖不住的喜色:“队长!”

“嗯。”

周泽楷点一下头,走出比赛席——这时候中国队的所有选手都走到了舞台正中,喻文州、王杰希、黄少天、肖时钦、楚云秀、苏沐橙、张佳乐、张新杰、李轩、唐昊还有方锐,而台下前来观战的挥舞着五星红旗的同胞们正在指挥下呐喊着每一个选手的角色名:“——索克萨尔!——王不留行!……”

但是——

周泽楷转头向台下看去。

在选手席的中间,叶修一个人坐在那里,正从兜里摸出一支烟,没有点(场馆禁烟)而是叼在嘴边,和他目光相遇就挥挥手。

这不应该。

周泽楷后来也不知道那一刻他是怎么就行动了起来的,事实上他的身体甚至在他意识到之前就已经朝着那边迈开了步伐。

在全场的目光下,周泽楷走向了舞台边缘,朝着独自坐在那里的叶修伸出了手。

“喂……”

叶修眨了眨眼睛,似乎正要说什么。

那一瞬间原本闹哄哄的场内似乎也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看着周泽楷这突兀的行动,而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叶修还不快点滚上来!”张佳乐起哄一样地喊。

叶修露出个“拿你们没办法”的表情,伸手握住周泽楷伸出来的那只手,一借力,走上了舞台。

那一刻,本来安静下来的场内重新被欢呼声充斥了。周泽楷的耳膜则被过分剧烈的心跳所鼓动着,以至于他用了一些时候,才分辨出来那是呼唤着“君莫笑”的声音。而喻文州给了姗姗来迟的领队一个友好的拥抱:“——你再不上来我就得派黄少天把你吵上来。”

“……喻文州你老实点啊!”

“下一个冠军微草预定了。”王杰希说着,也拥抱了他一下。

“大眼你不至于这时候还要放话吧!”

已经开始逮人就“Give me five”的黄少天冲过来狠狠巴了叶修一掌:“叫你上来这么晚!”

“这不是做观众习惯了……”叶修说着,还是认真地和他击掌握拳。这时候苏沐橙和楚云秀一左一右过来,叶修高举双手,一副防备态势:“你们要干吗?”

但是晚了。联盟两大美女已经彻底抱上来,形成左拥右抱的态势,浑然不顾叶修的满脸黑线。

“沾点喜气给我们队里呀。”楚云秀笑笑地说完,放开了他。

而苏沐橙又抱得更紧了一些才放开:“退役快乐。现在我终于能说这句话了。”

叶修拍了拍她的肩膀:“当个不给兴欣丢脸的好队长吧。”

这时候其他的队员们也过来依次和叶修握手——就连历来始终对叶修怀有某种情绪的孙翔也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却又认认真真地和叶修握了手。

而在满场的欢庆中,没人注意到周泽楷并没有上前去握手。他站在人群的边缘,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而手心的那一点细小的热度,仍然灼烫着。

 

那天晚上的庆功宴显然是一片混乱。副领队之前就定好了一家在当地也算相当享有盛名的中餐,算是慰劳众人二十多天来被西餐折腾的胃。大家闹闹哄哄挤到楼上包间里坐了两桌,各种菜流水样送上来,熟悉的味道吃得方锐不由得诗性大发:“为何我眼中常含热泪,因为我爱中餐爱得深沉……”别人难得地没有嘲笑他——光顾吃了。

等这一帮大小伙子将菜来了个风卷残云之后,黄少天就开始敲着桌子说:“啤酒啤酒,今天庆功,必须喝酒!”

“酒精会影响职业选手的反应速度。”张新杰说。

张佳乐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毛:“行了副队长,这么大好日子就别这么认真了!”

张新杰没再说什么,事实上真等着啤酒上来之后,他也和大家一起举了举杯。——不过,这帮职业选手的酒量那是相当堪忧,大多数都是小半杯啤酒大半杯雪碧喝上一杯就已经开始上脸了。叶修一直故作潇洒,杯子端在手里四处敬酒愣是没喝下一杯去——大家好像都觉得兴欣这边三个人有点人多势众,尤其联盟第一美女还在,就更抹不开面子去灌酒。

最后反而是苏沐橙端着一杯啤酒来到叶修面前,说:“干了吧。”

叶修觉得有点头疼:“这是不醉不归的打算?”

“谁叫你兴欣夺冠后就逃了这杯酒?”苏沐橙一笑,举起酒杯与他轻轻一碰,“我可是答应了果果必须把这杯酒给你带到。”

“老板娘啊……”叶修抓抓头发,但这时候苏沐橙已经举起杯子,极爽快地将一杯酒干了下去。

“那可就一杯啊。”叶修笑了一下,难得的没再拉锯,就这么干了。

——然后,下一刻,国家队的领队大大,就这么趴倒在桌子上了。

“……这家伙的酒量还是这个德性啊。”方锐绕过来,伸手戳了戳叶修的脸——显然已经睡熟了。

这时候包房里的KTV设施已经打开,一大半人都跑过去鬼哭狼嚎。张佳乐倒是跑过来看叶修:“不是吧老叶,你就这点酒量啊?”

周泽楷觉得张佳乐虽然这么说但明显也有点上头——果然,就见张佳乐忽然一挽袖子,极兴致勃勃地提议:

“在他脸上画个黑眼圈。”

“呃……”

周泽楷觉得不太好,回头一看,最能管住张佳乐的副队长张新杰同志在组织如此需要你的紧迫时刻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罪魁祸首估计就是手边那杯啤酒。另一边的肖时钦正在打电话,估计整个雷霆战队都在对面排队,眼见着也指望不上了。正在卡拉OK前面坐着的喻文州和王杰希倒是注意到了这边的进展,不过喻文州微微一笑、王杰希大小眼一看……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甚至连楚云秀都拉了苏沐橙都在另一侧谈笑,对上周泽楷的目光就举一举手中玻璃杯,全然放任自生自灭的节奏。

周泽楷心里呻吟一声,想:

叶修同志,节哀吧。

这时候剩下几个爱凑热闹的诸如方锐李轩唐昊已经全部围拢过来,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地翻了一根粗头黑笔:“谁来!”

“我我我,求一个同队优先权!”方锐摩拳擦掌。

“哎,我出的主意难道不应该我先来?”张佳乐连忙道,伸手就将黄少天手里的笔抽了过来,拔了笔帽就要写。

“……”周泽楷有点汗,想说什么,但看张佳乐的笔在叶修的面孔上顿了顿,终于转下去,在面颊上写了“Glory”五个英文字母。他丢下笔,嘿嘿一笑:

“看我这英文书法,帅吧!”

“我来我来我来!”黄少天顿时冲上去了——可惜张佳乐字真写太大了,他左看右看一圈,最后只好在叶修队服上歪歪扭扭写上“我们是第一!黄少天”之后顺手把笔给了方锐。

有了始作俑者大家自然就High起来,这个写“冠军”那个写“打倒君莫笑”还有写“十一赛季是我们的”,甚至连睡着的张新杰都由张佳乐代签了名字,直把叶修身上的队服写得一片密密麻麻。最后方锐还拿了手机拍照,顺手分享了微博。

这一来可就热闹了,正在和肖时钦一边打电话一边刷微博的戴妍琦一眼看见“@周泽楷:[图片]”,冲上去就转了:“啥情况?@楚云秀@苏沐橙”要说周泽楷的微博惜字如金的程度和本人差不多,更何况是突然发了这么一张图片,简直是今年头条啊。

这边方锐正想顺便补几句评论,才发现手机锁屏密码居然不对,再仔细一看:“……这好像不是我手机啊……”

打开微博围观现场的黄少天“草”了一声:“怎么是周泽楷的微博发出来的?”

周泽楷一脑袋黑线,伸手从方锐手里拿走了手机。这一会儿微博上众人都已经转起来了,有祝贺中国队夺冠的,有at叶修说“领队大大你知道你队员这么淘气的吗”,还有发感慨说轮回队长一反腼腆常态表现了下赛季力争冠军的决心,看得周泽楷黑线又密了一层。

“这不是挺好的吗?”苏沐橙凑过来看,笑眯眯地说,“这可是比什么都好的冠军合影啊。”

周泽楷本来都准备按下删除键的手指停在了半空中。他重新点开那张照片,看着叶修脸上的一行Glory,以及队服上大家密密麻麻写下的各种留言。最终他按下转发的选项,打了两个字:

“赢了。”

 

那天最后大家还是东扶西架地回了宾馆。周泽楷许多年没有碰过酒精,似乎是家族遗传的酒量好,除了有点头晕倒也还能把叶修扶到床上才去睡觉。胜利的喜悦和打完比赛的疲惫被酒精奇异地混合催化起来,周泽楷睡着得很快,却做了许多不记得的梦,最后口干舌燥得不行爬起来灌了一大杯水,看一眼床头绿莹莹的荧光表,甚至不到六点。

“醒了?”

叶修的声音从另一侧的床上传来,让周泽楷本来蹑手蹑脚的动作顿了一下。

“昨天晚上睡得太早,这几天熬惯了,结果一下就醒了。”叶修声音听起来倒是一点困意没有,“我开个灯,不影响你吧?”

“我也醒了。”周泽楷说。

叶修于是扭亮床头灯爬起来,结果周泽楷一眼看见张佳乐写在他脸上的那行Glory——就算过了一夜笔迹也没那么好消除,看起来反而有点滑稽的感觉。

叶修显然也察觉到周泽楷的怪异目光:“怎么了?”

周泽楷指了指脸。

叶修爬起来奔浴室一看才发现昨天大家干的好事:“……我这个领队在招人恨方面还挺成功的啊。这玩意肥皂能洗掉吗?”

周泽楷爬起来,走到浴室看着叶修往脸上打肥皂心里也有点歉疚,说:“不是招人恨。”

叶修往脸上打肥皂——好在那笔不是油性的,稍微洗洗就下去了:“赢了嘛,自然比什么都高兴。这件队服我可得收藏好,说不定以后还能拍卖个好价钱。”

周泽楷没有继续说。他觉得似乎并不单单是这样而已,但是又说不清楚。昨日的胜利像轻微的宿醉一样缭绕着他,令他再一次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赢了。”

最终将脸洗干净之后,叶修还是自言自语地说了这样一句。

周泽楷站在那里,他忽然开口,鬼使神差一般:

“来一场竞技场。”

叶修拖了毛巾擦脸:“没带帐号卡。”

“我知道你带了君莫笑。”

叶修从镜子里看着周泽楷,还没等说话周泽楷就已经说:

“喻文州告诉我的。”

“有这么当队长的吗,光顾着拆领队的台了。”叶修咋舌。

“来一场。”

周泽楷笃定地重复。

叶修最终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点拿你没办法的笑容:

“走。”

 

 

当他们走进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的时候,晨光已经明亮地在淡蓝色的天空上铺展开来,尽管城市的大半仍然沉在睡梦里,只有远处的火车站偶尔飘来遥远的汽笛声。他们两个在背靠背的电脑前坐下,那一瞬间,周泽楷觉得叶修整个人都显得不一样了。

那是站在赛场之前的叶修。

在轮回输掉决赛之后周泽楷其实无数次设想过这样的情景,以至于他将账号卡插在电脑上的时候手指都有一丝轻微颤抖。在他的想象里那伴随着比赛席聚光灯乃至坐得满员的观众,但是现在这里只有他们,电脑开着,网络流畅,没有裁判,没有一个观众,甚至没有开始的口令。

现在只剩下一枪穿云和君莫笑。

只剩下叶修和周泽楷。

他的手指停止了颤抖。

开战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一枪穿云和君莫笑在屏幕上灵活地移动着,犹如在钢丝上舞蹈、在刃尖上追逐,就仿佛这并不是两个由技能搭起的游戏角色,而是两个真正的因战而生的灵魂。拉开距离——攻击——逼近——逃脱。这样几近简单愚蠢的游戏却可以被他们玩出那么多花样,让人永远不会厌倦,又能全心投入其中。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每一根神经都警醒起来,敏锐地察知着眼前的一切以在0.01秒之内做出决断;又好像另一个自己正退后半步,站在自己的身后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这是一种奇异的体验。这样的战斗本不应存在多少预测的空间(难道他们不正是躲避着惯常的套路而达到出其不意吗),可是多多少少地,他觉得自己似乎能预测到叶修的下一步行动,就像叶修也同样猜得到他一样——尽管他们的对战本不够多到让他们如此熟稔。要知道,就算是韩文清和叶修,记录在历史上的个人赛又有几场呢?

可是我们往往比熟悉队友更加熟悉我们的敌人。因为这场战斗,和你的战斗,已经在无数次的视频,无数次的战术推断和无数次的假设中存在过,只为了将所有的理解、操作所能达到的极致和彼此对于胜利的执着都糅合在一起,在舞台的正中爆发出来以在胜负的罅隙之间,铸造传奇的名局。

这样的对决并不是总能遇见的。

哪怕现在这样的、私下的对战,甚至也是一种罕见的奢侈。

在第一场告负之后,周泽楷忽然意识到这一切——这几乎要让他有些怅然了。可是叶修的声音透过对面的麦克,在隔音耳机之中回响着:

“再来吗?”

“嗯。”

毫不犹豫地,周泽楷回答着。

 

在那短暂或者漫长的时间里,陪伴他们的只有耳机中传来的音效、和回荡在整间训练室里毫无间断的键盘声。或许曾经有人为了找人而进来过,但却没有人打断周泽楷和叶修的对决——如果他们看起来都如此乐在其中,就算是旁观者也舍不得打断他们。

最后还是叶修推了键盘:“不打了不打了。我还约了人出去,下次再战。”

周泽楷似乎要隔一刻才反应过这句话,点了点头之后意识到叶修并看不见,说一声:“嗯。”

叶修摘了耳机站起来,手插在兜里晃出去。临到手搭在门把上,才回过头来看着正关了电脑、将账号卡从读卡器里抽出来的周泽楷:“打得痛快。谢了。”

——这时候叶修看起来不再像赛场上的时候了。

周泽楷意识到这点,但他的大部分思绪仍停留在刚才的对战中:“我也……多谢。”

叶修眼中掠过笑意,不过还是作模作样扳扳颈子:“不过我可不行喽,老了,下次小周要对我温柔一点。”

“撒谎。”——明明你多赢一场。

周泽楷拿起账号卡,站起来说。他的表情太认真,以至于叶修都情不自禁耸耸肩:“稍微尊老敬老一点不会怎样的……哎呀不行,赶时间先走了。”

男人挥挥手走了,留下周泽楷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中。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将账号卡揣在兜里,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苏黎世又停留了一天略作休整,中国队的众人也就踏上归程。虽然之前已经留了一天的购物日,不过考虑到每个人手机里微信上的各种代购请求,副领队还是明智地留够了充足的时间供大家在免税店买东西。周泽楷先按着母上大人给的单子一通扫货,眼看采购得差不多了,就在边上的男装专卖店拎了两条素色的Hugo Boss的领带出来,准备回去送给父亲。之后在登机口集合也算是顺利——而且这次他总算不和叶修坐一起了(刚才孙翔特地进关的时候跟他排一块儿,说是这次不能再让敌人插到我们中间);但却很难说这安排叫他心满意足。

孙翔上了飞机就戴着耳机开始在平板上看电影,周泽楷翻了会儿飞机上的杂志,困劲儿上来就睡了。

他半夜醒来的时候,飞机发动机正平稳地嗡嗡响着。顶灯已经关了,偶尔一两盏阅读灯亮着,边上的孙翔戴着眼罩半张着嘴睡得像个小孩子。周泽楷伸展一下身体,起身去洗手间。

这时候刚刚登机时候的燥热不见了,空调冷丝丝的,把之前残余困意都驱散了。他从客舱另一头踩着微暗的光回来,看着乘客在狭窄座椅里睡成各种姿态,偶尔一两个仍然亮着的电影屏幕映照出一小块明暗不定的光斑。他们这一片大多数人都睡了,唯一一点亮光来自叶修。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了过去,压低声音问:“还没睡?”

叶修从平板上抬起眼,看见是他也多少有点意外。

“昨天你们去逛街我不是补觉来着?早点睡吧,明天回去还一车的事。”

 

这句话不幸言中。下了飞机之后众人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站在传送带边等行李,仍然睡眼惺忪之刻副领队手机铃声已经大作,接了电话之后额上顿时汗就下来了:“……什么?现在?……记者都来了?”

大家本来也没在意。按程序来说电竞中心的庆功宴都是在到了市内之后,一众坐夜班飞机下来,多少都有那么点蓬头垢面的,极其符合大众心目中对一般宅男的刻板印象,若让冯宪君主席看到恐怕要来一粒速效救心丸。这厢副领队挂了电话之后咳嗽两声,将所有人都叫过来:“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电竞中心的领导带着记者来迎接咱们了。请大家都把队服穿好,咱们这也算光荣凯旋一定要拿出精神面貌来……”

副领队这一说开话匣子又收不住了,众人本来穿着队服的还好点,不少人已经将队服装在箱子里了,于是又是翻箱子又是找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悲鸣一声,直奔洗手间化妆去也。叶修本来一脸都是“好想抽烟啊什么时候能出去抽烟”的表情,听到这消息才一脸囧然:“我的队服都贡献给你们写字了!我现在穿什么啊?!”

“你是领队啊,穿西装穿西装。”副领队忙道。

好在叶修那身西装倒也就在随身箱子里。他一脸苦相去换了衣服回来——可惜领口还是松着,根本没打领带。副领队挨个检查仪容,没梳子的借梳子,脸洗得不干净的催去洗脸;看着叶修就这么过来了,急道:“你的领带呢,打上打上。”

叶修摆摆手:“真不知道给塞哪儿了,就这么出去吧。”

副领队头上青筋都出来了:“不成,你自己潦草惯了,冠军队还是要脸的!”

这时候周泽楷默默地往前走了一步,也没说什么,将手里那条没拆包装的素色领带往前递了递。

“哎呀,小周你有备用的真是太好了。”叶修此时也没客气,笑嘻嘻地接过来,“我下次买一条还你。”

周泽楷摇摇头——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如此这般兵荒马乱一通大家总算都能见人了,才拖箱子往外面走,副领队一边擦汗一边前前后后地嘱咐:“大家不要紧张,注意形象……”——可见之前肯定受了联盟宣传部不少嘱咐。众选手紧张程度不一,像几支冠军队的队长队员多少有些经验,不过剩下的几个紧张得就有些明显。但是等他们真的出了关,还是被接机的场景震惊了。

这何止是领导和记者啊微草皇风义斩队员都来了不说怎么连三零一都全员到齐了还有那么多粉丝和横幅是从地里冒出来的吗——!

这景象实在是令人震惊,以至于第一个推着行李车走出去的唐昊第一反应竟然是急刹车,如此没出息的举动倒也并非职业选手失格,实在是这场面过于盛大,就算总决赛也很难有这般盛况。后面的张佳乐本来闷头走,被唐昊搞得一个急刹车,正想说啥才注意到外面浩大的欢迎队伍。而这时所有粉丝也已经注意到冒头的中国队,顿时欢呼起来。

不至于这么热闹吧。

……但,也不错?

所有看到这场面的选手心中都不禁油然生起这么一种混合了紧张和得意的情绪,这么一边挥手一边在粉丝们的欢呼和闪光灯的包围中走出去,似乎比异国他乡胸口上一块奖牌的重量更能建立起“我们是冠军”的真实感,就连西装革履的大叔领导们看起来也亲切多了。更值得庆幸的是由于这不算传统项目,电竞中心估计着众人大抵为国争光的决心有、能在摄像机前面自自然然说出“首先感谢国家”的不多,也就避免了可能产生尴尬的采访一环,在领导欢迎粉丝亲密互动队友恭喜迎接的环节之后也就大家直接拉去酒店,领导简短致辞,领队一表感谢(“老叶穿了一身西服还挺像那么回事真是人靠衣装”——方锐语),然后挨个敬饮料慰劳,自然也少不了鼓励言辞。

这样的场景对每个人都是陌生的。在这一刻,冠军的意义化成某种庞大又难以捉摸的东西笼罩着他们,这是之前所不可能有的、商业化的联赛所不可能带来的、将所有的人无论队伍、地域和短暂的胜负中超越出来而连结成一体的荣誉;但同时也是某种微妙的、不可言说的尴尬——这儿可没有谁习惯听领导讲话。

“队长,你们真的太了不起了。”高英杰小声对王杰希说。

王杰希摇了摇头,说:“这并不是中国电竞的第一个冠军。”

这时喻文州听见他的话,转过来说:“……却是迄今为止,影响力最大的一个。”

周泽楷没有插进他们的对话中。他的眼前似乎还闪烁着刚才闪光灯的光晕——长久的广告经历早教会他如何应对镜头,可是今天他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甚至是轻微的疲惫。在酒宴喧闹的安静之中,他看见叶修坐在桌边,他的样子看起来很严肃,甚至比在决赛之前的那一刻还要严肃。

“这将是最好的时候,”他说,像是说给不知什么人,也像是仅仅对自己说着,“也有可能是最坏的时候。”

周泽楷看着他。他懂得叶修那句话的意思,但是并不因而感到惧怕——从一开始,他所看见的荣耀战场就不是纯粹的。即使坐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他似乎也能听见新赛季遥远而隐约的战鼓。

这将是一个不再有叶修的赛季。

而对于叶修究竟为何决定远离荣耀的赛场,他依然没有得到一个可信的答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