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 4.

4. Encrypted Desire

 

自从顺利通过了小组赛进入了八强,不得不说中国队内原本极其紧绷的气氛也渐渐向着积极的方向扭转了。大家虽然还是在进行着认真的备战,但明显气氛比起前几天背水一战的时候要来得轻松,队中几个向来活跃的选手纷纷恢复其本质,尤其是李轩和方锐意外地合拍,一捧一逗的,眼见退役之后便可以去北京德云社找份出路。而队里的集训安排也变成了上午分组打内部对抗,下午各自安排练习,可以说除了必要的、带有针对性的战术安排之外,基本是交代给大家自行发挥了。按叶修的话说:最克韩国队的打法就是以力打力,拿出十分的实力来碾压对方就行。

这倒也并非全然鲁莽。毕竟韩国队和之前对战的北欧三国不同,并没有国家队集体作战的经验,和中国一样是临时成军,同样有团体战战术不够娴熟的短板。但是作为历来的电竞大国,韩国队个人选手的战力总体来都要高上一个层次,再加上他们一开始发挥就不错,并没有遇到中国队那样的挫折;和组内第二德国队也没有硬碰,而是携手和平出线,可以说,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可是这样的特点也令得中韩的决战更像是一场严肃版的全明星周末对决——在相对弱化的整体战术之下,谁能发挥最大程度的个人战力,谁就能顺利取胜。显然对于这个场面,中国队是不感压力的。叶修一边揪住喻文州张新杰几个开小黑屋会议,一边点评着大家今日集训中的问题,多少给人了些“游手好闲”的错觉。

而就在离韩国队的比赛还有三天的时候,中国队迎来了一位特别的访客。

那时候恰好是大家吃完午饭的自由休息时间。周泽楷回了屋准备小憩一会儿,正好叶修也坐在桌前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地弄表格,就看见副领队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叶领队,楼下有人找你。”

“找我?”叶修显然也十分惊讶。

“是不是你的朋友啊?这人中文也不太好,又不会说德语,英语也只有仨瓜俩枣,前台把电话转上来之后我费了半天劲,就听明白对方是找叶修。你有朋友在这边吗?”

“应该没有,尤其是还不会说中文……?”叶修显然也有点想不明白,不过他向来不是冥思苦想型的,直接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先下去看看再说。小周,你英文好吗?”

周泽楷毫无防备的被点了名,刚“哎”了一声,叶修倒已经替他做了决定:“走,一起看看去。”

于是周泽楷就这样被抓壮丁下了楼。两人一出宾馆大厅,就看见一个陌生人坐在沙发上,一张东亚面孔,小眼睛,梳理整齐的短发,黑框眼镜,微微有点胖但总体还算精神,乍看还以为是个程序员,但等叶修和周泽楷俩人多少有点一头雾水地走到大厅里的时候,那人顿时眼中迸出了亮光:“叶修先生!”

说着蹭一下就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叶修前面,热情地伸出手和叶修握了握。叶修这时候脑中忽然灵光一闪,道:“朴义贤!”

周泽楷这下也知道了——面前这人不是别人,就是近年来韩国那个新星,战斗法师“Chariot”的操纵者朴义贤;之前他和叶修在飞机上正是看这个人的视频来着。

虽然叶修按中文的读法念对方的名字只能说和韩文相似,不过朴义贤还是猜出来对方认出了自己,一高兴就又拉着叶修的手上下摇晃了好几下:“是,是,我,Chariot,你,一叶之秋!”

“换号啦,呃,”叶修显然也不太习惯对方这么热情,比起记者招待会上面对记者的游刃有余,这位才露面一年的队长显然没有积累任何应对粉丝的经验,“你来找我?”

显然朴义贤的中文储备就此告罄,吭哧了几个字之后才用英文说:“我想和你PK,私人的,希望你能同意。”

叶修转过头来眼巴巴地望着周泽楷。周泽楷不能说英语多好,总还有点高中底子在,当即充当了临时翻译。而朴义贤此时也认出对方,咬着他那不太准的中文,说:“一枪穿云!幸会幸会!”

“……你认识我?”周泽楷有些错愕地和他握了握手,用英文问道。

“我初中时候随父亲在山东住,那时候每天看的是中国的职业联赛,大漠孤烟,一叶之秋,扫地焚香——”朴义贤说着,意外地,这几个名字他都咬得非常准,“棒极了!我最喜欢一叶之秋,后来就开始学着他玩战斗法师,一直到现在,所以无论如何,我想和一叶之秋打一场!”

周泽楷解释给叶修,叶修思考片刻,回答:“我一年多没有打战斗法师的号,如果这样他也不介意的话,就上来打。”

周泽楷对这样的答案有点意外,但还是照样问了朴义贤。朴义贤连忙摇头说不介意不介意,能够打就好。于是叶修带着两人上楼到了练习室——这时候练习室里基本没人了,只剩下王杰希还在原地用电脑查着什么,看见三人进来挑了挑眉毛:“是我看错了还是你真的把韩国队的新人带了进来?”

“这家伙说要跟我打一场。”叶修说完指给朴义贤他要坐的机器,两人坐下各自刷卡进入之后,朴义贤又对周泽楷说:“我希望这是我和叶先生两人的对决,虽然不好意思,能麻烦你们两个暂时离开一下吗?”

“没有问题。”王杰希接了话,示意周泽楷两人一起出了练习室。直到门在背后关上,王杰希才摇了摇头,“真不知道韩国队领队是不是发了疯,竟然让这家伙自己过来。”

周泽楷想了一下,说:“叶修会赢。”

“赢?叶修不是只看眼下的家伙。”

说完这句话,王杰希就走了。周泽楷看了看紧闭起来的练习室的门,很快也明白过来王杰希的意思——比起这种无意义的单挑的胜负,恐怕叶修更期待的是通过PK来挖掘出对手的习惯性战术,然后将其反馈给队员吧。他想了想,还是在一旁公共区域的沙发上坐下来,安静地等着里面单挑的两个人。

两个人的对战并没有持续很久。朴义贤多少也知道顾及大局,并没有任着性子打到尽兴,打了一盘之后就说“谢谢指教”而结束战斗了,顺便还拿出随身携带的签名板请叶修签了个名字。叶修签名倒是签得习惯了,笑眯眯地给他签好,说:“你打得不错,不过还差一点。”

“如果是正式比赛,我不会输的。”朴义贤义正辞严。

听了周泽楷的翻译,叶修摇了摇头,说:“正式比赛也不行,肯定还是输。不过小周这句就别翻译了,省得刺激他。”

周泽楷嘴角抽了抽,绞尽脑汁翻译了一句:“希望有机会在正式比赛中碰面。”

朴义贤抱着签名板,表情很是惋惜又有点窃喜,最终还是对周泽楷说:“周先生,叶先生不能代替中国队上场,是你们的一大损失,也是我们的幸运。”

周泽楷听了这句话,并没有一如既往地微笑点头,或者说一个“嗯”字,而是回答道:“叶修不能上场,是我们的损失,却不是你们的幸运。三天后你们会知道的。”

朴义贤充满自信地笑了笑:“那就让我们三天之后见吧。”之后又用他那不熟练的中文向两人道别,自己抱着签名版回去了。

“……最后你们说了什么?”叶修从兜里摸出一支棒棒糖,一边拆糖纸一边问。

周泽楷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办法把最后的那几句对话用中文复述出来,想了半天才总结成两个字:“放话。”

叶修看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不错嘛小周,这是近朱者赤,跟我当同屋连放话都学会了。继续保持。”

“……”周泽楷不知道是反驳好还是接受鼓励好,好像两者都不太对。

“对了,”叶修顺手将糖纸扔到一边垃圾箱里,“看见孙翔让他来找我,给他喂喂招。说不定对韩国真得轮到他首发。”

 

对于中国队和韩国队的比赛,事实上国内媒体均持谨慎中立态度,没有一家敢放话认为中国队必然能够取得胜利,论坛上盲目乐观派和失败论派争执不休,还没打呢就已经在〇扑盖起N座高楼,从韩国队过去的战绩中国队小组赛的不良表现双方心理素质乃至中国男足历来恐韩痼疾一一论辩过去,真是论据与扯淡齐飞,打油诗共改图一色,煞是壮观。

最终那天比赛开始之前,解说组们也不免俗要来个赛前预测——李艺博和潘林都属于保守派,预估比分都是6:5险胜;反而林敬言大胆一点,认为说不定这场比赛会以大比分完场。

结果却也正如林敬言所料。从个人赛孙翔的一挑二开场起,在这场本来被认为是苦战的比赛之中,胜利女神就已经朝向中国队露出了微笑——尤其这一挑二中还包括了韩国的希望之星“Chariot”朴义贤。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朴义贤只能无奈地承认:

“我错误地估计了孙翔的水平。”

正坐在休息室里的大家听到这句话齐齐转头,看的倒不是今天一挑二的功臣,而是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里的叶修。

“看我干啥?”某人一摊手,特别光明正大。

“……可怜一个老实孩子就这么被你骗了。”王杰希叹了口气。

“如果韩国队知道之前朴义贤曾经送上门来,估计会直接开除他吧。”喻文州叹了口气,“小狐狸碰上了老狐狸,道行还浅点。”

孙翔咳嗽一声:“别说得跟我就打不过他似的!”——不过这话他自己说得都底气不足。

作为轮回的队友,周泽楷自然也对孙翔的实力十分清楚。他相信孙翔在单人赛里遇到朴义贤肯定也会获胜,只不过困难程度肯定不一样。叶修和孙翔操练的那几天基本就是按着朴义贤的一般性连招在打,基本已经将孙翔打得对朴义贤的套路十分熟悉。这种未在朴义贤计算中的熟练,自然就成为了赛场上的败因。在这场比赛中,如果说孙翔是拿下胜利的那个人,那么叶修就无疑是引导胜利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周泽楷又忍不住多看了叶修一眼。就算他从来没有小觑过这个人,对方还是会在各种意义上越过他的估计。

现在荣耀之中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教练。或许,叶修会成为其中的第一个。

这时候会场的工作人员在门上敲了敲:

“新闻发布会已经准备好了,请准备发言的选手这边来。”

和小组赛不同,进入淘汰赛轮次之后每场之后都有了新闻发布会的安排。按照惯例每场都要有三个人接受采访,队长喻文州铁定跑不了,本场表现最佳的孙翔也名列其中,叶修惯例一般地想要临阵脱逃,但显然遭到了所有人的鄙视。

黄少天自然不甘寂寞挺身而出:“到底还有没有领队的自觉性啦,有你这么压榨队员的吗?”

叶修摊了摊手:“其实我觉得你就挺合适的,正好也考验一下这边翻译的神经坚韧度。”

“去去去我今天就团队赛收了一个人头上去合适吗?”黄少天一脸嫌弃得不行的表情。这时候围观群众已经开始在手机QQ群里奋勇地匿名吐槽:

【匿名】奔波儿灞:为了翻译的精神健康黄少最好还是别上了。

【匿名】灞波儿奔:你真的确定叶神对翻译的精神健康好一点?

【管理员】君莫笑:呵呵。

【匿名】奔波儿灞:……咳咳。

【匿名】灞波儿奔:我们什么也没说。

不管中间如何波折,最终叶修还是荣幸地成为了走出亚洲面向世界的中国荣耀头三人(方锐语)。而在这场叶领队的新闻发布会首秀上,他果然不负众望地重复了几近标志性的发言:

“目标?当然是在保证小组出线的前提下争取冠军。”

中国记者全部当场扶额了:大神,你在国内也就算了,在全世界人民前还这么掉节操真的好吗?

外国记者则瞬间兴奋了。虽然这种诡异的比较完全不符合一般逻辑,但没关系,新闻就是要爆点要不按理出牌啊!这下,不少电竞媒体和网媒的头条都变成了:中国战胜韩国之后声称为冠军而来——潜台词:你如此吊是为哪般?一瞬间,尽管有一个相当不错的8:3的胜绩,叶修这般的发言还是瞬间被外国的荣耀迷们群起而攻之了。中国记者们一边看同行报道一边忧心忡忡——叶修领队有信心确实不错,可是问题是这样不会让队员心理压力过大吗?

 

可惜,记者同志们太低估这帮荣耀选手的心理承受力了,尤其是在面对叶修的爆言这方面上。叶修那可是刚拿着一个散人号带着一支网吧队把眼下这些人从网游虐到联赛再虐到季后赛,而且种种脸T的嘲讽行为基本都可以归纳为四个字“大神,任性”。事实上,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众人就已经就叶修的行为进行了一通口诛笔伐——“领队你是不是除了这句话没别的词了?”方锐还另辟蹊径:“老大,你把我下赛季的发言用掉了!”嬉笑完之后,休整一天,所有人就开始准备下一轮对德国的对战。不管外面媒体上炒成什么样子,队里却没人有闲心去关注。

现在,时间简直太重要了。

用着每一点时间完善战术的周泽楷,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临赛前的最后一天晚上听到叶修和喻文州的那一段对话。

那时他吃过饭,去宾馆附近的街上散了散步。苏黎世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的高楼,街道两侧都是些二三层的小楼。他们的宾馆离市中心并不远,能够遥遥望见教堂的钟楼。周泽楷以前也和父母来过欧洲旅游——那种几日数国游的,但还是第一次在异国的城市待了这么久时间,虽然完全没有游玩的行程。

如果不是最后拿到冠军,恐怕也没有心思去观光吧。

呼吸着夜晚微凉的空气,周泽楷踏上了归途。他在轮回还有去健身房的习惯,不过在这边没那么方便,就改成了散步。他回到宾馆之后也没有坐电梯,而是沿着一侧楼梯往上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喻文州的声音从头上飘下来:“你真的不想上场吗?”

周泽楷本能地停住了脚,就听见叶修的声音响起:“别诱惑我啊喻文州。你明知道我贼心不死。”

“规则是存在操作的可能的。”

“一开始建这支队伍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想过这队里加上个散人会是什么样子。”轻微的烟味随着这句话飘散下来,“这个国家队需要的是领队而不是一个能够上场的君莫笑,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

“算我服了你。”

喻文州最终笑了笑,放弃了争论而开始聊起其他的话题。周泽楷停了片刻,还是沿着楼梯走了上去——果不其然,楼梯拐角的吸烟处,叶修和喻文州正人手一支烟,一副放松的姿态。

“被抓到了。”叶修虽然这么说,不过却没有丝毫被抓现行的紧张感,“小周保个密啊。”

喻文州看了看周泽楷,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手将烟按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放松结束,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保证十一点前上床,向张新杰看齐。”

“也真难为他了,到了今天才彻底倒过时差来。”喻文州笑着说。

“所以我才让他负责明天的团队战啊。还要拜托你当幌子了,索克萨尔大大。”

喻文州挥挥手,自己上楼去了。叶修也按了烟,对周泽楷说:“怎么,不回去吗?”

周泽楷摇摇头,停片刻才说:“我都听见了。你不想上场吗?”

“瞧说的,这不是战术不合适、规则不允许吗?”叶修笑嘻嘻地一边说一边往楼上走,“如果可以我也想上场,有时候坐在底下看你们着急啊,也是干着急使不上劲。”

周泽楷跟在他后面,直到两个人回到屋子里才继续道:“——你制定的战术。”

“哎哎,小周你这就搞错了,”叶修故作高深地摇了摇竖起的食指,“你知道领队主要任务是什么吗?”

“分析战术……?”

“那还要喻文州干吗?再加上肖时钦张新杰王杰希,你们都吃白饭的?”

周泽楷心想就算你这么说,也没见你少看一场的视频啊。

“我不用上场,所能做的,一是给你们找资料,再一个就是让大家减轻心理压力啊。”叶修摇了摇头,一脸“孺子不可教”般大咧咧地说,“所以怎么说这次的领队选得好啊,就得找我这种最招恨的才成。你们谁没被我抢过Boss抢过冠军啊?要都能拿出网游里跟我抢Boss的气势,哪儿能输啊。”

周泽楷沉默半天,说:“我没抢过。”

叶修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有没有在网游里碰上周泽楷了,直接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以后加练补上这一课啊。”

周泽楷想了想,说:“你不是退役了嘛。”

这刀补得稍微有点狠。叶修装模作样做了个捂胸口的动作:“不能剥夺退役选手的荣耀游戏权呐枪王大大。”

周泽楷沉默。当年君莫笑是如何在第十区兴风作浪的,就算轮回不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也绝对是印象深刻、无论如何不想再来第二回。想想现在叶修退役了基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蹦哒,假若手头那一车的马甲号今天明天地挨着个儿出现在抢夺野图boss的战场上,周泽楷用脚后跟都能想到各大公会会长奔走相告地拉响警报“救命呀君莫笑那个贱人又回来了”的样子。

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叶修却做了个坦白的手势,说:“放心,我不会再像原来一样满世界乱窜地抢boss了。之前那是为了建设兴欣不得已为之,现在兴欣也有了完备的公会体系,我没必要再去插一手。”

周泽楷忽然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叶修的这些话就仿佛要将他自己从荣耀中剥离开来一样——如果不是这样,他为何又要退役呢?周泽楷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如果现在问出那个盘亘在他心头许久的问题的话,也许叶修就真的会这样消失在荣耀的世界之中了。

而这一刻叶修只是轻松地笑着,他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早点睡吧。明天还有比赛。”

 

事实上,和德国队的比赛十分胶着。

个人赛首发五人,中国队以3:2落后一分。这点差距不算致命,但也不是令人放心的开头。团队赛确实是一个绝地反攻的机会,但与此同时,也可能被对方用来拉大比分差距,如果稍有不慎,中国队就是全盘皆输。

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什么也不用说了。叶修难得正经,对着要上场的众人就说了两个字:“加油。”

“……还用你说。”方锐嘟囔一声,一马当先地站起身来。

“大家不要紧张。”喻文州倒真是一点看不出来紧张,“就按着昨天的战术安排去打,灵活应变。”

在六个时区之外,电视台直播间潘林正好也报完了本次出场名单,问道:“林老师,李老师,这次中国队所排出的团体赛阵容,是不是本届比赛中最为注重攻击性的比赛阵容?”

李艺博先接过了话筒:“如果按近程攻击手为一叶之秋,中程王不留行、海无量乃至索克萨尔控场,再加上一枪穿云游走策应的话,可以说是本届比赛到目前为止,中国队排出的最具攻击性的阵容了。”

“这种排兵布阵多少有一点险中求胜的意味。德国队非常谨慎,同时他们队高输出的选手很多,从中国国家队的人员排布来说,很难讲采取保守策略的话会收到怎样的效果。”林敬言说,“同时,正是因为主力攻击手基本都延后到团队赛出场了,所以个人赛上吃了一点亏。在我看来,叶修这把是将筹码都押上了。”

“在淘汰赛的阶段,这样的选择也无可厚非。希望随机的地图能够让我们的队员恰到好处地发挥……啊,这一场的地图是未来都市。”

这张图也是荣耀公司为了世界邀请赛新作的一张地图,某种意义上也是最为复杂的一张地图——不仅有大量楼房,驶过飞速运行车辆的快速路(和车辆相撞会造成伤害)和穿插其间的步行道,还在地图上分布了两对随机传送点。这张地图对于快速突袭并不适合,除了位于地图中心的公园之外,基本没有开阔地了。

这张地图某种意义上非常适合散点游击——不过与此同时,对于队内指挥的要求也很高:团队赛毕竟不是一对一的个人赛。

就在潘林和李艺博正讨论着这地图对喻文州是否是过于艰难的时候,而在比赛场中的五人已经迅速进入了状态。中国队的出生点似乎距离德国队有些过于遥远,视野范围内都没有出现德国队的身影。

思考了一下,张新杰在队频中发出指令:向广场附近出发。

“呃。……看来这场的指挥是张新杰。”

在这个指令发出之后,李艺博不得不承认自己再一次被打脸的事实。

“但如果本场的指挥不是喻文州的话,那么喻文州为什么要上场呢?”潘林说着,画面中也出现了地图的切换:显然,德国队的出生点离中国队相当远,基本就在中国队的对角线上——而这支队伍现在显然也在向地图中心前进。双方的碰头,显然还需要一些时间。

“你们见过不是作为指挥的喻文州吗?”林敬言忽然问。

这句话一说,李艺博和潘林都顿了一下。喻文州一出场的时候就被定义为队中的指挥塔,就算在历届全明星之中也基本由他担任团队赛的指挥。在联盟四大战术师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二号人物,这基本也已经成为联盟的公认。

但是,在这一场关键的比赛中,叶修却选择了张新杰作为指挥。

这会给比赛带来什么变数吗?

在演播室的三人展开讨论的同时,两只队伍都已经到了公园广场附近。但是和继续前进相比,两队都采取了谨慎的策略:中国队这边派出了魔道学者王不留行前去侦查,而德国队则派出了队中的盗贼。两人均属于移动速度快的角色,很快就在广场上碰了头,开始短兵相接。但很快,王杰希丢出一个熔岩烧瓶之后,就开始头也不回地朝来路后退。

德国队队内犹豫了一下,队长元素法师还是发出指令:追!顺便队伍中的枪炮师三枚反坦克炮已经朝着王杰希的背影追了过去——可惜王不留行身影诡谲,一个抖动让过炮弹,就已经消失在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林中。

德国队思考一下,并没有采取保守防守的策略,而是保持队形开始向前推进。公园的树林毕竟没有什么复杂的地形,而中国队似乎也并不准备长期躲避,两队就在稀疏的树林里丝毫不爱护花草树木地打得草木横飞;孙翔已经和对方的重剑剑客战成一团,而德国的枪炮师已经开始掩护着己方的召唤师和召唤兽们先取张新杰;而战斗系的盗贼正在保护着己方的元素法师吟唱。方锐这玩了盗贼多年的行家里手怎么肯看人家“关公面前耍大刀”,一个捉云手兜头罩来,另一边对付召唤兽的王杰希趁虚而入一张星星卡片丢出,正好打断元素法师的吟唱。周泽楷也不可能闲着,他子弹如雨射出,并不特定攻击哪一个人,却往往就卡在打断的那个节骨眼上,让德国的选手打得极不舒服。

即使如此,德国队的召唤师的技术可比兴欣的罗辑来得熟练得多,他一方面在枪炮师的帮助下成功地缠住了王杰希,而召唤出来的一朵魔界之花,已经无声无息地袭向了后方的张新杰。

打倒牧师某种意义上就是胜利的一半,这绝对是荣耀团队赛中的至理。被魔界之花缠上的张新杰虽然也开始放出圣光做为抵抗,但是少了他的治愈支撑,一下子,中国队选手的生命都下降得有些快。

召唤师心中刚开始得意,忽然看到队频中闪过队长的一个命令:

术士!

在那短暂的一瞬间,召唤师忽然意识到,中国队的那个指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

下一刻,一扇漆黑的大门仿佛从地中冒出一样,其中伸出无数的触手,将德国队的牧师卷了进去。就在这一瞬间,正在和魔界之花缠斗的张新杰也敲下了两个字符:11。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更多的指令。孙翔高高跃起,一记斗破山河发出,其强制的吹飞效果基本上打散了德国队的战位;而周泽楷一言不发,一记巴雷特狙击的大招直接爆头,带走了牧师50%的生命。

德国队的队长怎么可能任由情况继续恶化下去?他一边飞速敲着字符指挥队员掩护牧师,另一边也借由之前给自己套上的“全神贯注”,瞬发了一记雷电贯穿,直取张新杰;而并不在孙翔的攻击圈之内的枪炮师,此时也一道卫星射线射向喻文州,显然是要打断索克萨尔对己方牧师的控制。

然而结果却并不是那么理想。

之前困着张新杰的魔界之花已经被孙翔的斗破山河干掉,此时石不转移动迅速,走位的操作已经使得这一突如其来的雷电贯穿落空——这倒有些误打误撞的意思;而喻文州虽然硬抗了伤害,但枪炮师的血线也瞬间下滑一大截。

“镜面术”!

枪炮师顿时辨别出了这术士常用的小手段——但好在己方的牧师因是从死亡之门中调出,这样的交换也还算合适。可偏偏王杰希,抢过召唤师正在重新召唤的这个空当,飞一样来到牧师的身前,对着只剩下不到50%残血的牧师一通猛攻。

德国队自然不可能看着自家牧师被攻击,但是剩下中国队几个选手此时也一通猛攻,竟拖得德国队无法回援——最终,德国队的牧师,就成为了本场决赛第一个牺牲者。

“攻击术士!”

德国队的队长很快下了指令。在他的认知中,喻文州是中国队的指挥塔,对他的攻击能够有效牵制中国队,一开始的小组赛中,几个北欧国家这种集中攻击一点的策略,往往使得中国队险象环生——更别提现在喻文州还吃了一记卫星射线,虽然有镜面术反射了部分,但伤害也是实实在在的。

可是出乎意料地,并没有人回援索克萨尔。海无量一道念龙波,直接将德国队的盗贼吹起送到了一叶之秋面前,正对着战法的一顿猛攻;而周泽楷也毫不动摇地集火盗贼。盗贼同样是薄皮职业,而喻文州这边还被张新杰刷了两个瞬发的大治愈术,竟然在一轮猛攻之中,还抢出了个空隙送出了打在手杖上的六星光牢技能将枪炮师困住了九秒。

很快,德国队的盗贼和索克萨尔双双回了复活点。而中国队在作出攻击的同时,张新杰也不断在队频中发出指令,逐渐改变队形,向某个方向移动。

这究竟是为什么?

作为张新杰的两年队友,林敬言很快注意到这点并指了出来:

“这种移动绝非随机的。”

在这种激烈的对战中,这种程度的移动较难被察觉。以张新杰缜密的指挥风格之下,这种整体的转移更是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事实上,中国队正在试图通过攻击,将德国队推到公园树林的另一侧。而作为远程的枪炮师,他的活动范围要比队友更加远一些。

而这恰恰是中国队正在等待的机会。

一直只在通过子弹的僵直效果控制对方枪炮师的周泽楷,忽然在某一个时刻开始转火,子弹如同两道长链一般朝着对方的枪炮师席卷而去——先是一颗僵直弹打出了僵直效果,随即连串的击退效果将他向身后推去。

这是……

枪炮师心头刚刚闪过疑惑,就已经看到了地下闪烁而起的法阵光芒。

随机传送点!

枪炮师还来不及吐血,传送阵光芒亮起,德国队的远程选手就已经被送走了。

这一来可以说情况大为转变,德国队来不及抱怨就已经陷入了五打三的尴尬局面,甚至对方还有个牧师。这种极端状况下队长元素法师一道指令:撤退!

——显而易见,对方比较熟悉树林里的环境,而现在他们的最佳选择是一边撤退一边谋求和枪炮师的汇合(这位不幸被传送走的选手已经发了坐标,好在离得并不是特别远)。

但是中国队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样的利好机会?甚至不需要张新杰的进一步指挥,所有人就已经开始了猛攻,王不留行海无量一叶之秋朝着重剑齐齐涌上,而一枪穿云的枪弹则朝向召唤师和元素法师铺天盖地袭来。三人围攻之下的重剑毕竟不是能创造奇迹的君莫笑,这位可怜的选手甚至来不及在队频中发一个求救就已经化作一具尸体躺倒在地,所能做的唯一挣扎就是用最后一招75级大招尽可能削弱了中国队的血线。

而元素法师和召唤师被周泽楷牵制得无法上前,两人且战且退,用上了技能好歹是在他们和中国队之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队频中飞快掠过一行外文,德国队数位选手放弃在开阔地带正面决战的策略,开始朝向地图的快速道路上撤退,意图和被传送走的枪炮师尽快汇合。

“追。”张新杰在队频里面同时连续发出许多指令组织起追击。在这种演变成拉锯战的局面下,他的谨慎和大局观显然更能得到发挥。半个小时的纠缠追逐后,中国队竟是以6:5的比分反败为胜拿下了半决赛的胜利。

事后,德国队队长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采访的时候不得不说:“中国队在关键时刻对于随机传送点的利用,可以看出他们对地图的掌握到了近乎可怕的程度。要不然,就是他们的运气实在太逆天了。”而在记者将这个评论抛给本场MVP张新杰的时候,素来严谨的牧师选手只是推了推眼镜,说:“没有任何运气是建立在毫无准备的基础之上的。”

记者们一阵哗然,问:“你这是承认中国队对新的团队地图极其熟悉嘛?”

叶修非常自然地接过话筒:“战术秘密,恕不奉告。”——这一切自然给会后的新闻报道增添了不少材料。

“说得举重若轻,”方锐一边看直播一边吐槽,“把我们趟地图的辛苦都一笔带过了!”

“战术秘密嘛。”喻文州笑了笑,“就像张新杰说的,机会只站在有准备的人那边。”

“你们这些玩战术的果然心都脏。……不过队长我发现你最近老帮着叶修说话啊这可不太好,”黄少天说着说着压低声音,“这场比完了咱们可还是敌人啊?队长你得端正敌我界限……”

周泽楷坐在一边,却并没有听大家的讨论。

他的脑海中始终还回放着从比赛席中走下来的那一刻。

不知怎的,他第一眼便看见了坐在选手席上的叶修。在聚光灯那强烈的灯光所晕染出来的暗淡边缘中,男人自在地坐在那里,对他们的胜利并不是“欣慰”,而是多少有些嚣张的“理直气壮”。即使在他身边不存任何高光,但那一弹指的瞬息,周泽楷觉得自己仿佛无法移开视线。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