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 3.

3. This is the beginning

 

和赛前的正面预测不同,中国队的开局走得并不顺利。

从小组抽签的形势来看,中国队的签运算是相当不错,完美躲避了作为夺冠大热门的美、英、德、韩,小组第一的形势一片大好。尽管出去之后免不了要和韩国或德国对碰,但所有荣耀迷们都在期待着中国队先在小组赛里来一个响当当的开门红。

结果却偏偏背道而驰。中国队第一场和丹麦打得战况胶着,6:5险胜一分,可算苦战;第二场打挪威,个人赛就已经先丢两分,团队赛中,作为指挥的喻文州更是被一波围攻早早带走,虽然剩下的队员奋勇奋战,最后也只不过将总比分维持在了8:3上。但与此同时,瑞典两战皆胜,对丹麦是10:1,对挪威一局是7:4。

于是,中国队不要说争取小组第一,目下的出线形势都变得极端严峻起来。如果挪威战胜丹麦,即使中国小比分战胜瑞典,由于之前战绩不利,相较互相战绩的情况下仍然会被无情淘汰。

世界邀请赛开局不过两场,出征之前壮志成城直指冠军的中国队,竟然一下子被逼到了出局的边缘。电竞杂志们还算客气,长篇报道不过诸如“世界比赛缘何适应不良?”“加强国际交流势在必行”“闭门造车之弊”之类;〇扑之类的体育论坛里则是失败论满天飞,粉粉黑黑相互指责——诸如张佳乐幸运E连累全队,带了孙翔不如不带,周泽楷中看不中用,叶修缩头乌龟不上场之类近于人身攻击的言论屡见不鲜,被版主禁言大招斩落的ID不计其数。

但是在苏黎世的众人谁也没有空闲去注意这些言论。两场并不顺利的比赛沉重地压在每一个人的肩膀上:眼下的情景是所有人都不曾预料过的。从赛前的资料来看,北欧几个国家并非多么厉害的对手,单独以单个选手的素质来说,是不及周泽楷、王杰希这样的大神的,平均水准也不能和韩国或者德国这样的强队相比;但就是这样的队伍,却在团队赛里让中国队感到束手束脚。如果他们在小组赛中碰上的同样是临时成军的韩国或日本,恐怕也未必会感觉到这样的差别;但是北欧的这几支队伍显然有着上佳的默契,团队赛配合的水平几乎和平日里的俱乐部战队几乎不相上下。

叶修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里的气氛极其沉重。第一场的惨胜大家或许还认为是战术上的失策;但对挪威意外的败绩则让所有人都失去了闲聊的心思,就连黄少天也低着头一言不发。叶修坐下之后扫视了一眼大家,脸上的神色倒也没显出什么沮丧,可是上来的话却一点都不客气:

“怎么了,一个个都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之前就和你们说,心理压力不要大。结果呢,上了场之后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喻文州被搞下去团队赛就被人打懵了?张新杰和肖时钦可还在场上呢。黄少天你发不了垃圾话就没精神了?要那么想在公共频道刷屏你先把英语练上去,还是你指望队里给你配个翻译啊,再出现一次浪费机会的情况,你干脆去打擂台算了。唐昊,你现在又不是队长,拿着唐三打打得还不如拿着德里罗,对得起账号卡吗?……”

叶修那种素来理直气壮的口吻,在此时听起来格外刺耳,问题是他说的每一句都确实是众人在比赛中犯的错,被说的人也没法反驳。最后叶修看着坐在桌子最远端的孙翔,说:

“如果你们都这么个揍性,少不得还得让我上吧?——好在一叶之秋还在这儿呢。”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既平静又理所当然,好像一点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实际上却是不客气极了。他对面的孙翔被说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偏偏上一场是他过于孤军深入、拉开了阵型才让喻文州那么容易被人一波带走。他右边的肖时钦略微侧过了身,似乎想说什么,孙翔却猛地起身,推开屋门就走了出去。

周泽楷不由得看着叶修,但叶修表情仍然不变,甚至没再往这边看一眼,就说:

“那么我们现在来看一下瑞典队的视频。”

周泽楷心中七上八下,最终起身,点一下头之后就跟了出去。出门的那一刻,叶修平稳的声音仍从门后传出来:

“这支队伍的风格是以稳健为主……”

 

这里的宾馆并不大,而且比起国内的设计而言更显得有些曲折。周泽楷向外走了没几步就在楼梯口的休息区看见了靠在落地窗边的孙翔。

他不知道说什么,犹疑着停下了脚。

“队长。”最后反而是孙翔先开了口,“还在开会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

孙翔一时又沉默下去,最后半天才说:“我不甘心。”

周泽楷挑了挑眉。

“叶修……比我厉害。”孙翔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因为这一点是他自己根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因为不承认这一点,自从他到了嘉世之后,当时已经退役的叶修就成为了他心中必须要打倒的对象:

因为叶修已经过气了。因为他比不上自己。所以,斗神一叶之秋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合适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总决赛中的那梦魇一样的短短几秒又出现在孙翔的脑海中。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袭击、本能却措手不及的应对、飞速下滑的血线——在那个瞬间,孙翔终于承认了一个他早该承认的事实。

他比不过叶修。

就是因为他不如叶修强,所以他更加不能承认这一点,更加不能甘心于自己失败的事实:一旦在这时候承认了自己的失败,那么,他长久以来赖以生存的斗志也就不见了。

孙翔紧紧捏着拳头,这些话他固然不可能对周泽楷说,即使周泽楷是他的队长。但是叶修刚才那一句话就像警钟一样绷紧了他心里的弦。

“我不会让出一叶之秋的。就算是为了队伍的胜利,——也不行。”

周泽楷平静地看着他,确认了在青年眼中翻滚的,确实是斗志而不是无谓的骄傲,便认真而慎重地点了点头:

“不会让。”

 

那一天晚饭的时候喻文州特地端着餐盘过来,示意了一下周泽楷对面的空位:“可以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喻文州坐了下来,稍微寒暄了几句便问:“孙翔还好吗?”

“……嗯。”

“希望今天下午的激将法有用。”

周泽楷手中的叉子稍微顿了一下。

“你也大概猜出来了吧?孙翔开局之后的状态就不好。不仅是他,唐昊也一样,其他人也多少有一点。第一次的世界邀请赛,我们看得都比我们想得更重一点。”喻文州说着,“但这其中,状态下滑得最明显的,就是孙翔。”

“嗯。”

周泽楷点了点头。最近的两场比赛之中,本来的战斗法师失去了原有的锐气,甚至有时候显得有些绑手绑脚——这一点,他作为队友比谁都清楚。

“简直就像是撞上了新秀墙一样。”喻文州笑了笑说,“只不过,来得太过不凑巧了。”

周泽楷将叉子上的奶酪鸡排送进口中,两人默默地吃了一会儿东西,他才问:“你的主意?”

“你指让叶修扮黑脸?不,那是他自己的提案。要说拉仇恨的天赋,咱们队里没有人比他高;就连全联盟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周泽楷点点头,这答案并不让人意外。在今天的会后,大家心里想必都憋足了一股“要给那家伙好看”的劲头,对丹麦的那一场想必会打得相当……出人意料。

“明天晚上的例会,能确保孙翔按时出席吗?”喻文州微笑着说。

“他会去。”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不用我提醒。”

“我想也是。”喻文州又笑笑,随后找了个理由端着盘子离开,重新和黄少天坐到一起去了。

周泽楷切着盘子中的奶酪鸡排,心思却不由自主飞得很远。

新秀墙吗?

说起来,当时他最初“撞上”新秀墙,也是在对嘉世的那一场。

那时候的轮回俱乐部还不过是联盟里的中游俱乐部,远没有现下的煊赫战绩;最大的新闻不过是贸然让周泽楷这个新人取代原来的王牌的举动。偏偏周泽楷一开始的几场打得极顺,又是押枪又是枪体术的,明明是远程职业却偏偏能在擂台赛上一较高下。一时间无论是媒体还是论坛都开始盛赞轮回的新人,同时也不免讨论着他什么时候会遇上新秀墙。

然后就到了轮回和嘉世的比赛。按照那一阵子的战术安排,周泽楷照例被安排在擂台赛的第一场出战——就是为了让他有更多的锻炼机会。这样的排次,除了一挑三之外,本来是很难遇到嘉世长年坐镇守擂之王的一叶之秋的。

但是那一次嘉世似乎是为了保证擂台赛得分,调整了人员上场次序。

方明华在周泽楷上场之前就说:别紧张,你打不过这个人是很正常的。周泽楷面上点头,心里却毕竟年轻气盛,跃跃欲试想要和“斗神”一争高下。

结果不出所料:他输了。

第一次的、之前在赛场上也算所向披靡的周泽楷升起了无力的感觉。无论使出什么样的招数,做出怎样的应对,采取怎样的攻击和防守策略,似乎都拿那个人毫无办法。一叶之秋比视频里看到的还要厉害,甚至是更要厉害得多。

成为职业选手,就意味着要一直和这样的人战斗。

简直是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虽然那一次和叶修的交战场面上并不难看,在外人眼里也不过输了25%的血而已。作为一个新人来讲,已经是了不起的成绩,不过之后周泽楷的状态还是有所下滑。

倒不完全是因为被叶修打击到了。只是那场战斗的样子太过鲜明,几乎要烙印在眼底、时时挥之不去。

那时候作为新人的周泽楷还不懂得如何管理好自己的战意,也不知道如何调整不同比赛之前的状态,最后造成一头撞上新秀墙的后果……倒也并不奇怪。现在想起来,遥远得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可是那种摈弃所有杂念、头脑在一瞬间被战意燃烧得分外空明、就仿佛时间都变慢了一样的高亢状态,现在也依然十分清晰。

“叮”的一声,餐刀将鸡排切到了底,撞着瓷盘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将周泽楷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那一瞬间,他忽然强烈地希望比赛如果是明天就好了。

似乎很久很久——都不曾有过那么酣畅淋漓的战斗了。

 

之后的几天照例都是磨合,准备,日常训练。到了现下这个节骨眼儿大家反而不约而同地投向最基本的训练:除了每天的战术磨合之外,大家都在用各自带来的那些基础训练软件:跳跃,走位,操作,诸如此类。

我们不应该输。周泽楷这样想着,操纵一枪穿云运用押枪的技巧穿梭于屏幕上几个不断移动的、细小的落脚点。这些日常训练他早已经在轮回的训练室里做过了无数次,以至于那些本来随机的落脚点也成为某种习惯——加速,减速,向左,向右——不到0.01秒之内的判断似乎仅仅存在于潜意识中,而他的意识则似乎同时无比专注,又无限广阔。

就好像,他所见的世界就是角色眼中的世界,他的意图纤毫毕现地通过键盘传递到角色身上。

就好像,他就是一枪穿云,一枪穿云就是他。

最终他不慎失误,然而最后的成绩也足够好了。周泽楷坐在电脑屏幕前面,还没从那种感觉中出来,一个声音恰好在他身后响起:

“做做手操。”

周泽楷愣了一下才回过头去,叶修叼着棒棒糖的脸骤然跃入视野。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的?不过想也知道,以刚才的集中状态是不可能发现的。

“刚才APM飚得那么高,一定要注意休息放松,否则得不偿失。”叶修说着,看周泽楷还在发愣,索性拉过他一只手开始按摩起来。估计是之前带训练营新人带多了,叶修的手法还真挺熟练——周泽楷脑中擦过这想法,不过肌肤直接相贴的温度所带来的赧然瞬间淹没了它:“我自己来……”

叶修也就是个示意,看见周泽楷开始做放松的手操之后,就拍拍他肩膀说声加油走开了。

周泽楷一边做着手操一边看着叶修走向另一边,忽然注意到一个事实,这几天本来烟不离手的男人一直没有抽烟。

 

一周的准备时间转瞬即过。中国队和瑞典的这一场小组赛就在一种沉默的气氛中拉开了局面。到了现在每个人心中也清楚,这是一场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战斗:如果挪威顺利战胜丹麦,由于之前中国曾经负于挪威,那么在没有败者复活组的大赛规则下,等待中国远征队的命运便只能是无情的淘汰。在去会场的大巴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黄少天也拉起了连帽衫,难得地像只被锯了嘴的葫芦。叶修一路上什么也没说,直到众人走到了预备席上,才转过身来看着众人:“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挺有精神的吗,怯场啊?”

脸T一出大家也不可能继续cos沉默提督了,张佳乐顿时一脸鄙视:“去去去你才怯场,我这是思考。”

“出赛前必要的安静有助于理清思绪。”张新杰倒也开口。

“少天今天难得坚持住不说话,不错。”喻文州微笑着说。

黄少天一掀兜帽:“还不是队长你给我下禁言令!憋死了——”

“喻文州你竟然有这种大招为什么不早一点用!”方锐叫着。

一瞬间,刚才的紧绷气氛就像假的一样,众人瞬间恢复了鸡飞狗跳的本来面目。叶修点了点头,拿出出赛表说:“既然大家都这么有精神我就安心了。顺便,初赛做一个改动,周泽楷调到擂台赛的第一位。”

“……”周泽楷。

“……”众人。

这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前两场叶修都是将周泽楷作为团队赛的主力,这一场虽然之前决定暂时移到擂台赛也是和王杰希交换守擂位置,忽然挪前确实让人有些搞不清头脑。周泽楷还在“……”,叶修已经转头看着他:“小周,有问题吗?”

“没有。”

周泽楷两个字出口才惊讶自己回答得如此之快。

于是一切就这么定下来了。

在双方握手之后周泽楷就和对方的第一名擂台赛选手一起走进了比赛席。和叶修的兵行险招不同,瑞典这边派出的是一位比较年轻的剑客Sten。

这时候国内的电竞频道自然也在现场直播,除了固定不变的李艺博、潘林老哥俩之外,电视台还特地挖来了刚刚退役的林敬言(到底几分是看在这位比较好说话、不会拒绝解说要求的分上就不知道了)。这时候潘林还是照旧问:“李老师,林老师,您二位对于这位Sten选手怎么看?根据过往战绩来看,他的风格比起黄少天更像刘小别,一旦爆发了巅峰手速那是相当恐怖,轻易就能飚上APM500。这对于周泽楷的发挥是不是非常不利?”

“呃,从常理来说,这种近战职业对上神枪手的话,就是一个能否被近身的问题。如果Sten选手能够切进周泽楷的防御圈,那么枪王也很危险啊。”李艺博说。

“周泽楷可不会轻易让人打破他的防御。”林敬言笑了笑,他自然也有过不少作为近战和一枪穿云交手的经验,“而且要看这一场的随机地图,如果是一张对远程有利的地图的话,也许周泽楷会打得很轻松。”

结果还真被林敬言说中了。第一场擂台赛随机出来的地图是“废弃都市”,这典型就是一张适合远程发挥的地图,毕竟有太多可以隐蔽的死角,也有足够多的高度差。唯一不利于周泽楷的,就是他和Sten的随机出生点挨得太近,以至于他没能够抢得先手拉开距离,Sten已经迅速发动了冲刺技能朝着神枪手冲了过来,稍微接近了些许就毫不吝惜地开了剑影步,操作而出的七个残影一同冲上,就是为了抢得先手将周泽楷压制住。

但是周泽楷则更狠,一招“乱射”无差别攻击不说,还急速后退、借着出生点所在的平台高度差纵身后跃,连接几记押枪,瞬间脱离了Sten的攻击范围。

这之后基本就没什么悬念了:周泽楷为广大荣耀玩家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放风筝。“废弃都市”这张图因为是官方的远程优势图,周泽楷自然已经烂熟于心,就连Sten试图借着瞬移点拉近距离的意图也被他完美识破并扼杀在摇篮中,打到后来连林敬言都感叹了:“周泽楷几乎在这张图上就是开挂了。”

“可惜这一次比赛的规定是每场都要重新随机地图,不然按这个架势,一挑三也是有可能的。”李艺博说,“现在Sten下场……周泽楷的血量剩余接近90%,但是法力上的损耗则是比较大的。”

潘林惋惜地看着:“如果第二场不换图就好了。”

“如果第二场是近战图确实对周泽楷十分不利,因为他下一场的对手可以说是瑞典队的一位比较老牌的选手,拳法家Gustav。”李艺博说。

事实上周泽楷并没有过分地浪费自己的法力。和Sten的战斗并不轻松——虽然让他保持了将近90%的血量进入第二轮,不过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说是当下的“最优选”,即使风格打得一贯炫酷,实际上法力的消耗仍然在容忍的限度之内。

只是,以这样的情况应对下一个选手……

一枪穿云在第一场比赛结束后已经被传递回到了类似于等待平台的地方,而很快系统随机的地图就在周泽楷面前铺展了开来——一湾小溪环绕着碧绿的田野,边缘有些稀疏的树木,一座磨坊正横跨在河上,巨大的水轮正不断转动着。

这是官方的新制地图“河畔磨坊”,磨坊屋顶是一个对远程而言良好的攻略地点,但是一旦被推落河中,就会受到巨大的水轮击打而掉血百分之三十。于是乎,对于磨坊的控制就成为了此场的胜负手。不仅是周泽楷考虑要如何占据高点,Gustav也不可能放过这种环境杀器。

就在周泽楷思考着战略的时候,画面上闪动着倒计时的数字。片刻后,一枪穿云和Gustav的拳法家都已经被传送到了地图上——和上一场并不同,两人被随机传送到了对角线的出生点上。防止伤害的光环还未退去,神枪手和拳法家都已经开始朝向磨坊飞奔。

——只不过,磨坊对于Gustav的距离要更近一些。

这位瑞典老将虽然使用的是拳法家账号,但动作极其敏锐细腻,和韩文清的刚猛截然不同,走的是以技能搭配的取胜路线。不过对于这样直白的地图,确实没什么可考虑的,Gustav几乎是怀着胜利的心情登上了磨坊的屋顶。

唯一出乎他意料的是,一枪穿云在一个短暂的视线盲角之后,消失了。

Gustav绷紧了精神注意着每一个可以攀爬的角度。瑞典队自然也研究过这张图,到底有几条路可以攀爬到达磨坊屋顶自然也有过详尽的研究。然而,几乎等了快要半分钟,神枪手仍然没有在任何一个角度上出现。

难道是在死角之中守株待兔?

Gustav一瞬间闪过这样的想法。如果那样的话,肯定很快就会陷入消极比赛的僵局,引来裁判的介入。比起无端接受警告而言,显然做出“正在积极索敌”的姿态会比较好——这样想着,他开始向前移动。

——他不知道那一刻所有现场的和正在收看转播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

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到有什么不对,就像踩在Gustav的脚步上一样,巴雷特狙击的枪声响了起来。

原来在Gustav在屋顶上警戒的同时,周泽楷一枪打破了磨坊的门锁,已经沿着内部的梯子登上二层,潜伏在了屋顶下面。这一切被磨坊巨大的水声遮掩,竟然Gustav这样的老手也没能发觉周泽楷的潜入。然后,他放出了一个虽然是枪系、却属于机械师的技能:电子眼。这枚小小的电子眼从窗口的缝隙飞出,为了防止被发现,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好的视野;然而就是这一点点的视野,让周泽楷成功地判断了Gustav的位置,送出了这一记巴雷特狙击。

毫无准备之下,Gustav硬吃了这一击,血线顿时滑落了百分之二十五。但是他也是极富经验的老将,当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拳朝着房顶击下:脆弱的木制房顶自然经不起这样的力道,当即破裂陷下。周泽楷又怎么可能乖乖地停在原地等着被人贴身?一记狙击送出,甚至不考虑结果,他已经从窗口倒跃而出,两记押枪便已经拉开了距离。

于是这场战斗最终成了围绕磨坊展开的攻坚战。即使周泽楷算是占了先手,但毕竟这不是一张特别适合远程战斗的地图,再加上他的法力相对不足,之后几次都是硬扛着伤害才重新拉开距离。而那可怜的磨坊建筑就在这两人的战斗中被打得七零八落,门扇也拆了墙上也钻洞了。如果不是周泽楷和Gustav的战斗太过激烈让解说腾不开工夫,估计潘林肯定要腾出时间来说一说拳法家的拆迁队传统了。

到了最后,在这种彼此以技能换血的对抗中,还是Gustav因为硬吃了一记狙击而败下阵来——尽管如此,他也将周泽楷的生命拖到了百分之五。演播室里李艺博感叹道:“现在看来周泽楷下一场几乎不可能做出什么抵抗了;但是一挑二,对于现在的中国队是一个相当好的开局。”

“是的。我们也刚接到了同时开赛的挪威和丹麦的比分,目前擂台赛还是1:1。”潘林通报完实时比分之后又说,“中国队这边第二名出场的选手是肖时钦。同时,我们也期待着枪王能够用最后的这一点生命为我们带来什么奇迹。”

此时坐在比赛席中的周泽楷则缓缓吐出一口气,轻微地活动着手指。Gustav简直就像是盛年之时的韩文清——虽然二者技术倾向不同,难缠的程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的是,现在他毕竟没有太多时间去反刍这场战斗。

仅剩百分之五的生命和百分之十一的法力。

在这种情况下的战术选择实际上已经不多。即使在半决赛中君莫笑曾经以百分之七的生命将冷暗雷血线逼得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一,那也毕竟是具有低阶技能优势和回复系法术的散人;相较而言,一枪穿云可使用的大招虽多,所耗法力亦是不菲。

但是,为什么叶修做得到的事情,周泽楷就做不到呢?

这时候3D贴图再一次在一枪穿云的身边组合起来:散发着幽幽蓝光的晶石散落各处,淡绿色的细流冒着诡异的蒸汽蜿蜒于错落石柱之间构成诡异图腾,正中的祭坛上则供奉着一团跃动的篝火。和刚才的磨坊不同,这张地图上存在更多的伤害点:那些细流带有酸性腐蚀,一旦踩进去了会造成一段时间的持续伤害;祭坛中央的篝火则是禁区,一旦落入其中基本就是生命值归零的下场。

这对于现在的周泽楷而言并不是一张好地图。

机会只有一个。

随着三秒倒数,他和瑞典队的元素法师一起出现在祭坛的两头——中间的篝火将他们恰到好处地隔开了。对方的元素法师毫不犹豫,先是瞬发了几个火球作为牵制,然后手中手杖一顿,两道牵制敌手行动方向的冰线在地上延展开来。极高的技能加点和银装手杖的技能加成,令得这两条冰线的范围越过祭坛两侧继续前伸,已经使得周泽楷不能轻易向左或向右绕过祭坛。

在敌手生命只剩百分之五的情况下,元素法师也并没有冒进,而是选择了稳妥的战术。这样一来,在视线被遮挡和冰线阻隔的情况下,周泽楷的攻击和移动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本应给了他足够多的时间来吟唱下一个法术。

但是周泽楷没有犹豫。并没有理会冰线,也没有选择规避,他驱使着一枪穿云一直向前——这几近于自杀的行为惹来现场观众的一阵惊呼,周泽楷却知道只有这一线机会。

他跃起,视线几近被火焰所充满,但是在飞速下滑的血线所停留的短暂瞬间之中,他以全部的法力发出了最后的巴雷特狙击。

一枪爆头。

以百分之五交换对方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血量,这看似鲁莽的行动却绝不能算是不合适。在周泽楷走出比赛席的时候,全场观众都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那些远道而来乃至本地的中国荣耀粉丝更是High得仿佛这一枪拿下的不是百分之四十而是一个人头分一样,手里的条幅都快挥动得飞了起来。

周泽楷和第二名上场的肖时钦击掌之后回到了座位上。有几个队友对他挑了大拇指,不过也没有更多地说什么。最后仍然是叶修凑过来,问:

“打得爽吗?”

周泽楷脸仍然热着——比赛席里总是要比外面热一点,又或许,他的激动仍未平息。他觉得自己应该点头,但是仍然觉得不够满足。

“别着急。”叶修倒也没等他的回答,而是没头没尾说了一句,又叮嘱道,“记得放松。”

 

或许真是因为周泽楷来了一个开门红,和瑞典的比赛,最终以9:2划下句号。而与此同时,挪威对丹麦的战报传来:丹麦队的刺客在舍命一击之后成功逃脱,令得丹麦队最终以6:5迎来了他们第一次的、却也是唯一一次的胜利。

然而却也是这一场胜利,使得中国队“死里逃生”,进入了世界杯邀请赛的淘汰赛——将在7月29日对战C组的小组第一,韩国队。

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大家虽然表面上仍然绷着职业选手的矜持和稳重,但连晚上吃饭的时候都不禁多吃了一碗。

无论一出小组赛就遇见韩国队会变得多么困难,但是至少,他们现在可以继续走下去了。

 

那一天晚上叶修严禁任何人再用电脑,说着“早睡早起身体好”就将众人驱赶去睡觉。周泽楷自然知道调整状态之必要,好好冲了个热水澡之后就盘坐在床上擦头发,不出意料地发现叶修仍然在抱着笔电看资料。

他想了想,说:“早睡?”

“早睡是选手做的事儿,不是领队。”

叶修不错眼珠地顶着屏幕,顺手拆了一片口香糖。

“你戒烟了?”

“被家里逼的,说是当个领队至少别抽烟,起点表率作用。”

周泽楷眨眨眼,似乎没想到叶修如此听话。叶修则看了一眼表,说:“快睡吧。这才是刚开始呢。”

“嗯。不会那么快结束的。”

“……等等小周,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个长句子?”

周泽楷无语,但叶修瞥过来的眼里满是笑意:“今天你打的让我都手痒痒了。哎,要不是退役太早真是自己都有上去的冲动了。”

周泽楷一怔,之前那个问题如被海潮所拾捡的贝壳一样再次推送过来。他将毛巾扯下来拿在手里,问:“为什么就那样退役了?”

“能赢的都赢了,太寂寞……开玩笑的。”叶修虽然说了,却显然不是正经回答的前兆。周泽楷素来不善追问,只好把这个问题重新压回心底,而另一个更新——某种程度上也更切实的问题浮现出来:

到了现在,你还会上场吗?

但是叶修这个人,不想说的事情绝对不会说。周泽楷并没有进行第二次尝试,而是在将毛巾挂回浴室之后上床躺下,按灭了床头灯:“晚安。”

“晚安。”叶修回着。他坐在床上——因为这旅馆就像欧洲的所有旅馆一样狭小,放不下一张多余的书桌——床头灯的柔和黄光从背后的壁板上照落下来。周泽楷意识到,他始终还是不了解叶修这个人。

即使他们机缘巧合住在一起,即使他们在常规赛有那么多次交手,即使他们曾经为了冠军针锋相对,即使叶修是如此熟知他的沉默寡言。

周泽楷翻了个身拉好被子,放任思绪被梦境淹没,几乎是很快就沉入无梦的梦境中去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